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受贿案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案情概要

  河北省原常务副省长丛福奎,认为“仕途”上受到了挫折,而变得消极。理想信念开始动摇了,转而寄希望于“佛”,并利用“佛”大量敛财。1996年4月至2000年6月间,丛福奎利用职务便利,以各种名义多次索取、非法收受6名私营企业主1415万元人民币、34万元港币及价值5.2万元港币的物品,总计折合1700余万元人民币。并为他人谋取利益,情节特别严重。2003年4月29日,河北省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河丛福奎受贿案依法做出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丛福奎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案  发

  2000年5月,中央查处厦门走私案专案组从厦门转给中央纪委一份绝密材料,称厦门走私案嫌疑人、香港某公司董事长丛某,为立功赎罪,交代揭发了河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丛福奎曾向其索要25万美元和大量人民币等问题。

  这一问题引起了中央纪委领导的高度重视。2000年5月1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第六纪检监察室迅速派出调查组,赶赴厦门核实。

  据丛某讲,1996年3月至1997年半年期间,丛福奎共向其索要人民币50万元及价值5.2万元港币的衣物,1998年2月,丛福奎又借机向他索要25万美元……他交代的问题关系重大,但真实性如何,一时还不能下结论。而且,这涉及到一名省级领导干部,必须慎重行事,于是调查组决定在取得更多的外围证据印证后,再向中央汇报。

  5月25日,经中央纪委领导批准,调查组又飞赴香港,调查取证。在港期间,调查组冒着高温,克服了查证所涉及的复杂的法律问题和语言沟通等难关,得到了丛某妻子、公司员工及其他相关人员的配合,最后终于掌握了丛某为丛福奎购买衣物的信用卡消费记录,丛某的公司从银行账户内支取25万美元的银行书证和公司账证,以及丛某赴石家庄送钱时订购机票记录在内的一系列书证和证人证言。

  6月25日,经中央领导同志批准,丛福奎案专案组成立。

  6月27日下午,在河北省委及有关部门的配合下,专案组顺利地对丛福奎及其秘书徐勇采取了“两规”措施。

  交   锋

  在证据面前,李铁成的心理防线被摧毁,他供述出120余人向他行贿65万元的犯罪事实。但他却对受贿问题说小不说大,超过5000元的都不说。为打开突破口,办案从他交代的受贿问题上看,都发生在其担任靖宇县主要领导尤其是县委书记期间,并且全都与干部的提拔任用有关。为此,办案人员专程赶赴靖宇县,在这里调取了李铁成任县委书记6年期间所有干部任用调整的有关档案。通过计算机管理分析,很快就排查出30余个重点嫌疑人。

  2002年9月29日,李铁成被依法逮捕。随后,办案人员对涉案的行贿人开始全面调查核实,经过艰苦的取证工作,形成了1000余份笔录。按照李铁成的估算,要把他供述的情况全部查清,“没有半年的时间是完不成的”,但办案人员只经过58天便侦破了该起案件。

  突   破

  丛福奎虽然交代了部分事实,但是这些款项真正的来龙去脉还没有彻底搞清。

  种种迹象表明,丛福奎与女“大师”殷凤珍的关系很不正常,而且,办案人员还了解到,丛福奎所收取的大部分款项都是交给了她。

  46岁的殷凤珍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吉林农村女子,她曾学过一段时间的气功、按摩,后来就自称有能预测、给人看病的功能。于是,专案组协调公安机关,以有诈骗嫌疑在北京将殷凤珍及她的哥哥殷凤军抓获。与此同时,涉嫌行贿的几位个体老板王某、李某等也相继到案。

  殷凤珍在强大的政策攻心下,向专案组交代了她与丛福奎认识过程,丛福奎在北京购买住宅,以及丛福奎用所得的钱在北京注册成立北京龙吟公司,并将所得巨款陆续交给她,让她存入银行或公司账户等事实。殷凤珍还交代了丛福奎事先与她串供的详细经过,以及丛福奎让她到寺庙开假收据、虚构捐款数额进行掩盖等事实。

