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国际经济法论文 >> 正文

签署离岗通知单的法律效力

时间:2006-11-24栏目:国际经济法论文

  签署离岗通知单的法律效力
  
  唐青林
  
  案情要旨
  
  签订《离岗通知书》并非法律规定的强制性义务,是否签订由企业和员工协商确定。但要求员工签订《离岗通知书》具有积极意义。对于保密制度并不健全的企业,要求员工以《离岗通知书》的形式确认离职员工的保密义务,不仅能作为原单位对企业的商业秘密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的有效证据,而且是员工应当履行保密义务的有利证明。
  
  基本案情
  
  201*年4月27日,北京ZKHJ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ZKHJ公司)成立,主要从事提供服务器托管和互联网接入服务业务。2004年11月1日、2007年3月26日、2007年8月15日,史某娇、崔鹏、高建分别就职于ZKHJ公司,均担任公司市场部的销售经理职务,负责公司客户的洽商、联络工作。ZKHJ公司(甲方)于2008年1月1日分别与崔鹏(乙方)、史某娇(乙方)签订《劳动合同书》。二份《劳动合同书》中均载明:“乙方违反本合同约定条件解除劳动合同或违反保守商业秘密事项,给甲方造成损失的,应承担赔偿责任。”
  
  201*年4月8月,ZKHJ公司分别与史某娇、高建、崔鹏签订《员工离岗通知单》,解除了与三人的劳动关系。史某娇、高建、崔鹏分别在《员工离岗通知单》的正面下方签名。在《员工离岗通知单》的背面打印有“员工离职后不得侵犯公司权益,应保守商业秘密。”的内容,但无史某娇、高建、崔鹏的签名,三人均对该内容不予确认。离职后,史某娇、高建、崔鹏分别就职于三信时代网络公司,从事销售工作。2008年6月2日,三信时代网络公司成立,主要从事网络服务器托管业务。
  
  201*年6月17日,ZKHJ公司对www.edeng.cn易登网站进行证据保全公证,以证明高健通过易登网发布了招商广告。
  
  201*年11月17日,ZKHJ公司的代理人在北京市燕京公证处进行证据保全,该公证书认定:IP地址段“218.240.40.0-218.240.43.255”的使用者及“www.from2000.com”等16个域名所对应的IP地址的使用者为该公司客户信息中的公司及个人。
  
  2010年2月25日,北京网宽天下国际文化有限公司与三信时代网络公司签订《主机托管服务合同书》。201*年4月29日,ZKHJ公司工作人员拨打电话与史某娇、高建就服务器托管业务进行交谈,证明史某娇、高建确实在以三新时代网络公司的名义开展服务器托管业务。
  
  诉讼中,ZKHJ公司提交了18份合同,系该公司自2006年1月1日至201*年7月27日期间分别与文鹤教育公司、袁忠新、百战公司、东方快讯中心、路勇、曲刚、中联天下中心、快乐易公司、诚信通润经营部、绿维创景公司、恒瑞(基业)公司、世纪东方公司、金方力公司、依柯尔公司、龙戴特公司签订的《主机托管服务合同书》。在上述合同中,本案被告高建系ZKHJ公司与世纪东方公司的合同联系人,崔鹏系ZKHJ公司与金方力公司、史某娇系ZKHJ公司与其他公司及个人的合同联系人。
  
  ZKHJ公司另提交10张付款凭证及3张进账单,系自2008年3月26日至201*年3月16日期间,窦家骏、众智联恒公司、集叶通公司、文鹤教育公司、东方快讯中心、世纪东方公司、百战公司、快乐易公司、依柯尔公司、绿维创景公司、中联天下中心向该公司开具的付款凭证及进账单。其中,在窦家骏的付款凭证及世纪东方公司、绿维创景公司、中联天下中心的进账单上没有史某娇、高建、崔鹏的签名,世纪东方公司的付款凭证上有高建的签名,依柯尔公司的付款凭证上有崔鹏的签名,其余的付款凭证上有史某娇的签名。
  
