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国际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保密义务和竞业禁止义务的合理使用

时间:2006-11-24栏目:国际经济法论文

  保密义务和竞业禁止义务的合理使用
  
  唐青林
  
  案件要旨
  
  保密义务和竞业禁止义务既有区别,又有联系。保密义务源于法律的规定,是员工的一项法定义务;竞业禁止是一项约定义务,需由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协商确定。竞业禁止是保密的重要手段,通过订立竞业禁止条款,可以减少和限制商业秘密被泄露的概率;保密是竞业限制的目的,订立竞业限制条款最终的目的是保护用人单位的合法权益。
  
  基本案情
  
  上诉人深圳市星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简称星某文化传播公司)成立于2007年7月6日,注册资本100万元,经营范围:从事广告业务(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进行广告经营审批登记的,另行办理审批登记后方可经营);企业形象策划、产品包装设计、市场营销策划(以上不含限制项目)。
  
  被告赵某于2008年4月1日进入星某文化传播公司工作,任副总经理。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2008年4月10日,星某文化传播公司与被告赵某签订保密协议。就双方的权利、义务、保密期限、保密津贴等都作出了明确约定。2010年3月15日,被告赵某向星某文化传播公司辞职。
  
  2009年11月24日,星某文化传播公司与远某地产(中山)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远某公司)签订《活动承办合同》,由中山远某公司委托星某文化传播公司组织"久仰一墅风范--远某城半山别墅区Ⅲ产品鉴赏会"活动合同中显示有中山远某公司地址、联系电话等信息。星某文化传播公司主张其为中山远某公司承办上述活动的具体经办人为被告赵某,但赵某予以否认。
  
  2010年10月18日,星某文化传播公司诉至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庭审时,星某文化传播公司明确其于本案中要求保护的商业秘密为有关中山远某公司的客户名单、客户资料,包括中山远某公司的名称、地址、联系电话、经营方案及意向等信息。
  
  另查,被上诉人深圳市大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某文化传播公司)成立于2010年3月11日,法定代表人为被告赵某,经营范围:文化活动策划、礼仪活动策划等。
  
  再查,"远某杯"青少年艺术钢琴邀请赛章程显示:"远某杯"青少年艺术钢琴邀请赛将于2010年4月3日至8月16日在中国中山举行。被告大某文化传播公司承认其承办上述邀请赛。
  
  法院审理
  
  原审法院认为,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当事人指称他人侵犯其商业秘密的,应当对其拥有的商业秘密符合法定条件、对方当事人的信息与其商业秘密相同或者实质相同以及对方当事人采取不正当手段的事实负举证责任。
  
  本案中,星某文化传播公司诉请保护的商业秘密为有关中山远某公司的客户名单、客户资料。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商业秘密中的客户名单,一般是指客户的名称、地址、联系方式以及交易的习惯、意向、内容等构成的区别于相关公知信息的特殊客户信息,包括汇集众多客户的客户名册,以及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特定客户。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特定客户作为商业秘密受到保护应具备"保持长期稳定交易关系"的必要条件。客户作为单位或个人的存在,具有公开性,作为商业秘密保护的客户名单,一般都需要通过投入一定的人力、物力并经反复接触、交易,从而形成相对长期稳定的客户信息资料。星某文化传播公司可以通过交易发生、经营往来、投入劳动、付出时间和资金等方面的举证来表明其与客户之间已经建立了相对长期稳定的业务关系。
  
  为支持其有关商业秘密符合法定条件的诉讼主张,星某文化传播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交了星某文化传播公司与中山远某公司于2009年11月24日签订的《活动承办合同》。该合同签订时间为2009年11月24日,距星某文化传播公司起诉之日尚不足1年时间,从交易时间、交易次数的角度考虑,仅凭星某文化传播公司与中山远某公司发生的一次交易,不足以证明中山远某公司系星某文化传播公司经过长期培育或依据其服务品质而赢得的特定客户,不足以证明星某文化传播公司与中山远某公司之间存在长期稳定的交易关系。因此,星某文化传播公司诉讼主张的有关中山远某公司的客户名单、客户资料不符合商业秘密的法定条件,应依法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综上,原审法院依法判决:驳回深圳市星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一审查明的案件事实为本案事实。
  
  另查,上诉人星某文化传播公司起诉认为,赵某在星某文化传播公司任职期间,就已筹备成立与星某文化传播公司经营性质和经营范围完全一致的大某文化传播公司并担任执行董事职务。随后,大某文化传播公司利用赵某在星某文化传播公司任职期间掌握的客户资料与远某地产(中山)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活动承办合同。两被上诉人与星某文化传播公司固有客户签约,侵犯星某文化传播公司的商业秘密。请求法院判令:两被上诉人停止侵权,在深圳特区报或南方都市报上赔礼道歉并赔偿星某文化传播公司经济损失200000元及合理开支10000元。
  
  法院认为,上诉人在诉讼请求中只是要求被上诉人停止侵权,没有明确其请求保护的权利,但是,上诉人在起诉状中陈述"两被上诉人行为侵犯上诉人的商业秘密,与上诉人固有客户签约,进行不正当竞争……"。上诉人在一审庭审中明确本案为商业秘密纠纷(商业经营秘密),具体保护商业经营秘密内容为"客户名单、客户资料,即客户远某地产(中山)开发有限公司的名称、地址(中山市东区博爱六路)、联系电话0760882680某某"。因此,应当确定本案的案由是侵害商业经营秘密纠纷,上诉人在本案中请求保护的经营信息系"客户名单、客户资料,即客户远某地产(中山)开发有限公司的名称、地址(中山市东区博爱六路)、联系电话0760882680某某"。
  
  上诉人在本案中主张的商业秘密"远某地产(中山)开发有限公司的名称、地址、联系电话"信息,通过正常的查询即可获得,不符合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商业秘密的规定。上诉人在二审期间指出其商业秘密为经营信息,具体经营信息是"包括公司一切不公开的业务信息,财务信息、人事信息、策划方案、会议内容等等",该经营信息与上诉人在起诉状及一审中陈述不同,不符合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法院不予采纳。
  
  按照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上诉人(一审原告)应当提交证据证明其主张。上诉人在一审期间提交了两次证据,第一次,上诉人于2010年10月18日提交的证据为:上诉人主体资料、委托书、保密合同、劳动合同、上诉人与远某地产(中山)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的《活动承办合同》、《"远某杯"青少年艺术钢琴邀请赛章程》。上诉人于2011年3月24日提交的证据为:上诉人主体资料、委托书、(2010)穗中法民三终字第254号以及(2009)天法知民初字第330号民事判决书。上述证据只能证明被上诉人赵某与上诉人之间曾经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也签订过保密协议,但不能证明赵某带走、披露、使用上诉人的商业秘密。该证据无法证明上诉人商业秘密的内容,更不是商业秘密的载体。上诉人与远某地产(中山)开发有限公司签订的合同等证据,证明了其与远某地产(中山)开发有限公司有过一次业务,但不能证明形成了什么商业秘密。上诉人提交的两份判决书系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