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受贿案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案情概要

  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利用职权收受贿赂,为儿子和情妇谋取非法利益,违纪数额达5000余万元,情节严重,造成的社会和政治影响十分恶劣。但因李嘉廷有揭发他人犯罪的立功表现,并提供线索,对相关案件的侦破起了重要作用,认罪悔罪,赃款已全部追缴,法院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省长落马

  2001年6月1日,国内几乎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报道着这样一件事情:李嘉廷辞去云南省省长职务。没有另外说任何理由、原因。

  在李嘉廷被宣布辞职前三四个月,身为奥迪汽车云南总代理的儿子已经被有关部门抓捕。李嘉廷的妻子也被列为调查对象,并于9月16日在家里卫生间的热水器上上吊自杀。

  9月24日至26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共产党中央第六次全体会议上,审议并通过了《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关于李嘉廷问题的审查报告》,全会决定:撤销李嘉廷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职务,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建议由监察部报经国务院给予其行政开除处分;鉴于李嘉廷的问题已涉嫌触犯刑律,建议司法机关对其依法处理。

  曾经辉煌

  风光一时的李嘉廷

  李嘉廷出身于云南石屏县一个穷苦的彝族家庭,孩提时代曾吃不饱、穿不暖。但是他学习刻苦,通过自己艰苦、勤奋的学习考上了清华大学。“从云南省石屏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到了北京,实在不容易,要知道他还是个彝族的孩子”。许多李嘉廷的石屏老乡和同学一直都这样回忆和描述他。言语中充满了自豪和骄傲。1968年,李嘉廷从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电机与电器制造专业毕业。历任黑龙江省工交政治部办公室副主任、黑龙江省经委办公室副主任、经委副主任,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市长,省长助理。1993年起任云南省副省长。1995年8月当选为云南省委副书记。1998年1月起任云南省省长。但是,当他官居高位之后,自以为秉性聪慧,什么东西都能够无师自通,便放松了学习,放松了思想改造。办案人员清查时,翻遍其书房、卧室,书桌、书柜,也没找到一本马列著作。倒是在李嘉廷的卧榻上查抄到两本香港出版的禁书,李嘉廷将之置于枕下,经常拿来翻阅。

  大款朋友

  自李嘉廷当上省长后,在昆明消费最昂贵的“海鲜街”最豪华的包间里,总能看到他的身影,他和社会上各种各样“有脸面的人物”来往。李嘉廷总是频频出现在李嘉廷素以“平易近人”标榜自己,但知情人说:“李嘉廷的平易近人,只是对那些腰缠万贯的大老板。”李嘉廷同一些“老板”的关系的确非同寻常,搞到后来李嘉廷对“老板”们的请吃请玩是招之即来,来了就喝,喝了就跳。一个在昆明稍有名气的老板在一次酒后说:“我用脑袋担保李嘉廷早晚要出事,他经常来‘海鲜街’吃饭,包括宴请他的私人朋友,都是由老板们买单,那些老板是什么人,为什么愿意这样做我最清楚,他们从来不会白花一分钱的。”

  李嘉廷案发以后,一批与李嘉廷过从甚密的“大老板”相继落人法网。一位“老板”交待了这样一件事:某一天,几位“老板”在昆明一家高档酒楼聚餐,觉得兴味索然,便琢磨着要寻点刺激。有人突发奇想,设下一赌局:“谁要能把李省长叫到这饭桌上来,我输给他10万元!”谁知席间一貌不出众的人随口便应道:“这有何难!”只见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李嘉廷果然如约赶来。一顿饕餮大餐、一番高谈阔论之后,“老板”们将李嘉廷恭恭敬敬送走,然后相视大笑,那位设局的“老板”连声说:“这钱我输、我输!”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李嘉廷身边“大款”众多,对他十分恭敬。殊不知“大款”们恭维的只是他手中能够换来大款的权力。一位“大款”坦白地说:“我们认为李嘉廷不像是一省之长,钱送上去,项目、资金他都亲自给你去打招呼,亲自给你去跑腿。”“大款”们给他送钱送物,送的时候都信誓旦旦:“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殊不知回过头来就在小本本上把今儿一万明儿十万记了个一清二楚。

