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刑法毕业论文 >> 正文

非法修改公务数据的行为构成招摇撞骗罪

时间:2006-11-24栏目:刑法毕业论文

  非法修改公务数据的行为构成招摇撞骗罪
  
  肖佑良
  
  【案例简介】于某系北京宏科世纪科技有限公司职员,2003年11月,市工商局的综合业务管理系统——“金网”系统出现问题,大量数据丢失,市工商局遂与北京宏科世纪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协议,由宏科公司对市工商局的综合业务管理系统进行维护,于某是该公司派驻市工商局的项目组负责人。从操作权限上看,于某可以对“金网”数据库进行增、删、改的操作,但是市工商局出具的说明可以证明非经法定程序,任何人对数据库进行增、删、改的操作都是违法的。
  
  2004年年底至2005年二三月间,于某与于鹏密谋商定,由于鹏对外负责向需要解锁的人收取费用后提供所谓的内部处理服务,而于某则负责将交纳费用的列入黑名单的企业法人或个人解锁。被列入黑名单的人不能申办注册新的公司,每解锁一人收费5000元。在这段期间,据于某、于鹏供称共为5人解锁成功,于鹏遂按照约定向于某提供的银行账户上汇去共计人民币2万余元。
  
  2005年2月20日,被列入黑名单的崔炳贤通过方其林、李辉、王军成找到于鹏解决此事。2005年2月23日,崔炳贤将5000元交给李辉,让李辉转交于鹏和于某。2005年2月24日,方其林到海淀工商局继续办理易赏公司注册申请,发现崔炳贤信息已解锁,但随即被工商人员发现解锁异常而案发。
  
  【分歧意见】该案在处理时,存在三种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于某的行为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本案中行为人多次对计算机信息系统中存储的数据进行修改操作,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应当认定后果严重,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于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理由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中规定的严重后果是犯罪成立的必要条件,而本案中于某虽然完成了五、六次解锁删改操作,但并无证据证明已经造成严重后果,难以认定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同时,于某的行为也不符合其他的犯罪构成。
  
  第三种意见认为,于某、于鹏的行为构成招摇撞骗罪。于某与于鹏共同作案,于鹏对外宣称能够内部运作进行解锁操作,并以此为名收取费用,于某则利用工作之便,非法删改数据。这些公务数据的建立和删改都是公务行为,需要公务权限才能进行删改操作,于某、于鹏未获授权,擅自删改解锁操作并收取费用的行为,符合招摇撞骗罪的构成要件。
  
  【评析意见】笔者同意第三种意见,理由如下:
  
  本案不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理由是,于某、于鹏尽管进行了数次非法删改数据的操作,也只是对数名列入黑名单的对象进行了解锁,将数名黑名单上的人从黑名单中剔除,对于整个计算机信息系统中的所存储的类似数据而言,数量是微不足道的。(www.fwsir.com)对于计算机信息系统的作用和功能而言,数次非法删改操作,对整个黑名单总体的影响极为有限,其余的黑名单仍然是正常发挥其作用和功能的,因此,本案行为人的行为远远达不到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所要求的“后果严重”的程度,故不成立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第一种意见并不妥当。
  
  本案“金网”数据库的建立,涉及个人诚信体系,有关数据的建立都是各工商局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相关数据的修改和删除操作也都是职务行为,必须获得授权才能进行操作。从本质上讲,这里的相关数据,实际上就是代表公务行为的一部分。换言之,就是公务行为的数字化。对于这种数字化的公务行为,相关数据的建立、修改、删除等操作,都体现了公务行为的属性,是公权力运行的新表现形式。
  
  于某作为“金网”系统的维护人员,系北京宏科世纪科技有限公司派驻北京市工商局的技术人员,只负责“金网”系统的正常维护,并不是北京市工商局的工作人员,也没有被授权可以对“金网”数据库中的黑名单进行修改、删除的操作。于某明知自己无权对黑名单数据库进行修改和删除的操作,仍然利用自己系“金网”系统维护人员即超级管理员的工作便利条件,进入系统对黑名单数据库中的部分数据进行修改和删除操作,并与他人共同作案,收取被解锁黑名人员的钱款,其行为符合招摇撞骗罪的构成要件,故第二种意见是片面的,只有第三种意见符合本案实际,是妥当的。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