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山东烟台女巨贪贪污挪用300万公费医疗款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宫伟,女,原烟台市芝罘区公费医疗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1963年出生,高级会计师。自1993年开始担任该委员会办公室会计、主管会计、副主任等职。在九年时间里,贪污挪用三百多万元的公费医疗款,并将上百万元公款划入与其丈夫合办的一家夫妻公司,大肆洗钱伪造盈利假象。11月18日,宫伟被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挪用公款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其丈夫于元英也因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有期徒刑。

    女副主任阔绰惊人

    烟台市芝罘区公费医疗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公费办)负责为全区离退休人员以及党政机关及学校拨付公费医疗金,每年动用的财政款可达上千万元。

    2000年,正在烟台市芝罘区公费办副主任位置上的宫伟,做出了一个让周围同事大为吃惊的举动,在当地民政局组织的一次慈善捐赠活动中,她一次就捐了二百件衣服。有的衣服还是崭新的。这样的捐衣行为以后还有两次,每次都是上百件。

    在同事们的眼中,宫伟的衣食住行都透着贵夫人气息,衣服多得令人心惊。而宫伟也不避讳别人的说三道四,她总是讲,她的老公是一家大公司老板,她花的钱都是老公挣的。而在每年的财务检查中,宫伟的账面也没有出现一丝问题。

    可是就在2004年初,宫伟被人举报到了烟台市芝罘区检察院。

    “去年8月,我们调查了宫伟自1996年担任公费办副主任的所有账目,找到上千张报销单据,对病人的姓名、日期、医院、住院号、金额等进行一一比对,终于找到了疑点。”据烟台市芝罘区检察院反贪二科办案人员介绍,“有些单据上显示,离退休人员竟然在同一天同时在三家医院住院报销,有的病人报销时早已死亡,有的单据住院号码排号到了上百万位,但实际去查只有十几万位。”反贪人员从这些单据中筛选可疑单据100多张,最后决定以烟台某医院开具的三张单据作为突破口。

    果然,该医院财务科称这三笔款医院根本没有收到,而公费办却已列支。银行方面则证实这三笔款全部通过银行提走了现金。最后,在该医院下属的一家社区服务站,反贪人员找到了开具这三张空白收据的一名会计。会计反映,宫伟曾找她索要过这三张空白单据。当晚,反贪人员立即对宫伟进行了传讯,在铁证面前,宫伟承认这三笔款14万多元是她贪污的。

    法庭智擒宫伟丈夫

    交代了三笔贪污账,宫伟却拒不交代其他问题。反贪人员在查证1997年的一张单据时,意外发现有一笔十万元的现金直接打到了一家名叫烟台中元胶业有限公司的账上。而这家公司正是宫伟丈夫于元英开办的。该公司账面显示,从1997年5月中元公司开业时起,有十多笔资金从公费办的银行账户直接或间接地打入该公司,其中最大的一笔30万元。连该公司的注册成立的资金50万元,都是从公费办挪用的。

    而于元英在此时却神秘失踪了。为了让这个关键人物露面,反贪人员一面暗中加紧追捕,一面暗施缓兵之计。从2004年8月立案至12月,检察机关表面上没有对宫伟的贪污行为再进行追查,反而对外放出风声,称检察机关已完成所有调查,此案即将判决。12月7日,烟台市芝罘区法院对宫伟贪污案进行了公开宣判,在开庭时,检察机关悄悄地在法庭内外布下了一张罗网。

    据烟台市芝罘区检察院反贪二科有关同志介绍,开庭当天上午,当宫伟被押进法庭时,他们注意到法庭最后一排的边角处,有一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在急切地向她张望,大家一眼就认出了这名男子正是于元英。

    据于元英交代,这家所谓的中元胶业有限公司,正是他们两人策划成立的夫妻公司。宫伟是唯一的股东,而这家公司根本没有挣到多少钱,利润基本上是从公费办账户上划过来的,共计一百多万元。这些钱除了买房、购车,还买了游艇,付了个人保险、偿付公司的租金等等。从于元英的口中,反贪人员还了解到另外一个隐秘的账户,在该账户上,60多万元的贪污款又浮出水面。

    多年研习造假之术

    宫伟本人就是一名高级会计,1993年11月调入公费办,1994年2月接任公费办会计,就开始了贪污的准备。她做假账、调账的手法可谓五花八门,平时自修研习,总结出一套颇具专业水平的“假账大全”。

    按照有关规定,一个单位基本账户只能设一个,可以提现金,辅助账户根据需要可以另外设立,但是不能提取现金。而宫伟为了逃避检查,先后在十家银行开设了多个账户,一个账户下面还设立两到三个分号,她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浑水摸鱼,提现金方便。据统计,宫某贪污公款三百多万中,有一百八十多万元都是直接在辅助账户中提取现金。

    宫伟的第二个手法是在各账户之间频繁倒钱,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把钱倒乱,不易发觉。1995年,她为了贪污40万元钱,先是从公费办在某银行南大街的账户中转款40万元到另一家银行的“预算外户”,接着又空调了一笔钱,把这笔账调平。为了掩护调的这笔账,她又从别的账户转来同等数额的款。为了贪污这笔钱,宫伟前后倒账七个月。

    除此之外,她还通过虚假平账、直接用转账支票转款到私人账户、伪造虚假单据、银行账多记少付然后再提取现金不入账、虚列支出等手法贪污公款。与此同时,她为夫妻公司在数家银行开办账户,方便贪污款项。而公司的这些黑账目,在案发后都被于元英销毁。为了查证这些假账、黑账,反贪人员对全市十几家银行和医院的两千本账目进行反复查询,重新形成了一本新的银行现金账,这才彻底揭开了宫伟的假账黑幕。

    一些医院参与造假

    宫伟手中的权力可谓巨大,她可以自主决定医院为离退休人员医疗结算的报销费用,医院无论结算多少,只要与她关系好,就可以多报,反正这笔钱都是由国家出。个别医院的财务人员便瞅准空子,给她提供方便,同时也给自己捞足好处。

    在烟台市芝罘区检察院对该市某医院的账目清查中,他们发现这家医院1994年至1998年住院费的报销数额很少,但以后连续4年住院费却大幅度上升,在核查中,他们发现后4年的许多报销单据虽是真的,但印章都是私刻的。经过调查,其中的二十多张单据都出自另外一家医院财务科科长李某之手。原来,在宫伟的要求

下,李某利用职务之便,将空白单据提供给宫伟,宫伟私刻了那家医院的印章,在单据上填上数字,直接伪造单据侵吞公款数十万元。而李某则在医院对公费办上报结算数额时故意多报上万元的结算金额,套出医疗金,然后做假账进行贪污,宫伟也不加审查。案发后,李某也被判刑。

新华网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