  法院审理
  
  原审法院认为:ZKHJ公司主张文鹤教育公司等十八个公司及个人的客户信息,除窦家骏、众智联恒公司、集叶通公司以外的公司及个人均与ZKHJ公司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合同关系,双方在合同履行期间产生的联系方式、交易内容、合同价格等经营信息,具有秘密性、实用性、利益性和保密性,符合商业秘密的构成,应当受到法律保护。但ZKHJ公司未提交能够直接证明史某娇、高建、崔鹏、三信时代网络公司采取不正当手段侵犯其商业秘密的证据,故该公司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主张史某娇、高建、崔鹏、三信时代网络公司承担侵权责任的请求,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故原审法院依法判决:驳回ZKHJ公司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ZKHJ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法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相同,法院予以确认。
  
  法院认为:本案中,ZKHJ公司主张文鹤教育公司等十八个公司及个人的客户信息为该公司的商业秘密。ZKHJ公司提交的《主机托管服务合同书》、付款凭证、进账单等证据,能够证明在上述公司和个人中,除窦家骏、众智联恒公司、集叶通公司以外的公司及个人均与ZKHJ公司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合同关系,ZKHJ公司的上述客户信息具有秘密性、实用性、利益性和保密性,原审判决认定其符合商业秘密的构成,应当受到法律保护并无不当。ZKHJ公司仅提交窦家骏、众智联恒公司、集叶通公司开具的付款凭证,并未提交相对应且已经生效的合同以及联系方式、交易习惯、交易内容等信息,不能证明该公司与窦家骏、众智联恒公司、集叶通公司之间形成长期稳定的合同关系,原审判决认定窦家骏、众智联恒公司、集叶通公司的客户信息不属于受法律保护的商业秘密亦无不当。
  
  ZKHJ公司提交了16个域名所对应的IP地址、IP地址段使用者信息的公证和北京网宽天下国际文化有限公司与三信时代网络公司签订的《主机托管服务合同书》,证明涉案IP地址段系由三信时代网络公司使用,16个域名所对应的IP地址均位于涉案IP地址段中,涉案IP地址段内的域名使用者与三信时代网络公司建立了业务往来关系,进而主张16个域名的使用者系ZKHJ公司客户信息中的公司及个人,且已经全部与三信时代网络公司建立了业务往来关系。三信时代网络公司未在法院指定的合理期限内提出证据反驳ZKHJ公司的上述证据及主张事实。原审法院推定ZKHJ公司主张的事实成立,三信时代网络公司为涉案IP地址段的使用者,16个域名所对应的IP地址位于涉案IP地址段内,16个域名的使用者系ZKHJ公司客户信息中的公司及个人且均与三信时代网络公司建立了业务往来关系并无不当。
  
  但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公司客户具有流动性,客户和不同服务提供商之间开始、变更或终止业务关系都属于正常的商业活动,仅凭客户信息中的公司及个人与三信时代网络公司建立业务往来关系的事实,尚不足以证明史某娇、高建、崔鹏及三信时代网络公司采取不正当手段侵犯ZKHJ公司的商业秘密。ZKHJ公司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史某娇、高建、崔鹏及三信时代网络公司采取不正当手段侵犯其商业秘密,否则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ZKHJ公司认为本案应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的上诉理由缺乏根据,法院不予采纳。
  
  ZKHJ公司提交的证据中,史某娇、高建的电话录音记录中双方谈话的对象指向的是北京三信时代信息公司,内容并不涉及三信时代网络公司及ZKHJ公司的客户信息;在(201*)京燕京内证字第3192号公证书中,易登网上的广告内容亦不涉及三信时代网络公司及ZKHJ公司的客户信息;在(201*)鉴字第9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中,QQ及MSN聊天记录的主体不能确定,且具体内容与本案的当事人及事实没有关联性。ZKHJ公司提交的其他证据亦不能形成能够直接证明史某娇、高建、崔鹏、三信时代网络公司采取不正当手段侵犯其商业秘密的证据链,ZKHJ公司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ZKHJ公司认为其提交的证据已能够证明史某娇、高建、崔鹏、三信时代网络公司采取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