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对激活日本经济的政策困境分析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对激活日本经济的政策困境分析
  
  日本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其经济也在二战中遭受重创。在战争的废墟中,经过近10年的艰苦奋斗,日本经济在50年代中期恢复到战前水平。从1955年到1973年,日本经济以年均10%左右的速度进入高速增长时期,并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日本经济的奇迹得益于政府持续的贸易立国政策和企业群体在此基础之上建立的发展战略及其增长机制。截至2002年末,日本在三个重要领域仍居世界第一:外贸盈余达9.9万亿日元,是外贸顺差最多的国家;外汇储备4697亿美元,是外汇储备最高的国家;对外净资产(纯债权)余额达175.3080万亿日元,是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
  
  日本经济的衰退始于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受“泡沫经济”破裂的影响,日本经济进入持续衰退期。1992年日本GDP增长率为0.4%,1993年0.5%,1994年0.6%;1995和1996年经济分别增长3%和3.6%,经济出现短暂复苏迹象,但1997年员增长0.1%。日本经济在步入二十一世纪后依然不见起色,2001和2002年的GDP增长率分别为-0.9%和0.0%。
  
  目前从总体上看,低迷之中的日本经济仍然存在通货紧缩、企业经营困难、国内需求不足以及巨额的银行不良债权等诸多问题,经济复苏之路依然坎坷。为遏制经济衰退,日本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然而,由于深层次的结构和体制问题没有解决,这些政策措施很难奏效,使诸多激活日本经济的政策措施陷于困境之中。
  
  一、政策困境分析
  
  激活日本经济的政策措施主要分为两类:即反周期政策和经济结构调整政策。反周期政策侧重于刺激社会需求,结构调整政策的主要目的是改善社会供给。但是,这种划分不是绝对的,二者既有相互重叠的部分,又有自己独立的运行机制。
  
  1.反周期政策困境
  
  反周期政策是小泉内阁之前日本政府的主要政策措施,即长期的低利率甚至零利率政策和持续大量的财政投入。
  
  1.1货币政策
  
  亚洲金融危机后,日本央行曾在1999年2月至2000年8月间执行过“零利率”政策,以防止日本经济坠入螺旋式下降状态的通货紧缩。目前日本金融市场上短期利率已接近于零,下调空间非常有限,加上银行借贷,企业惜借,使得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灵。然而银行放贷并不是传导货币刺激因素的唯一途径。通过提高通货膨胀预期,提高资产价格,实行数量货币扩张,即增加货币供应量,仍然可以使货币政策在利率为零的情况下发挥效力。但是,这一以日元贬值为主旨的政策受到来自三方面的压力:一是日本贸易顺差已经非常庞大,日元贬值将伤害其贸易伙伴和周边国家;二是日本银行担心数量货币放松政策一旦无效,就会伤害其信誉;三是大量的货币化为债务会导致无法控制的通货膨账。
  
  1.2财政政策
  
  过去10年里,日本政府一直在推行增加公共投资、减税、实施追加需求等财政政策促使经济复苏,但是日本的做法囿于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和一般性制造业的设备投资。1992至1996财政年度的5次减税和增支措施都收效甚微。因此,10年中虽然依靠扩张性财政金融政策,经济有过两次暂短的回升(1991和1995—1996),但当扩张性的财政金融政策执行一个时期后作用递减,或政策力度减弱时,回升势头就不能持续下去。持续大量的财政政策的正面效应不足,负面效应有余。1992年至今,日本政府已经先后实施了10个旨在扩大公共开支以刺激经济的方案,共耗资约128万亿日元,致使日本现时的国债超过650万亿日元,相当于GDP的1.3倍。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2005年日本的国债将上升至GDP的150%,因此,日本政府已经没有多大财力再大幅增加公共开支,继续采用扩张性财政政策的余地已经很小,难以直接形成新的社会需求。
  
  2.结构调整政策困境
  
  结构调整政策是小泉纯一郎的主要政策措施,意在实施经济结构调整,削减反周期政策力度。结构调整政策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即产业结构调整、大小企业结构调整和银企关系调整。
  
  2.1产业结构调整
  
  产业结构调整主要解决的是产业结构升级和主导产业转换问题。这两个问题实际上是产业结构调整的两个方面,相互联系、不可分割。产业结构调整的方向是信息产业做主导。
  
  20世纪后半期,世界经济的产业结构中重大的变化是制造业的逐步成熟,并因此引起制造业在经济中地位的下降。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欧美大多数工业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在经济中的比重都下降到20%以下,而日本在24%左右。与之相对应的是日本产业结构的不合理,这种不合理集中表现在服务部门:包括建筑、批发零售,房地产与金融服务业等等。这些行业(不含金融业)占用了日本银行总信贷的56%,却只贡献了国民收入的32%。日本85%的不良贷款都由这些服务行业产生。这些行业长期受政府法规与政策的保证,不对外开放,没有像制造业一样经受国际竞争的检验。尤其是日本的金融体系,与其发达的制造业相比,明显地落伍。金融体系机制的薄弱,经营的不善,使国内高储蓄得不到合理的利用,并造成了大量的不良贷款。金融体系不健全,导致了资本配置的低效率。在90年代,美国企业的平均股权资本回报率为20%以上,德国约为14%,而日本却只有4%。
  
  从中长期看,制造业在后工业化社会经济中的地位应当逐步相对下降,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意味着经济中没有新的更有活力的产业出现,整个经济可能将陷于停滞状态。日本目前正陷于这一窘境,尽管它的制造业产品竞争力仍然很强,如在全球最大500家工业企业中日本企业占29%,与美国的31%差不多。很多日本人称90年代是“失落的十年”,但是日本制造业通过艰苦的企业重组和技术重组,其现场制作生产率名列世界第一,综合竞争力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现场制作能力和创新能力对于一个国家的经济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基础。因为不管是传统产业还是新兴产业,不管是在工业经济时代还是在知识经济时代,都离不开制作,而这正是日本制造的强项。比如模具制造,是汽车生产中必不可少的基础技术。美国的三大汽车巨头使用的轧制模具都是日本制造,因为美国造的模具轧制3万次,就磨耗得不能再用了,而日本造的模具可以轧制6到10万次。此外,精密仪器和质量控制也是日本制造的强项。所以,日本制造业的产品可以大量出口,有持续不断的贸易顺差,但它的整体经济仍然在近10年中持续地低增长或负增长,至今难以复苏。日本结构调整的根本困难在于它的服务业没有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导产业,制造业在经济中的地位依然很高。与前几届政府一样,小泉政府认为未来日本经济的主导产业是信息产业,并提出要在五年内使日本成为世界领先的IT大国,其新经济政策也包括了推进“IT革命”的具体措施。目前,一项名为“电子日本”的项目正在实施中。日本政府计划耗资370多亿美元,在全国建立庞大的电脑网络系统,并通过改善光缆绕路来提高网络的速度与质量,同时提高信息科技水平。事实证明,信息技术产业的发展不但对日本经济走向复苏起到了促进作用,并且冲击和改造着现有的经济结构和产业结构。总务省公布的2001年“信息通信白皮书”说,2000年日本信息产业取得了飞速发展,社会信息化的进程正在加速,信息技术革命正在向经济、行政和国民生活等社会各个领域渗透。
  
  但是,发展信息产业毕竟是一项长期社会经济计划,加上起步较晚,人才及其知识结构还需要一个转型阶段。因此产业结构调整政策对于解决目前的经济困境不会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2.2银企结构调整
  
  二战后日本长期实行政府主导型经济发展战略

[1] [2] [3] [4] [5] [6]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