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将李纪周拉下水的走私集团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一名年仅37岁、小学文化程度的流氓烂仔头,以钱色开道,七八年时间内在广东肆无忌惮、畅通无阻地大规模进行走私活动,在经济上给国家造成了巨大损失。这是继湛江特大走私案后,广东省最近查处的又一起影响重大的案件——梁耀华为首的走私集团案。

  据查实,梁耀华集团从1993年起不间断地进行走私活动,1994年11月成立了挂靠公安部道路交通协会的新英豪公司,先后在广州、番禺、增城、清远等地建立了十几个公司、分公司、专用码头、走私货船、进口货物保税仓、汽车装配厂及大型货柜拖车队等,疯狂地进行走私贩私活动。仅据香港几大车行的统计,该集团每年在香港购买全新汽车的数量都在2000台以上,而海关却极少有报关登记,绝大部分走私进口。仅现查实认定的其中6宗共250台走私汽车案,总价值就达人民币8413.77万元,偷逃国家关税人民币4939万元。目前,梁耀华等十几名走私犯罪嫌疑人已被逮捕(部分已判刑),查扣冻结该走私集团及其成员的财产折合人民币上亿元。

  近200名执法执纪的党员干部被梁耀华走私集团拉下水

  梁耀华之所以能在广东肆无忌惮大规模地进行走私活动,最主要的是因为他们通过行贿、感情投资等手段,拉拢腐蚀了一批公安、海关等执法部门的党员干部,打通了一些重要口岸和执法部门的关卡。据查,全案共涉及党员干部近200人之多,先后依法惩处了清远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肖石木,后任清远市公安局局长周伟煌,连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陈天慧,东莞边防分局局长黄少平、副局长王惠棠,大铲海关副关长黄德田,广州市交警支队支队长张林生、车管所所长马红华,深圳市边防分局副参谋长高立强等30多人。仅广州交警支队一案,就涉及违法违纪人员58人,其中局级干部2人,处级干部27人,科级干部26人,共涉及违法违纪金额1亿多元,其中1000万元以上的2人,100万元以上的6人。该案还牵出公安部原副部长李纪周等人严重违纪违法的问题。

  连自己的名字都写不好的梁耀华,对腐蚀拉拢党员干部却工于心计。20世纪90年代初期,梁耀华在多次小规模走私被抓被罚后明白一个道理,要做“大生意”就要背靠执法部门这座大山。从此他不择手段、绞尽脑汁地利用走私活动赚来的钱大肆收买贿赂党政干部特别是公安部门的干部,以寻求保护伞。梁耀华在自己的办公室挂有很大一张联络图,其中有许多领导干部及其秘书、老婆、小孩的姓名、住址、电话号码、生日和爱好等。每年年底,梁耀华都亲自在公司主持召开会议,确定第二年公司重点“攻关”的部门、单位和对象。在梁耀华的苦心经营下,一批执法部门的领导干部成了金钱、女色的俘虏。

  不计手段以钱色开道,梁耀华集团逐步在报关、运输、护送、销售、汽车上牌等各个环节建立起了自己的关系网,从而使他们的走私活动畅通无阻,越做越大。其腐蚀拉拢干部的主要手法有:

  重金收买

  梁耀华在腐蚀拉拢干部时舍得花大本钱。如为将熟悉反走私业务和进出口业务的原黄埔海关副处长富荣伟、黄埔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主管反走私工作的副大队长李少贤、广州市公安局车管科干部李莎娜、广州海关调查科科长常广东网罗到自己公司,梁耀华花巨资购买一批高级住宅,分别送给上述人员,还给每人一部高级进口轿车,有的还送上一笔近百万元的“养老费”。这些原本从事反走私工作的人员因此辞去公职成为梁耀华集团走私的得力干将。又如为取得张林生、黄德田、肖石木、周伟煌、高立强等人的庇护和支持,梁耀华经常与他们吃喝玩乐,并多次送给他们巨额钱财。其中一次就给了张林生150万元巨款。在收受了梁的“重磅”贿赂后,张林生违规为梁集团批了大量的汽车牌、摩托车牌,汽车黑牌转蓝牌等,为梁走私汽车开绿灯;黄德田多次亲自或指示大铲海关关员护私放私,使该关成为梁集团走私的安全通道;肖石木、周伟煌等人不仅为梁耀华及其十几名骨干成员办理了单程赴港证件,而且为梁在清远地区的“生意”鼎力支持,使清远地区成为梁集团走私汽车的重要组装点、集散地。

