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幻想中500万大奖快速致富 小会计挪263万公款买彩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最近,江苏省海门市爆出了一条震惊全市的新闻。该市某局年仅35岁的女会计吴苇,在不到两年时间里,利用职务之便,采取擅自开现金支票提取单位银行存款,不入账或少入账以及制作假银行对账单等方法,挪用公款263万余元,用于私人购买彩票和借给其亲友经商等,直至案发,尚有127万余元未归还。

    2004年8月3日,海门市检察院以涉嫌挪用公款罪,决定将其逮捕。11月8日,海门市检察院以吴苇涉嫌挪用公款罪,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12月2日,吴苇被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

    ——纯系偶然的发现

    2004年7月20日上午,海门市某局总账会计冯元向现金会计吴苇催要今年6月份的银行对账单。说来也巧,此时正好有人到吴苇处报支费用。冯元发现吴苇抽屉里放着许多发票,就问她为什么不将这些发票及时入账,同时又继续向吴苇催要对账单。奇怪的是,吴苇始终未将对账单交给冯元。

    冯元多次催要账单未果,便直接到银行领取对账单。这一去,真让他吓了一跳。冯元发现局里在银行账上仅剩下1.6万余元。冯元惊呆了,自己单位的账上竟然短缺钱款高达100多万。

    不一会儿,心怀鬼胎的吴苇也赶到了银行,她发现自己的问题露了馅后,就苦苦哀求同事不要将此事告诉领导,当即遭到了冯元的拒绝。为防不测,冯元把吴苇一起带回了办公室,并把情况向科长作了汇报。财务科长随即与冯元一起核对账目,并与吴苇结账,经过一下午紧张工作,他们确认单位银行账面余额与实际余额的差距有119万多元,而且单位资金短缺与吴苇挪用公款有着直接的关系。他们接着就向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但公安机关认为,吴苇是国家工作人员,因此吴苇案件不属他们处理范围。于是,海门市农林局又向海门市检察院报了案。

    海门市检察院迅速行动,当晚,吴苇就被“请进”了检察院,面对检察官的讯问,她开口交代了一个历时近两年的犯罪事实。

    ——幻想中上500万

    原来,吴苇在2002年10月至2004年7月期间,利用局现金会计的职务之便,从银行多提取资金、单位少入账共6笔,挪用资金人民币5万元;从银行提取资金,单位未入账共62笔,挪用资金人民币257万余元。此外,她还挪用库存现金共5笔,共计人民币7694.21元。这些钱,除了已经归还135万余元外,在尚未归还的钱中,有70多万用于购买足球彩票和体育彩票,有30多万用于给丈夫经商做生意,还有9万多挪用给表妹做灯具生意,其余的用于个人和家庭生活。

    俗话说,夫唱妇随。吴苇从1992年与丈夫结婚后,就一心支持丈夫做生意。可丈夫经营的糖烟酒批发、饭店以及灯具批发等生意,几年里都以亏本而告终。事业无成,债主逼门,心灰意冷的丈夫渐渐地对足球彩票和体育彩票发生了兴趣,幻想中上个500万大奖,彻底改变命运。

    吴苇也感到买彩票不失为一个致富捷径。开始,夫妻俩还是小额购买彩票,几元、几十元乃至几百元不等,但中奖概率很低。吴苇觉得如此下去,何年何月才能有出头之日?于是就动起了挪用公款的脑筋。

    2002年10月,吴苇看丈夫成天无所事事,就想让他再出去做生意。于是她就从局里账户上将39万元资金转到了海门镇一经营部的账上,准备供丈夫到广州做灯具生意用,后来生意没做成,吴苇就将其中30万元于当年10月18日又解到局里账户上,还有9万元一次性都购买了足球彩票。

    从那以后,海门市多个彩票销售点,都留下了她的足迹。因是常客,在有些销售点,吴苇甚至能欠款购买彩票。为了碰运气,吴苇有时还乘车,赶到几十公里外的南通市彩票销售点购买彩票。

    ——内心从未平静过

    被彩票套牢了的吴苇,她的内心从来都没有平静过。她说:“我一次次满怀希望地购买彩票,一次次地失败,但仍认为下一次也许会中奖。到最后,我买彩票不是希望能中大奖发大财,而是希望只要能把单位账上的巨大窟窿填平就行。”

    为使自己挪用公款的行为不被别人发觉,吴苇利用单位领导对她的信任,决定利用银行对账单不盖章的漏洞和自己懂电脑的优势,伪造银行对账单。她从市场上买来了与单位开户银行对账单相一致的穿孔打印纸,设计成与银行对账单相一致的表格,伪造数据,并将虚假的对账单交给单位。当单位需要使用资金而银行存款不够时,就想法向朋友借款和向银行贷款来确保资金往来运转。

    据同事反映,吴苇购买彩票时一掷千金,一次就能买上几千几万元,可自己身上却没有几件值钱的衣服,也没买过几件像样的首饰。为买彩票她挪用了那么多的公款,且极有可能随时被发现,可她在单位却照样不露声色。

    这个在预审阶段表情麻木,滴泪未落的女人,每次在看守所里谈起父母恩、女儿情时却泪水满面,她曾这样写道:原来美好的一切都在那一刻破灭了。我祈求上天把我失去的全部都还给我,可一切的一切都已离我远去。

检察日报·徐德高 施益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