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国际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主张独立研发商业秘密的证明事项

时间:2006-11-24栏目:国际经济法论文

  主张独立研发商业秘密的证明事项
  
  唐青林
  
  案件要旨
  
  权利人主张因独立研发获得商业秘密权的,可以从以下三方面进行证明:(1)企业具有独立研发、生产的能力,包括员工资质、员工具备的相应的操作技能等;(2)企业进行独立研发过程每一个进程中的有用数据,并且已经由此形成的企业独立研发涉案信息的文件、财务记录和电子文档等;(3)为研发涉案信息,企业已经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基本案情
  
  申请再审人高某茂(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申请再审称:被申请人北京YDG墨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简称“YDG公司”)的涉案墨汁配方和制造工艺已经被公众知悉。“YDG”的传人通过1959年出版的《墨汁制造》等公开刊物对其墨汁的工艺和配方进行了披露,其墨汁配方已经公布于世,不应当认定是不为公知所知悉的信息;无证据证明YDG公司生产墨汁的配方与传人公司使用配方的相同或相似。虽然YDG公司的“YDG墨汁”和“中华墨汁”被列为国家秘密,但是保密文件没有指明具体墨汁配方,在没有证据指明配方究竟为何物时,高某茂及传人公司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和义务向人民法院提出YDG公司生产墨汁的配方为公众所知悉的抗辩理由;—、二审判决对传人公司生产墨汁的配方是依据公知资料独立研制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错误。对比YDG公司已经公开的墨汁配方、公开刊物记载的墨汁配方、YDG墨汁产品的配方以及传人公司墨汁产品的配方,可以得出结论,传人公司和YDG公司的墨汁产品主要原料配方均处于公有领域,其余配方为各自独有;高某茂是YDG公司聘用的助理经济师,是行政管理人员,自1978年以来一直在YDG公司的印泥车间工作,没有接触过墨汁的保密配方;—审中YDG公司提交的墨汁生产下料单载有剧毒物质重铬酸钠。二审庭审中,传人公司的证据也表明YDG公司生产的墨汁中有剧毒物质。一、二审法院对剧毒物质的产品予以保护损害了广大消费者和社会公众的利益和健康。综上,一、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故请求法院对本案依法再审改判,驳回被申请人的诉讼请求。
  
  YDG公司提交意见认为:YDG公司生产墨汁的原料配方和生产工艺自1990年7月被列入国家秘密技术项目,YDG公司制定了一系列的保密制度,其原料配方和生产工艺是YDG公司的商业秘密;高某茂熟知YDG公司生产墨汁的原料配方和生产工艺。高某茂前后主管生产以及技术检验、市场开发,也是YDG公司保密委员会的副组长,与YDG公司的墨汁配方和生产工艺有密切接触,参与研制具体实验和生产二十一年之久。对YDG公司的所有配方、工艺、诀窍、原料等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等商业秘密了如指掌;一审被告北京传人文化艺术有限公司(下简称“传人公司”)是高某茂成立的家族式企业,其作为最大股东和董事,组织其配偶和女儿及妻弟、妹妹等成立传人公司。传人公司的经济利益与高某茂家人及家族利益息息相关;传人公司生产的墨汁的性能与YDG公司的完全相同;传人公司生产的墨汁是自行研发的主张在一审开庭中被暴露研发过程是伪造的,印证了高某茂披露YDG公司商业秘密和传人公司明知高某茂违法披露他人商业秘密仍使用该商业秘密的事实;传人公司不能证明其墨汁的原料配方和工艺的合法来源,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传人公司与高某茂构成共同侵权。请求驳回高某茂的申请再审请求。
  
  法院审理
  
  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为YDG公司的涉案墨汁配方是否不为公众知悉以及传人公司、高某茂是否侵犯了YDG公司墨汁配方的商业秘密。
  
