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法理学论文 >> 正文

从“葫芦案”看司法公权力的运行及克制

时间:2006-11-23栏目:法理学论文

  从“葫芦案”看司法公权力的运行及克制
  
  许安源
  
  丰年好大“雪”的薛家呆霸王薛蟠,为争夺被人贩子拐卖的甄士隐女儿甄英莲,指使家丁将情敌冯渊活活打死。冯家状告一年无果,恰逢贾雨村新官上任,贾雨村为报答皇恩大展身手,为冯家伸张正义,立马要捉拿薛蟠归案。在他拿起令牌将要签发之时,旁边的一个门子就赶紧咳嗽了几声,贾雨村于是就谨慎起来,收回了即将发出的令牌。退堂后叫来门子,原来这个门子就是贾法官当年流落在葫芦庙里复习迎考时结识的一个小沙弥。
  
  贾法官问门子该如何了结此案,门子反问贾法官:“难道你当官就不知道有一个护官符?”该案最终判决结果大家也都知道:全部刑事责任归于那个人贩子,其被验明正身,绑赴刑场,执行死刑;被害人冯渊家获得一些烧埋钱也就服判息诉了;而被告人薛蟠技术性诈死、隐居几日后,将抢来的甄英莲改名为香菱作为自己的小妾,其仍就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结案时,贾雨村还不忘给薛蟠的高官节度使舅舅王子腾写了一封马屁信:令外甥事情已经摆平,请勿挂记。这场人命官司就被贾雨村法官圆满地忽悠结案了。
  
  该起刑事案件事实清楚,案情简单,结局“和谐”,但作为法律灵魂价值的公平正义却荡然无存。案件涉及两个可怜人、两个可恨人。两个可怜人即死者冯渊、被拐之人甄英莲,冯渊是一个败落的小乡宦之子,初见甄英莲,一见钟情,给了人贩子赎金后,发誓与心上人过完余生,哪成想,贪心的人贩子一人两卖,又将甄英莲卖给了冤家薛蟠,于是冯渊、甄英莲这二位苦命人刚刚绽放的爱情之火与冯渊的生命一起飞往另一世界。两个可恨人即一个是人神共愤的人贩子,另一个是声势显赫的薛蟠。拐卖人口,古今一样都课以重罚,“葫芦案”中的人贩子被处以极刑不足为惜,而作为杀人元凶薛蟠却逍遥法外,也正是封建法制的真实写照。用我们现在的观点判断,贾雨村法官所办的“葫芦案”是典型冤假错案,我估计即便是将来也不会有人给贾法官翻案,其原因何在?
  
  其一,贾法官办的是“人情案”、“关系案”。贾雨村其个人人生坎坷,年少时家道败落,尽管满腹经纶,却连进京赶考的路费都没有,多亏其投宿葫芦庙知遇了老夫子甄士隐,在甄士隐的周济下,入京中进士。在春风得意之时,由于其恃才傲物、恃清傲浊,被体制内的人向皇帝参了一本,于是贾雨村被贬为庶人。穷困潦倒之时,在友人的推荐下,贾雨村当上了林黛玉的家庭教师,勉强维持生计。后林黛玉父亲林如海为答谢贾雨村教女之情,向贾政推荐了贾雨村,在贾政的策划运作下,贾雨村很快当上了金陵应天府的法定代表人。非常巧合的是,刚上任接手的第一个案件竟然是前几任官吏相互推诿一年的“葫芦案”。 贾雨村一路走来,至少有两类人群对其帮衬很大,以甄士隐为代表的乐善好施的草根阶层和以薛蟠为代表的张牙舞爪的权贵家族。但在承办“葫芦案”中,贾法官虽然对草根阶层甄士隐的女儿寄予无限的同情,但还是偏袒了薛蟠的权贵家族,结局只能是甄英莲忍辱受屈,薛蟠逍遥法外,故贾雨村法官徇情枉法,明显办了“人情案”、“关系案”。
  
  其二,封建司法体制使然。说贾雨村是金陵应天府的法定代表人,是因为贾雨村集行政长官、公安局长、检察长、法院院长于一体,该体制不但行政权与司法权不分,(www.fwsir.com)而且司法权中的侦查权、公诉权与审判权也统统集于贾雨村一身,当事人的生杀予夺大权全部在承办法官贾雨村的一念之间,于是“葫芦案”的出炉也就不足为奇了。
  
  时过境迁,红楼梦世界里的“葫芦案”已成为冤假错案的经典案例。那么在现实生活中如何防范“葫芦案”的发生?笔者认为从以下几方面着手,规范公权力的运行。
  
  首先是用法治思维规范公权力的运行。法治最基本的要求要达到,一是有良好的法律并被大多数人所遵守;二是法律至上,没有任何人和组织可游离于法律之外活动;三是形式上要有合法性,有程序上的规范性,手段上的合理性,公权力是为维护和保障私权利而服务的,没有私权利,公权力将失去存在的理由。对私权利而言,法无禁止即可为,对公权力而言,法无授权即禁止。私权利本位,公权力让渡私权利是一切公权力运行所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当然,私权利也要有边界,这个边界就是法律的禁止性的规定。另外公权力不能傲慢、也不能奴性,还要把公权力关进笼子。公权力行驶要有所清醒、有所克制。但公权力也不能奴性。公权力没有边界,私权利就无处安放。在人类主导的社会系统中,公权力的滥用更是猛于虎。把公权力关进笼子,更重要的是锁笼子的钥匙不能掌控在贪腐官员手里,由此必然导致无数的贾雨村在清醒地办着一桩桩“葫芦案”。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