  与此同时,殷凤军的缺口也被打开。他交代了丛福奎出资给其妹妹购买住房、与其妹关系密切形同夫妻等细节,以及丛出资注册成立龙吟公司,并充当幕后老板,将钱打到公司账上的事实。他还交代了案发前,丛福奎命其在北京梅地亚中心与李某签订假协议对抗调查的整个过程。

  殷氏兄妹提供的证言,彻底粉碎了丛福奎精心策划的攻守同盟,从一个侧面撕开了丛福奎疯狂敛财的真实面目。

  信  佛

  丛福奎于1995年6月调任河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据丛福奎身边工作人员反映,他刚到河北后,暂住在河北宾馆,每天工作到后半夜才休息。1996年五六月份,当他有了房子后,每天下班还让人把要批的文件和参阅资料给他装起来,回家后继续工作。

  但是,随着地位的变化,他对自己的要求逐渐放松,对自己的私利和官位的欲望则变得越来越强。1997年,丛福奎没有如自己所希望的那样“再进一步”,对他而言,想当省长的“政治理想”实现的可能性就很小了。丛福奎认为自已在“仕途”上受到了挫折,自己的“官运”走到了尽头。他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工作没能换来应得的利益,从此变得心灰意冷、意志消沉,还成天发牢骚:“现在没好人了,人都变成鬼了。”并不时流露出对党的事业的不满,有了“照这样干下去,累死也没用”的想法,于是,他的工作陡然消极下来,理想信念开始动摇了,转而寄希望于“大师”的预测和“老佛爷”的恩典上。

  特别是1996年经人介绍认识了殷凤珍后,46岁的殷凤珍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吉林农村女子,她曾学过一段时间的气功、按摩,后来就自称有能预测、给人看病的功能。1993年来到北京后,凭着自封的“大师”、“大仙”等名号,到处活动,招摇撞骗,打着看病的幌子向人骗钱。丛福奎听说她能看病、预测,便经常利用周末到北京找她,后来发现殷“有活动能力”,打着信佛的旗号可以迷惑人,有空子可钻,双方很快一拍即合。从此丛福奎对佛教更加迷恋,什么事情都相信“天意”,“神”成了他的全部寄托。

  丛福奎在石家庄和北京的两处住宅中,都有一间房子设立了佛堂,供奉着各种佛像。一进家门,就能看到烟雾腾腾。在他的书房中,佛教方面的书籍一应俱全,道教方面的书籍应有尽有。偌大的书房,竟然连一本马克思、列宁、毛泽东、邓小平的著作都没有。

  当丛福奎升官的愿望难以满足时,他就打着佛教的旗号,为自己大肆谋取肮脏的钱财。他曾说,“我退休以后要办实体、建大厦,要干这些事需要几千万元资金,现在开始就得弄钱。”在这种思想的支配下,他和殷凤珍一起,疯狂上演了一幕幕借佛敛财的“二人转”。

  敛  财

  1997年初,深圳某公司董事长王某经人介绍认识了丛福奎。于是,他就请求丛福奎帮忙。在丛福奎的帮助下,1997年底至1998年初,王某与唐山市环保局合作经销了汽车尾气净化装置。此后,他又借助丛福奎的地位和影响,于1999年4月,在唐山成立了天元房地产开发公司。

  1999年春节前的一天,

丛福奎等三人来到北京,王某把他们安排住到北京贵宾楼饭店。晚上,丛福奎约王与殷凤珍见面,丛介绍他们互相认识后,殷凤珍为王施了“法术”。春节期间,王某又开着奔驰车带丛福奎等人去了普陀山。回到北京后,王安排丛福奎住到王府饭店。丛福奎又约殷凤珍、王某到其住处。殷凤珍再次给王施了“法术”后说:“我准备建个庙,需要几千万元,你出一些吧。”丛福奎也在敲边鼓:“修庙是积德行善的事,对你的家庭事业都好。”王表示尽力去做。过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