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法理学论文 >> 正文

“预付法律服务”的中国化探析

时间:2006-11-23栏目:法理学论文

  “预付法律服务”的中国化探析
  
  邓钧元
  
  随着中国的法治发展,法律消费日益成为公民必不可少的生活成本。然而,由于法律服务体系的缺陷,律师与人们之间缺乏日常沟通平台,人们难以简单快捷地获得法律服务,往往是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才被动地寻求法律帮助,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法律服务的费用也大大提高。在西方法治国家,“预付法律服务”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它蕴含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防患于未然”、“资源集中,风险平均”的理念,有助于公民便捷地得到律师帮助,得到广泛普及。笔者认为,“预付法律服务”在中国的可行性研究将对我们法律服务体系的完善提供有益启示,我国应该大力推广具有中国特色的“预付法律服务”,使法律真正进入百姓生活。
  
  一、“预付法律服务”的涵义与功能
  
  (一)“预付法律服务”的涵义
  
  “预付法律服务”是指人们预先支付一定的费用成为该服务计划的会员,然后在面对法律问题的时候,会员将及时得到计划提供者提供的律师帮助。
  
  “预付法律服务”是市场经济的产物,不同于政府的法律援助,它的服务模式是,该公司向会员每年收取一定的费用,使其享受诸如电话咨询、律师函件、紧急事项处理等多种免费的法律服务,如果当事人陷入了诉讼纠纷,则根据协议提供优惠收费标准。同时,随着网络时代的发展,很多的法律服务已经扩展到互联网上,会员可以直接通过网络开展各方面的咨询。在海外,由于常年聘请私人律师成本高昂,很多家庭和中小型企业都选择了预付法律服务公司,因为这类公司的收费比聘请常年私人律师便宜得多。
  
  “预付法律服务”通常由非律师经营,它的商业模式是,由专业的法律服务公司与律师事务所签订合约,在两者间构筑一个联系平台,由法律服务公司进行业务推广和吸纳会员,而签约律师只需保证向会员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该服务的盈利收入将由双方按约定比例分成。
  
  预付法律服务之所以有如此强的吸引力,得益于它先进的管理模式。一方面,会员可以直接通过拨打免费电话接入到公司, 然后公司根据与各大律师事务所的合约,在约2500名精英律师网络中为会员安排专门性的律师。另一方面,公司通过高速数字网络构建实时监控系统,可以监督每一个律师的服务质量。
  
  (二)预付法律服务的功能
  
  1、风险分散
  
  当事人参加“预付法律服务”投资较少,风险被均匀分布在众多会员身上。大多数家庭日常遇到的都是简单的法律问题,如房屋买卖,遗产分配,领养或离婚等,对于专业律师来说这些案件通常只需花几个小时,或者通过电话咨询就能轻易解决,费时费力的案件毕竟是少数。人们可以通过这一项服务计划平衡法律服务的费用与时间。
  
  2、防患于未然
  
  “预付法律服务”的核心价值,在于避免会员遭受严重的法律问题,从而规避由此产生的经济打击。通过这一服务计划,律师可以及时地提供预防性法律服务,以免潜在的法律问题演化成费时费力的诉讼。因此,该服务的会员可以随时获得专业的律师意见,同时当事人也不会对将要发生的诉讼产生恐惧,因为会员可以享受打折的诉讼费用。
  
  3、促使法律资源市场化
  
  在市场经济中,商业性质的“预付法律服务”可以促使法律资源面向市场,法律服务公司在其中更好地扮演了律师中介的作用,一方面使公民接触到合适的专业的律师,另一方面保证了律师的业务来源,充分整合国家的司法资源和法律服务资源,真正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二、“预付法律服务”在国内外的发展状况
  