  “YDG墨汁”以及“中华墨汁”于1995年11月被列为北京市国家秘密技术待审项目,并于1996年5月列为北京市国家秘密技术项目,保密期限为长期。国家秘密是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悉的事项。对于纳入国家秘密技术项目的持有单位,包括国家秘密的产生单位、使用单位和经批准的知悉单位均有严格的保密管理规范。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所指的不为公众所知悉,是有关信息不为其所属领域的相关人员普遍知悉和容易获得。国家秘密中的信息由于关系国家安全和利益,是处于尚未公开或者依照有关规定不应当公开的内容。被列为北京市国家秘密技术项目的“YDG墨汁”、“中华墨汁”在技术出口保密审查、海关监管、失泄密案件查处中均有严格规定。既然涉及保密内容,北京市国家秘密技术项目通告中就不可能记载“YDG墨汁”、“中华墨汁”的具体配方以及生产工艺。根据国家科委、国家保密局于1998年1月4日发布的《国家秘密技术项目持有单位管理暂行办法》第七条第二款规定,涉密人员离、退休或调离该单位时,应与单位签订科技保密责任书,继续履行保密义务,未经本单位同意或上级主管部门批准,不得在任何单位从事与该技术有关的工作,直到该项目解密为止。因此,“YDG墨汁”、“中华墨汁”产品配方和加工工艺在解密前,一、二审判决认定该配方信息不为公众所知悉,并无不当。
  
  YDG公司的涉案墨汁是在传统配方的基础上发展而来,正如其创始人谢崧岱曾言,“一艺足供天下用、得法多自古民书”。YDG的墨汁能够传承一百多年,在业界享有盛誉,并被列为国家秘密,其配方的组分、比例及(或)加工工艺必有不为公众所知悉,能够给其带来竞争优势的信息。虽然高某茂提交的1959年出版的《墨汁制造》以及其他文献中记载了有关YDG生产墨汁的制造工艺和配方,但并不意味着YDG公司生产的墨汁配方于1959年被公众知悉。否则,也与1996年YDG公司的相关墨汁被列为国家秘密的事实相矛盾。在高某茂提交的《北京工商史话》中,有1987年9月26日潘怡采编的“开墨林先河的YDG墨汁厂”一文,记载了YDG公司在企业的发展传承方面通过改变溶胶操作、调整墨汁原料等进行创新、博采众长、精益求精的事实。商业秘密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关乎企业的竞争力,其内容是可以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和完善的,只要信息内容不为公众所知悉,具有实用性并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同时,权利人采取了保密措施,就应当依法予以保护。YDG公司在一、二审中称其墨汁配方是不断改进的,存在延续性的主张符合市场规律和实际情况。高某茂主张YDG公司生产墨汁的配方已被公开无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高某茂提交的《精细化学品配方1000例》、《新编实用日用化学品制造技术》、《碳黑生产与应用手册》、《实用化工产品配方工艺手册》中描述了墨汁制造的有关配方以及某项组分在每一种配方中可能起到的作用。上述文章中,墨汁的配方具体组分各不相同,有交叉也有重合;对于制作方法的描述也各有不同。因此,不能因为配方的有关组成部分被公开就认为对这些组分的独特组合信息亦为公众所知。相反,正是由于各个组分配比的独特排列组合,才对最终产品的品质效果产生了特殊的效果。他人不经一定的努力和付出代价不能获取。这种能够带来竞争优势的特殊组合是一种整体信息,不能将各个部分与整体割裂开来。YDG公司的有关墨汁被纳入国家秘密技术项目,且YDG墨汁在市场上有很高的知名度也反证了其配方的独特效果。高某茂关于一、二审判决对传人公司的墨汁配方是依据公知资料独立研制的抗辩理由不予支持是错误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高某茂在1978年进入YDG墨汁厂工作,1984-1985年担任副厂长,主管墨汁新产品的研究开发及生产车间的设计,1995年—1996年高某茂担任副厂长期间提出研制高档墨汁,此后研制高档墨汁的工作一直进行,研制工作要向高某茂汇报。2001年高某茂被聘任为副经理任职期限叁年,自2000年11月16日起算。高某茂在YDG公司的工作领域涉及生产、技术、市场以及检测、技术革新等方面。一、二审查明的事实足以证明高某茂具有接触墨汁的保密配方的可能或条件。高某茂申请再审关于其为YDG公司行政人员,从未接触墨汁生产的主张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