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范文大全 >> 人生励志 >> 正文

唱歌这件小事儿

时间:2012/12/19栏目:人生励志

  唱歌这件小事儿
  
  作者/风为裳
  
  如果上天有神力,可以赏赐我一种技能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我要会唱歌。
  
  在整个学生时代,唱歌都是我的一个噩梦。
  
  很多次,我梦见自己孤孤单单地站在舞台上,台下是黑压压的观众,音乐响起,我张嘴,台下静默了两秒钟,然后是各种各样的哄笑声,我醒来,头上一层汗,庆幸多亏是场梦。
  
  那时,我一直是很努力的女生,相信老师说的诸如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之类的话。
  
  然后,我发现了有一件事是我无法掌控的。准确地说,这事儿是我的音乐老师告诉我的。她冷着一张随时可以从丹田发出《我的太阳》那样动静的美声脸毫不留情地当着全班同学说:“你五音不全,站在合唱队伍里,声音小点,不然,把大家都带到街上去了!”
  
  很多年后,想起这事儿,我的脸还隐隐发烫。既然五音不全我还唱什么啊唱,索性就闭上嘴就好了。我在合唱队伍里滥竽充数了没两天,校领导来看彩排情况,有个领导眼尖,一眼看到我连嘴都没张,指着我问音乐老师: “那女孩怎么不唱?”音乐老师倒是上过大舞台,见过大世面,眼都没眨一下,当着全体同学对领导说:“这两天她牙疼,不敢开嗓唱,没事儿,过两天准好了!”
  
  音乐老师见多识广,对我的评价也许只是无心之举,但那对我来说,却是一支死签,那之后,我再不肯在别人面前开口唱一句歌,连父母都不行。我五音不全,我不能唱出来让大家笑。
  
  大家看快乐女生,看《中国好声音》时,都会发出感叹,这世界上会唱歌,唱歌好听的人真是乌泱乌泱的啊,就算台上那些巨星,也不过是运气好,侥幸有了站在舞台上的机会而已。
  
  可是,可是,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不会唱歌,不敢唱歌的人啊。
  
  其实,我是喜欢唱歌,也有喜欢的歌星的,比如苏打绿,比如王菲,比如艾薇儿。我如看着日月星光一样看着他们,羡慕着他们,他们的歌在我的MP3里回旋了一百遍,一千遍,有时,我简直觉得我一张嘴,那些旋律与歌声就会扑拉扑拉飞出来。我使劲闭嘴,使劲闭嘴,它们就安静了,天聋地哑一般沉默在我的身体里。
  
  即使在浴室里,和着水声,我也只是小声哼着歌,不让它们纵情宣泄出来。
  
  平常都还好,并没有多少非唱歌不可的时候。(人生励志 www.fwsir.com)就算是音乐课,音乐老师也总喜欢叫那些唱得好的同学做示范,断不肯让我等五音不全的同学污了大家的耳朵。就算是合唱,做个口型不出声音,谁又能分辩出来呢?
  
  最难的是联欢会。
  
  每一年,再怎么着,总有个圣诞节或者元旦联欢会吧,联欢会上,最让人羡慕的就是那些会唱歌的同学。他们兴冲冲地讨论着选谁的歌,更有甚者抱了吉他,一副文艺范儿,文艺委员把他们最终选定的歌记录在节目单上,然后把目光瞟向我:“你呢,准备什么节目?”
  
  是啊,我要准备什么节目呢?我搜肠刮肚,最后不得不来一狠的,我写诗,然后诗朗诵。整整一个晚上,我坐在书桌前,绞尽脑汁想诗,我痛恨唱歌这件事,这是生生要把我逼成一个诗人啊,变成诗人,我就可以很无视于那些复读机一样模仿演唱明星歌曲的同学了吧?
  
  联欢会那晚,在众多的独唱中,我的原创诗歌朗诵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诗写得是什么,我早已一点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轮到我表演之前,班主任老师被电话叫了出去。等他回来时,我已经朗诵完了。他就坐在我边上,他不知怎么想的,突然跟大家一起起哄让我唱首歌,我后座的男生更是坏,添油加醋说:“对,老师,让她唱,平时她哼歌哼得可好听了!”
  
  我一个头两个大,眼含飞刀抛向他:“一边待着去,我刚表演完,老师,你不能指望一个诗人再去唱歌吧?”我很不要脸地把自己称为诗人,果然,威力无边,班主任老师只好怂恿别的同学表演。
  
  后来,联欢会上为逃避唱歌,我还讲过童话故事,跟别的同学表演过“三句半”,甚至我一度不想做班干部,不做班干部,就不必每个联欢会都要起带头作用表演。我很想安安静静做回纯粹的观众,这有多消停。
  
  对于唱歌这件事的心结解开,是上高中时。高中新生见面会,老师任命的临时班长介绍了自己后就开始唱一首老得不能再老的歌——《学习雷锋好榜样》。他一张嘴,我们就全傻了,就连我这五音不全的人都听得出来,他没有一句在调上,但他唱得很认真很认真,如入无人之境,开始同学们还想笑,但似乎被他震住了,那笑就收了回去。终于,班长七扭八歪唱完整首歌,他微微一笑说。“我就是本山大叔说的那种人,人家唱歌耍钱,我唱歌要命,让大家的耳朵受苦了,不好意思!”
  
  他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他明明知道自己唱得不好,还……
  
  班长的确是个有热情且知难而进的人。他个子不高,却爱打篮球。他说:“谁说打篮球的就一定要长成姚明那样?”
  
  仔细想想有道理,谁说唱歌一定要唱得好才唱?我高兴我喜欢,曾轶可还自成一派呢,我怎么了我?
  
  那天傍晚,我坐在电视前跟着电视屏幕上的选秀歌手一首歌一首歌唱,每一首我都唱不完整,但这不影响我是快乐的。老爸很纳闷地坐在我面前问我有啥高兴事,说出来乐呵一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