  广送“红包”

  为打通大铲海关这一被誉为反走私斗争“岭南第一关”的重要关卡,梁耀华从1997年下半年起,布置将其作为重点“公关”目标。1998年春节,梁耀华组织公司一些员工在番禺华南码头与大铲海关二位副关长及6名正副科长集体“联欢”,乘机送给他们大额红包,其中副关长每人3万元港币,科长每人1万元港币。梁耀华则在春节前携夫人陪同新上任的关长到白云山游玩,最后塞3万元人民币到关长儿子的书包中作节日红包。短短几个月,这个曾被中央和省多次表彰的反走私先进单位就逐步蜕变成梁集团的掌中之物,有关领导多次派出缉私艇护送梁集团的走私船只到其所属的专用码头。此外,梁耀华还多次给东莞边防分局几十名参与武装护私活动的干警送红包,连排级以上干部每人收受的“报酬”都在10万元以上,战士在1万元至10万元不等。黄埔海关新塘分关有11名关员在查验梁耀华集团的货物中失职,并分别收受了梁集团送的1000元至10000元不等的“好处费”。

  色相贿赂

  梁耀华走私集团通过关系在白云山建立了一座别墅,使这里成为他们腐蚀拉拢领导干部的窝点。李纪周、周伟煌等人都是这里的常客。梁等走私集团还组织边防战士集体嫖娼,如东莞边防分局干部战士在走私分子的安排下,先后6次进行群体性的嫖娼活动,人数最多的一次共8人分两批嫖娼。大钟海关两位副科长到香港旅游,梁集团在港雇请2个妓女(每个1500港币)为其提供性服务。在梁的肉弹攻势下,一些干部战士完全被走私分子所控制,随叫随到为其护私,东莞边防分局先后为其武装护私放私几十次之多。

  感情笼络

  梁耀华在腐蚀拉拢人时很讲技巧,尤其注意从人的情感及干部的配偶、子女入手打开缺口,其服务和关怀“无微不至”。如梁耀华为将黄埔海关副处长富荣伟拉至自己的公司,得知其前妻犯重病,经常带上进口名贵药品去看望,使富对梁感激涕零。梁耀华不仅为大铲海关黄德田的儿子办理出国护照,还借给黄二室一厅的住房一套。广州市交警支队张林生的老婆到香港定居后,梁耀华及时送上150万元港币作其购买住房的费用。李纪周的老婆、女儿到广东和香港旅游,梁耀华公司派员全程陪同,费用全部由梁公司负责。并将李纪周的情妇李莎娜高薪拉进公司任职,还送300万港元给其在香港购房,让其专攻李纪周的关。肖石木的儿子结婚,梁耀华送20万元巨款作为“贺礼”。梁耀华还颇费心思将一些位处关键岗位的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和情人聘请到其公司担任“顾问”,每月发给高额工资。

  陪玩赌博

  梁耀华本身就是一个赌徒。针对“攻关”目标的某些领导干部喜欢赌博的特点,梁耀华经常带他们到澳门赌博,还多次专门陪同这些领导从香港坐直升机到澳门豪赌,赌资全部由梁资助。梁还经常请“攻关”目标内的一些领导干部与其狐朋狗友到白云山窝点打麻将赌博,故意输钱给他们。周伟煌及清远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谭毅强等都是赌场常客,他们除多次接受梁耀华的赌资到澳门赌博外,还通过打麻将分别从梁耀华处赢钱十几万元。

  合作分成

  梁耀华的走私

活动大多以有关执法部门公司合作的名义进行。1996年,梁耀华为使组装销售走私汽车活动更加安全,决定将在番禺走私汽车组装工作转移到清远进行。梁与周伟煌及清远市公安局属下通发公司商定,在此处每组装一台走私车或证照不全车,给通发公司50000元“租金”,组装后的车部分在通发公司属下公司入户再以合法身份销出,每台车交5000元手续费。清远市公安局属下惠隆公司与梁耀华的合作更早,主要渠道是由另一走私集团负责将梁耀华等走私集团的走私车或证照不全车的散件或总成运到清远,由惠隆公司所属机动大队组装后由市公安局出具假罚款和没收裁决书再销往省外。据初步查证,1992年至1993年,惠隆公司共销出1128辆这类车辆,获取利润2208万元。1994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