  1999年,耗资数亿的昆明市第一高楼“佳华酒店广场”建成后,贷款方银行方面的工作人员就不断透露消息说,“佳华”的香港股东基本上没有投入什么钱,一切都来自昆明的银行贷款,而从中斡旋贷款事务的就是李嘉廷本人,银行自然不能违抗。随后,李嘉廷就经常去“佳华”,有时是去开会,有时好像不是开会。“佳华酒店广场”建成后,经营上很不景气,后来著名的烟草集团“云南××集团”突然花了数亿元巨资将其附楼买了下来,改造成为“××大厦”,令常人吃惊。因为历来以财大气粗闻名的“××集团”在昆明要买任何楼都不是问题,而这座“××大厦”的大门竟然开在一条非常偏僻的小街上,实在不像大集团的作风。当然,秘密最后由“××集团”的人戳穿了:“是李省长的意思。”

  纵亲贪污

  李嘉延的“贪”,早在其任哈尔滨市市长时就有群众反映过,中纪委曾先后查过5次,一直未能查实。到云南任副省长以后,李嘉廷并未有所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起来。他认为换了环境,云南人对他在哈尔滨的所作所为不了解,收点礼、受点贿还不至于那么引人注目。

  李嘉廷真正收敛一点的是他担任省长以后的一段时间。他认为现在是一省之长了,盯着他的人多了,收礼、受贿再不敢像以前那样明目张胆。但也仅仅是很短的—小段时间,没过多久,他觉得自己省长的交椅已经坐牢,地位已经巩固,又开始肆无忌惮地索贿受贿了。

  李嘉廷的“贪”让许多办案人员都觉得不可思议。凡是送上门的行贿人,他都笑脸相迎;后来发展到什么都收,什么都要,根本不管东西的贵与贱。办案人员看到李家客厅周围摆得满满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礼品,相当一部分甚至连包装带都没有拆开过。光是烟就足以开一个烟铺,几百上千块钱一条的高档烟有,几十块钱甚至十来块钱一条的普通烟、劣质烟也有。

  李嘉延的夫人也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她特别爱慕虚荣,老觉得身为省长夫人,有人捧有人天天围着转才显得出身份,没人上门没人请客送礼才是怪事。在李家查出的许多贵重礼品,都是她替李嘉廷代为“笑纳”的。

  李嘉廷特别钟爱他的小儿子李勃,钟爱到百依百顺的地步。但这个李公子偏就有个奇谈怪沦:“高干子弟哪个不做生意,没个千儿八百万就干脆别在‘太子党’里混,别的高干子弟也瞧不起你。”他把“身在侯门,不当革命接班人就当商人”当成信条。自然,有身为省长的老爸在背后支撑,李勃在云南商界足以呼风唤雨。云南汽车行业大大小小的经销商都知道,千万别去跟“奥迪”争风头,因为奥迪汽车的云南总代理是省长公子李勃。这个李公子还不时涉足房地产等行业,连最精明的商人也不得不佩服李公子的“市场经济头脑”:哪个行业最赚钱,李公子就会携巨额银行贷款“杀”进哪个行业。

  在2000年昆明市一次政法在职干部的培训课上,一位来自北京的教授对学生们说:“你们云南省的李公子真不得了,党中央在指挥全国的打击走私行动时,他竟然还从广东走私汽车来云南,幸亏他有个好爸爸……”教授

没有把事情讲得更具体,学生们也没有敢追问,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

  红颜知己

  有人统计过,男性贪官污吏的犯罪过程中,有90%以上搅和着一些不干净的女人,而且形形色色,污秽不堪。“贪如火,不遏则自焚;欲如水,不遏则自溺。”所以将其总结为“贪官难过女人关”,李嘉廷也没有例外。

  李嘉廷有位情妇姓徐,一些见过李嘉廷这位“红颜知己”的人都说,这个有夫之妇实在难称“美人”,半老徐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