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田积金介绍贿赂案——介绍贿赂罪与非罪的认定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田积金,男,1942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原经济日报社记者。

    1.被告人田积金为帮助广东省南海市解决贷款而找到中国农业银行总行商业信贷部主任谢本元(因犯受贿罪被判刑),经田介绍,谢本元于1992年4月至8月间利用职务之便帮助广东省南海市农业生产资料服务公司实现两笔贷款,计2500万元。此间,在田积金的提议下,广东省南海市农业生产资料服务公司聘请谢本元、田积金等人为顾问,并于1992年6月至1993年7月间以顾问费等名义通过田积金转交谢本元贿赂款2.2万余元,田积金也以顾问费等名义收受该公司1.3万元。

    2.被告人田积金为帮助四川省都江堰市华夏钙制品总公司解决项目贷款中,再次找到谢本元,经田积金介绍,谢本元于1992年9月至12月间利用职务之便,为华夏钙制品总公司实现规模贷款290万元。在田积金的提议联系下,都江堰市华夏钙制品总公司聘请谢本元、田积金等人为顾问,于1993年1月至8月间,以顾问费的名义经田积金转交谢本元贿赂款1.2万元。田积金也以顾问费名义收受该公司1.2万元。

    田积金介绍贿赂一案,由我院侦查终结,并于1994年7月15日提起公诉,海淀法院1994年12月20日以(1994年)海刑初字第660号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人田积金犯介绍贿赂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

    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2001年12月,海淀法院审判委员会决定对本案再审。再审后认为,被告人田积金介绍贿赂之行为,可认为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依法不认定为犯罪。2001年12月30日判决如下:1.撤销(1994年)海刑初字第660号刑事判决书的第一项,即撤销对被告人田积金作出的犯介绍贿赂罪的判决。2.被告人田积金无罪。3.维持(1994年)海刑初字第660号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判决在案扣押的人民币2.5万元予以没收。

    我院认为,被告人田积金的行为构成介绍贿赂罪,应当定罪处罚,不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定为犯罪的情形。海淀法院再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依法提起抗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支持抗诉。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审理后认为,原审被告人田积金介绍贿赂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审法院再审依据本案的事实、证据,认定田积金的行为具有介绍贿赂性质正确,认定其所收取的顾问费在性质上属于非法所得,判令没收并无不当,综合全案,认定其行为属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依法不认定为犯罪亦正确。据此,于2002年7月3日裁定如下: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二、争议问题

    如何区分一般介绍贿赂行为与介绍贿赂罪?

    三、评析意见

    (一)处理本案的法律依据

    本案于1994年一审,2001年再审,2002年中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历时8年。其间涉及的法律及司法解释如下:

    1.1979年刑法第185条第3款: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或者介绍贿赂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2.1986年3月2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检察违法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对介绍贿赂案件的立案标准作了规定:向行贿、受贿双方介绍贿赂金额在人民币2000元以上,以及受贿、行贿,介绍实物折款达上述数额的。

    3.1997年刑法第392条第1款:向国家工作人员介绍贿赂,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4.1997年12月3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关于检察机关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中若干数额、数量标准的规定(试行)》对介绍贿赂罪的规定:介绍个人和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在1万元以上的;介绍单位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在10万元以上的,应予立案;介绍贿赂数额虽然不足上述标准,但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应予立案。

    5.1999年9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对介绍贿赂罪的立案标准是:介绍个人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在2万元以上的;介绍单位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数额在20万元以上的;介绍贿赂数额不满上述标准,但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为使行贿人获取非法利益而介绍贿赂的;3次以上或者为3人以上介绍贿赂的;向党政领导、司法工作人员、行政执法人员介绍贿赂的;致使国家或者社会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

    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能够作为本案处理依据的只能是1979年刑法和1986年3月2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检察违法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这是因为本案1994年一审后,田积金既未上诉,我院也未抗诉,判决生效。尽管海淀法院在2001年12月,对本案再审,但由于再审是适用审判监督程序,针对已经生效的判决进行的,所以,再审的法律依据仍然是1979年刑法和1986年3月24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检察违法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而不包括1997年刑法、1997年12月3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关于检察机关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中若干数额、数量标准的规定(试行)》、1999年9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颁布的《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

    (二)判定一般介绍贿赂行为与介绍贿赂罪的标准

    检法两院对田积金的行为系介绍贿赂不存争议,但该行为究竟系一般的介绍贿赂行为,还是构成介绍贿赂罪,则存有争议。这涉及到如何区分一般的介绍贿赂行为与介绍贿赂罪的界限问题。

    介绍贿赂,是指在行贿人与受贿人之间沟通关系、撮合条件,使贿赂行为得以实现的行为。

    判定介绍贿赂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必须综合考虑介绍贿赂的动机、手段、作用、后果等

。具体而言,应当考虑的因素包括:j

    (1)介绍贿赂行为对促进行贿受贿得以实现的作用。在实践中,介绍贿赂行为对行贿受贿的影响有所不同,有的行为人仅仅是在行贿人和受贿之间沟通行贿和受贿的意图,有的则作为中介在行贿受贿双方之间商谈具体条件,有的甚至传送作为贿赂的财物,表现出情节轻重和社会危害性大小的不同,是定罪量刑时必须考虑的因素,如果积极从中运作,对行贿受贿的实现起重要作用的,应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