  (一)美国“预付法律服务”的发展历程
  
  美国“预付法律服务”(PPL)由哈兰德?斯通西弗(Harlan Stonecipher)创办于1972年。对这个项目的开发起源于哈兰德遭受的一起交通事故。他在这一起没有过错责任的车祸中,不仅身受重伤,而且庞大法律费用几乎使他破产。他认为,公民权利的扞卫不应该是昂贵的,而应该是普及的。 因此,他创建了预付法律服务公司。很快,该公司便迎合了广大经济普通的家庭的需要,得到了快速发展,并最终在纽交所上市。
  
  (二)“预付法律服务”在国外市场需求状况
  
  “预付法律服务”的巨大成功,显示出市场对产品的巨大需求。 50%的美国家庭每年至少遇到一次需要律师帮助的法律问题,然而90%的美国公民还不能做到聘请私人律师。美国是世界上诉讼最多的地方,人们去法院的机会是去医院的三倍以上。因此,已经有超过1900万的人口加入预付费法律服务计划,占美国人口的一半以上。
  
  而在欧洲发达国家,80%的人通过“预付费法律服务”拥有了自己的私人律师。这个数字在最近几年还在呈倍数增长。可见,在西方法制社会里,法律服务已经犹如健康保险一样成为了普通民众维护自身权益的重要手段,它的存在确保了数以百万计公民的基本权利。很多金融出版物说,对预付计划而言,现在的情形极像健康保险发展为万亿美元产业的前期。
  
  (三)“预付法律服务”在中国的需求与发展
  
  笔者曾经调查过200个中国普通家庭,得到了这样一组数据:200个家庭中有148个家庭十分希望得到律师日常的法律帮助。然而,在这些家庭中,47个家庭从来没有求助过律师,91个家庭只是免费咨询过律师,60个家庭聘请过律师为其解决法律问题,而只有2个家庭经常性地请律师。在从来没请过律师的138个家庭样本中,39个家庭认为法律问题能够自己解决,19个家庭符合法律援助条件不需要聘请律师,而剩下的80个家庭则是认为聘请律师的费用过于昂贵,难以负担。从上面的数据可以分析得出,大多数中国家庭虽然很希望能够便捷地获得日常法律帮助,但大部分家庭在遇到法律纠纷时不会主动请律师,因为他们大多数认为律师收费很贵。
  
  随着法治理念的普及,人们越来越希望用法律维护自身权益。特别是在消费、房产、婚姻家庭、劳动就业等方面更是需要专业律师的法律帮助。然而,国人相对薄弱的法律意识以及不健全的法律服务体系阻碍了中国法律事业的进程,占社会单元大多数的中等收入家庭陷入了“零法律消费”的尴尬,这在西方国家是不可想象的,也不利于我国法治国家的建设。
  
  笔者认为,解决该问题最重要的是完善法律服务体系,普及“预付法律服务”。打个比方,有了医疗保险之后,我们在得小病时我们也会去看看医生,听听医生的建议,预防了大疾病的发生。我认为法律服务也应如此,只有经常地得到律师的建议,才能提高我国整体的法治水平。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教育,医疗资源都已经市场化。可以说,市场化是资源优化配置的必然选择,也是资源公平配置的必然要求。所以,要真正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和法律资源的公平使用,“预付法律服务”的模式很可能是中国法治发展的一大趋势。
  
  目前,国内拥有类似“预付法律服务”业务的公司才刚刚兴起,主要分布在经济发达的城市,但知名度较小。据笔者了解,北京的大华律盟、成都的大律企业,广东的众益律网等公司都是此类企业。但这些企业目前主要将服务推销给需要法律服务的中小型企业,而对普通家庭的业务推广还是相对较少的。不过,这些公司虽然是刚刚起步,但它们对“预付法律服务”的本土化还是做出了许多努力。在价格方面,对于大多数中国家庭而言,即使是每年1000元的费用还是略显昂贵的,而这些公司推出的“预付法律服务”,则制定了比较合理的价格,大约500-800元一年,能够让中国的普通家庭尝试接受这种法律服务。可以说目前国内各行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