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简论空间经济学的京津冀经济一体化研究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简论空间经济学的京津冀经济一体化研究
  
  一、研究现状
  
  一般意义上的区域经济一体化最早是从国际关税同盟的角度提出的,研究区域经济一体化的目标、手段、贸易条款等进而转向生产领域的联合。国内有关区域经济理论的研究,在过去更多的是介绍国外的有关理论,近些年才逐渐将视角转移到国内。如张佑林(2000)认为所谓一体化,其含义可概括为:在一定区域内,通过统一基本方略、统一规划布局、统一发展政策、进行资源整合等措施,建立合理的利益调节机制,健全有效的激励约束制度。宋巨盛(2001)认为所谓区域经济一体化是指按照区域经济发展总体目标,充分发挥地区优势,通过合理的地域分工,在全区域内优化配置生产要素,推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以提高区域经济总体效益的动态过程。区域经济一体化主要包括产业发展一体化、生产要素市场一体化和区域城市发展一体化三个方面。从空间经济学角度研究京津冀地区经济,也逐渐进入了人们的视角。
  
  二、研究意义
  
  本研究通过空间经济学视角研究京津冀地区经济差异,合理地解释该差距在一定时期合理差距的可能性与合理性。遵循产业集聚、产业扩散的一般理论,探索京津冀实现一体化、共同富裕的发展道路。
  
  三、实证研究
  
  根据空间经济学的基本理论,由于在实际的经济现象中,经济空间彼此之间存在距离,因此无论如何缩小贸易成本,经济差异不可避免。这种差异体现在经济规模、产业结构、就业结构、资源禀赋等各方面。京津冀目前在经济发展水平方面存在巨大差距,根据各省市统计局的数据,2010年北京人均GDP达11630.23美元,天津为10595.03美元,河北为4161.17美元。凸显了京津的强大经济实力。北京第三产业达到70%以上,第一产业仅仅占到10%;天津第二产业优势明显;河北第三产业比重较小,第一、二产业比重均较大。而这种产业结构又是就业结构的表现。随着中国大规模城市化的推进,会有更多的农业人口转入城市。加上目前农业机械的迅速发展,农业机械化程度步步加强,也会产生更多的剩余劳动力。而在京津冀地区,农民工乡土情结严重,会首选本区域城市。北京、天津这样的城市经济总量巨大,产业门类齐全,就业信息和就业机制相对更加灵活。无形之中会缩小工人、农民的信息搜寻成本。根据空间经济学,由于这两个首位城市产品种类多,同样的工资水平会有更多的消费选择,增加了消费福利,相对地就减小了消费价格指数。此即反映了成本关联的循环累积因果关系。同样由于京津冀产业门类多,工资水平高,会吸引更多的产业工人,而且京津大量的外国驻华机构及旅游资源也会吸引更广泛的人群,会带动其更多的消费,反过来促动企业更大规模地进行生产,此即形成需求关联的循环累积因果关系。然而产业和企业的过度聚集也会增大企业之间更激烈的竞争,甚至会形成互相攻讦、恶性竞争市场份额的极端情况。果如此,企业就有离开和分散的动力。但是只有竞争的成本(比如因为工资上升、产品降价造成超额利润下降)大于集聚获得的收益时,这种扩散现象才会实实在在地发生。
  
  目前,北京和天津任然表现出较强的吸引力,而随着天津滨海新区的投产,这种吸引力还会有继续加强的趋势。尽管京津冀存在较强的行政干预,阻碍一体化的发展,但北京和天津仍然显示了其黑洞效应。在国家战略层面,对滨海新区投入了千亿元以上的资金,对北京的城市改造、基础设施建设也投入了不少资本。最直观的结果就是这两个城市的经济总量快速提高,且近几年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同时市内的交通、娱乐设施、公共生活基础设施、甚至生活用水等各个方面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也就是说投入到这两个城市的资金都发挥了效益,而且是带动了全方位的社会进步。反观河北,唐山依托其强大的制造业有较强的集聚人口、产业的功能,承德依托其旅游资源、石家庄发挥其交通枢纽功能有一定集聚力外,其它地区战绩平平。综合来看河北规模以上工业的经济数据,2011年,1到12月份,企业单位数是15994个,主营业务收入为31738.6亿元,利润总额1594亿元,亏损企业1980个。月均增长值为10%左右,而天津1到12月份达到月均20%以上,北京也大概处于20%的水平。这从侧面反映了区域经济的自我放大效应。京津经济体规模巨大,人均水平高,集聚力量强大,市场放大效应也强于同时期的河北。
  
