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商法论文 >> 正文

论UCP500下开证行的有效拒付

时间:2006-11-24栏目:商法论文

鉴于笔者在处理国际跟单信用证实务中屡屡发现一些银行,甚至是一些国际知名银行不能够完全按照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UCP500(以下简称UCP500)中第十四条(C)(D)款进行操作,从而将自己置于拒付无效而被迫承担信用证项下付款责任的尴尬的危险境地,试通过本文全面诠释UCP500第十四条款中的要点及注意事项,以期避免类似现象的发生。
UCP500第十四条(E)款就开证行及/或保兑行被排除拒付的权利已做了明确的阐述,即”PRECLUSION”……
  法律图书馆  >>  法律论文资料库  >>  法律论文全文阅读  


  
在Voest-Alpine  Trading  USA  Corp.  v.  Bank  of  China(N.Y.L.J.,  13  June  1997,  at  25  (N.Y.  Sup.  Ct.  1997))案中  ,国际金融服务协会(IFSA)作为AMICUR  CURIAE在其法律意见中阐述道,尽管目前没有正式的要求,但通过把标题作成“NOTICE  OF  REFUSAL”或用明确的文字来表明单据被拒付是一种较好的实务操作。明确的文字表示可以是“REFUSE  THE  DOCUMENTS”或“DOCUMENTS  NOT  ACCEPTABLE”等等。而拒付通知中仅列明不符点并说明单据已代为保管听候处理,在国际银行标准实务中也可算作表明了拒付之意,符合了UCP第十四条(D)款的要求,但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此时再加上“我行正联系申请人对不符点予以接受(WE  ARE  CONTACTING  APPLICANT  FOR  ACCEPTANCE  OF  THE  RELATIVE  DISCREPANCIES)”则会导致拒付的意思表示不清。因为根据第十四条(C)款,这句暗含了开证行已发现不符点并选择了联系申请人让其接受不符点的意思,这样一来,该通知将不能构成拒付通知而只能理解为一种情况报告(STATUS  REPORT)。因而,该案中美国一审和上诉法院都裁定,开证行在其拒付电中因为没有拒付的明确意思表示,同时又包含”正联系申请人接受不符点”这样的文字,从而不能构成拒付通知,拒付无效。

同样,在Bombay  Industries  Inc.  v.  Bank  of  New  York(N.Y.L.J.,  13  June  1997,  at  25  (N.Y.  Sup.  Ct.  1997))案中法院也指出一面声称列出不符点的通知即为拒付通知,一面表示正寻求申请人对不符点的接受,是一种不一致的行为。

然而,在ICC  CHINA银行委员会意见汇编1998-2003中R027的分析与结论中,我国委员会却认为这样的拒付通知能构成有效拒付,理由是UCP500第十四条(D)款关于要求拒付通知要有拒付的意思表示的规定,并未要求必须明示拒付,默示拒付也可接受。另外,开证行依照UCP第十四条(C)款联系申请人放弃不符点,并在拒付通知中提及该行为,只能表明在申请人同意接受不符点且受益人也同意的情况下开证行仍有付款的可能,而并不表示开证行当时没有拒付的意思。但在另一案件R034中我国委员会又有如下分析与结论:“信用证拒付是一种民事法律行为。根据一般法律原则,民事法律行为必须以明示的方式作出,除非法律明确规定,否则,不能以默示或推定为意思表示。信用证的拒付并没有法律规定可以默示的方式作出,也没有规定在何种情况下可以推定为拒付,因此,只能在开证行明确自己拒付的情况下,才能认为拒付发生效力。”  这似乎与前论有自相矛盾之嫌。

笔者则更倾向于国际金融服务协会(IFSA)在Voest-Alpine  Trading  USA  Corp.  v.  Bank  of  China案中作为AMICUR  CURIAE的法律证言和该案中法院的观点。因为在国际商会“Examination  of  Documents,  Waiver  of  Discrepancies  and  Notice  under  UCP  500(Document  470/952rev2)”中所描述的规范程序中,  
开证行寻求申请人接受不符点这一行为步骤(如需要)是应在其发出拒付通知之前完成的,而在其通知中声称正在寻求申请人同意接受不符点,同时又无明确的拒付的意思表示,很容易会使一个按照规范标准程序办理业务的银行人员以为开证行正处于发现了不符点,正联系申请人给予接受这样一个阶段,而没有进行拒付,其通知只不过是一份情况报告而已。
而对出现“我行已联系过申请人同意接受不符点(WE  HAVE/HAD  CONTACTED  APPLICANT  FOR  THEIR  ACCEPTANCE)”这样的字句,只是强调了为促进贸

易双方解决纠纷已作出接洽申请人的努力,已依照UCP500第十四条(C)款作出过行为,而不是表示“正在寻求申请人同意接受不符点或正在等待申请人同意”这样的意思,就不会和国际商会提出的标准规范程序不一致,也就不会导致歧义。
在PT  Adaro  Indonesia  v.  Rabobank2002-3  SLR  258;  2002  SLR  LEXIS  80  [Singapore]案中,新加坡法院对“开证行接洽申请人的行为”的判断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