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工伤认定中工作时间与工作场所的判断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工伤认定中工作时间与工作场所的判断
  
  陈莉
  
  案情
  
  201*年11月10日,张正其经人介绍到原告成都市市政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市政公司)承建的重庆市荣昌县广顺街道污水处理工程工地上从事守工地材料和指挥过往车辆通行工作。201*年11月24日下午,负责组织、安排工人挖孔桩的杨中金给了第三人10元钱,让其骑摩托车去买饮用水。张正其买水后返回工地的路上摔倒受伤,被送往重庆永荣矿业有限公司总医院治疗,经诊断为:1.右肩锁关节脱位;2.右桡骨小头骨折。201*年9月19日,第三人向被告重庆市荣昌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该局于201*年10月9日向原告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对第三人受伤的事实进行了调查取证,并于同年11月8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荣人社伤险认决字【201*】1830号),认定第三人201*年11月24日右肩部、右小臂受伤属于因工负伤,并送达了原告及第三人。市政公司认为重庆市荣昌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做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事实错误,程序违法,将其诉至重庆市荣昌县人民法院,要求撤销该认定。
  
  裁判
  
  重庆市荣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第一,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被告重庆市荣昌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为县级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依法具有对本辖区内的企业职工受伤是否构成工伤进行认定的法定职责。第二,事实依据方面:1.(201*)荣法民初字第01002号民事判决书以及(201*)渝五中法民终字第2914号民事判决书确认了第三人张正其与原告成都市市政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存在劳动关系;2.根据被告所作的调查笔录及原告提供的张正其受伤过程事实的说明,足以证明第三人系骑摩托车外出为工地工人买水时摔倒受伤。第三,第三人于201*年9月19日向被告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及相关的证据材料,被告于201*年9月26日受理,其后向原告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并对第三人受伤的事实进行了调查取证,于201*年11月8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荣人社伤险认决字【201*】1830号),并向双方进行了送达,并不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综上,被告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准确,程序合法。
  
  荣昌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成都市市政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要求撤销被告荣昌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荣人社伤险认决字【201*】1830号认定工伤决定书的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告成都市市政工程(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不服,上诉至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上诉人重庆市荣昌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工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一审法院判驳回上诉人的诉请并无不当,上诉人提出的上诉理由于法无据,均不能成立。
  
  重庆第五中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第三人外出买水受伤是否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且关键在于是否是因工作原因受伤。
  
  “工作时间”包括法律及单位制度下的标准工作时间和临时性工作时间以及不定时工作制下的不定时工作时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劳动时间,而应包括上下班途中时间、加班时间(包括自愿加班时间)、临时接受工作任务时间、因公出差期间、非法延长的工作时间等。(www.fwsir.com)而“工作场所”不能仅仅理解为是狭义上的劳动场所,具体包括围墙内所有场所、指派外出工作场所及路线、上下班路线等。“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既包括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直接导致的事故伤害,也包括在工作过程中职工临时解决合理必需的生理需要时由于本单位不安全因素造成的意外伤害。
  
  具体到本案中,尽管第三人的工作职责是守工地、指挥车辆通行,但其受工地上组织挖孔桩的杨中金的指派,外出为工地上工人买饮用水,是为公司正常运转而从事的行为,故第三人外出买水受伤应为因工作原因受伤。而其受伤时间在正常的工作时间内,且外出买水受伤的地点为其工作场所的自然延伸,故其外出买水受伤属于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伤。第三人作为原告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的情形,因此被告在认定工伤决定书中根据上述规定认定第三人受伤应当认定为工伤。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