  为了从经济中获益,人们不惜住在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也要想法在北京谋得一份工作。尽管交通拥挤不堪,人们还是欣然往之。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有数百万工人移民到经济机会集中的沿海地区,北京和天津更是吸引了为数不少的地区工人。但是,有关政府部门要动态地关注这三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程度及其结构,并制定相应的政策。以便使三省市在产业发展方面不至于过度地极端。因为极端就会很脆弱,经济体系抗风险能力不强。只要市场预期有稍微的波动,就可能会发生突发性聚集。会对经济造成剧烈的震荡。美国的钢铁城匹兹堡就曾因为钢铁生产在经济中占到80%以上,而在二战后当美国进行产业升级,发展高新技术、服务业和金融业进一步兴起时,匹兹堡不仅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反而因循守旧。成为一时间美国经济的弃儿。接着就是经济近乎崩溃。同样经济行为过度分散化,也会产生平均主义的落后思想,形成对经济发展的无形桎梏。中国在20世纪50到70年代就实行国民经济大而公的政策。实行区域经济均衡化发展的政策,导致了失去的二十年。回到京津冀,以目前的发展水平,虽然在全国处于前列。但是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不足之处还有很多。依世界城市化规律、空间经济学原理,当经济发展到相当水平的时候,可以改变以往的非均衡发展战略,实行均衡发展战略。具体而言,就是在存在较大经济差异的情况下(由非均衡发展战略积累而成),实施均衡战略,但要注意不要陷入平均主义的泥淖。
  
  至于具体的产业调整方面,北京借助其得天独厚的政治地位,加上其历史、文化的渊源,可大力发展包括旅游、金融、餐饮、高科技等第三产业。适当加强对第一产业的培育,毕竟第一产业是基础。天津则可承接北京的部分汽车业务、大力发展港口、物流、轻工业;特别是中间产品,一方面供应北京、一方面出口。河北可继续发展重化工业,重视第一产业的完善,除满足自身需求外,还可加强与北京、天津的商贸往来。
  
  四、借鉴东京经验发展京津冀
  
  城市发展,交通顺畅至关重要,注重方便、快捷的交通网络体系建设,是确保都市圈产业联动与一体化发展的前提和支撑。东京都市圈在每一次规划中,都根据发展需要制定了相应的区域内交通规划,遵循“优先公共交通”原则,使公共交通发挥最大作用。东京的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在资金上还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如日本地铁建设采用补助金制度,对于市郊铁路,由国家和地方政府负担36%的补贴,而对单轨等新交通方式,国家的补贴达2/3。
  
  东京都市圈发展取得了以下两点重要经验:1.东京的工业结构演化模式。按照都市圈发展规律,需要有较大的经济中心城市驱动并成为都市圈的核心,东京包括土地在内的各种自然资源十分有限,所以东京在发展中,运用了不同于欧美国家城市发展过程中低密度、粗放式的扩张模式,采用了以便利、完善的基础设施为基础,以集约化产业链为格局的发展模式,形成疏密相间、适度集中的都市圈。东京的工业进程经历了初级工业化、重化工业化、高加工化和知识技术高度密集化阶段,走过了一个逐步高度化和产业结构不断优化的发展道路。2.东京的经验。首先,在工业结构高级化过程中,经济结构呈现出高技术化趋势。其次,都市型工业是能够广泛吸收就业、为满足现代城市功能服务的行业,这些行业一般具有劳动密集,花色品种变化快,耗水少、污染低,占地少的特点,从东京工业结构演化来看,都市型工业在整个过程中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直位于主导行业之列。第三,制定合理产业政策,推动产业链形成,有助于促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