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自然科学基金会会计贪污公款续:贪2亿只为情人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财务局经费管理处会计卞中贪污、挪用公款一案,是北京市法院近年来审理的涉案金额最大的一起贪污、挪用公款案。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会计,何以张开鲸吞之口大肆贪污挪用公款两亿多元?他贪污、挪用的公款去向何方?

  两亿元公款粉饰男人“面子”

  2004年11月9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轰动京城的小会计卞中贪污、挪用公款案作出判决,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一审判处被告人卞中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心情抑郁他活在自卑和自尊之间

  卞中出生在北京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他的父亲是我国一位贡献卓著的科学家,母亲是某科学院的研究员。卞中在家里排行老小,哥哥姐姐从小都非常优秀,姐姐大学毕业后很快成为单位里的骨干,哥哥在加拿大一所名牌大学工作。而卞中却只是在北京第一商业局干部学校读了一个大专。1992年7月,已经29岁的卞中毕业后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当了个会计,这让卞中也感到了深深的自卑。

  更让卞中苦恼的是他的情感生活。因为其貌不扬、收入不高,亲戚朋友托了很多人给他介绍对象,却都杳如黄鹤,他苦恼得常常夜不能寐,后来干脆落下了个神经性失眠的毛病。由于长期心理抑郁,还没来得及接触女人的卞中却对女人丧失兴趣。

  作为一个事业平平、又有性功能障碍的男人,卞中内心的痛苦无人知晓。为了缓解郁闷和痛苦,他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本职工作中。卞中天资聪颖,脑子好使,对本职业务颇为钻研,他认真的态度和老好人的性格受到了领导和同事的肯定。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是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全国各科研单位的研究项目上报到基金会后,基金会组织专家评审,评审合格后给科研单位划拨经费,这些钱都是国家财政部下拨的。在向这些科研单位拨款的过程中,有的拨款因为账号错误、研究项目撤销或者地址有误,拨出去的款又被退回来,卞中负责“退汇重拨”业务,手中管着这些钱,重新核实后再次拨款。这些退回来的钱趴在基金会的账上,只有卞中自己知道,他暗地操控着约有200万元的“退汇重拨”款。

  初识爱情在情人那里做了回男人

  为了表现自己的才华,自卑的卞中在单位里时常寻找着机会。机会终于来了!1995年基金会的财务人员参加全国会计师统一考试,只有卞中一人顺利过关,这让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刮目相看,卞中的桃花运也随之而来。基金会直属的机关服务中心会计姚琴找卞中帮助她复习功课,准备迎接1996年的考试,卞中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卞中满口答应帮助姚琴,不仅因为他觉得这是展示自己能力与才华的大好机会,还在于姚琴是个仪态万方的成熟女人,她虽然比卞中大3岁,但长相标致身材娇好,在单位里人缘也不错,卞中对她倾慕已久。

  从1996年4月起,姚琴每周两次到卞中家里请卞中辅导功课,他俩慢慢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姚琴是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为了对卞中表示感谢,见卞中穿得邋遢,她就拽着卞中出去给他买来合体的衣服;见卞中住的房子窝窝囊囊,姚琴给他收拾得窗明几净。每次来补习功课,姚琴经常下厨房为卞中做一顿可口的饭菜。这让年过三十的卞中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情,和姚琴在一起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他希望这种快乐能够永远。

  姚琴拥有自己的家庭,但丈夫忙于工作很少跟她交流,使她多少有些落寞。她偶尔通过卞中智慧的火花看到了他的聪明,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后,她越来越怜惜和喜欢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

  在卞中的倾力帮助下,姚琴终于如愿以偿地通过了1996年全国会计师资格考试。之后,姚琴为了感谢卞中,特意下厨为卞中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三杯酒下肚,心旌摇动的卞中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一把将姚琴抱住……

  从来没尝过爱情滋味的卞中成功地在姚琴那里做了一回男人,此后姚琴的影子再也无法在卞中心头抹去。偶尔红杏出墙的姚琴却认为自己有家有孩子不该这样,她开始有意疏远卞中。

  借花献佛贪污挪用公款笼络情人

  一个既无财又无貌的小会计,拿什么来笼络自己的情人呢!卞中想到了他控制下的“退汇重拨款”。

  为了博得姚琴的欢心,卞中非常神秘地对姚琴吹嘘自己手头有一大笔巨款。他对姚琴说,他的一个朋友过去是做投资生意的,曾经集资了一大笔钱,还没来得及动用这笔钱,这个朋友就出车祸死了,如今这笔钱就在他的账号上。有了这笔钱,他就是国内首富了。

  为了表明自己的“国内首富”身份,为了在姚琴和她的家人面前撑“面子”,卞中决定送一笔钱给姚琴,他让姚琴找个账户,要给她划拨一笔钱过去。姚琴就找到自己的哥哥姚剑,姚剑很快把一个上海的账号告诉了卞中,卞中随即把137万元转到了那个账户上。

  其实,在与姚琴成为情人之前,卞中已经在怎样利用手中权力敛财上动过歪脑筋。1995年6月,卞中跟同学陶某聊天时吹大话称自己能搞到巨款。陶某当时正做生意,有个很好的项目正有很大的资金缺口,听说卞中有几千万元闲置资金可以拆借,马上向卞中提出,如能搞到1千万元借款,他的公司可以出高利息借贷。

  本来是吹牛的事情,没想到他的同学当真了。这下卞中为难了,虽然他掌握着单位里数亿元的资金划拨,但那是公款,再说他自己一个人也倒腾不出来。卞中无奈之下动起了歪点子,他跟负责存款业务的出纳吴峰商量私下将款借出去。同年8月,由吴峰偷盖公章、开支票,卞中办理具体手续,擅自把1000万元资金打到某银行,然后几经周折打到了陶某公司的账户上。这笔钱“体外循环”了两年多,直到1998年4月才回到基金委的账户上,给卞中带来了294.5万元的丰厚“利息”。

  拿到这笔巨额利息后,吴峰非常害怕,他把这笔现金放在办公室的保险柜里,以备东窗事发后拿出来顶罪。几年后,因为他们单位被诈骗,他俩担心这笔巨款,又把现金转移到卞中家。当上副处长后,吴峰仍多次对卞中说:“这钱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你千万不要动。”卞中出事后,吴峰主动投案自首,因此只被判了8年有期徒刑。但吴峰不知道,卞中和姚琴暗渡陈仓之后,也把这笔钱暗渡陈仓了。

  铤而走险2.2亿元公款打造尊严

  为了稳固和姚琴的关系,在姚琴家人面前显示他的“国内首富”派头,撑起自己的面子,卞中开始疯狂地贪污、挪用公款。

  为了讨得姚琴的欢心,卞中除了给她买名贵首饰、送豪华住宅和轿车之外,还接二连三地将巨额公款挪用给姚琴的哥哥姚剑使用。对于拥有美籍华人身份回国创业的姚剑而言,成立属于自己的公司开创一番事业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卞中的出现使他看到了机会。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提供的《卞中挪用公款情况》中,列举了26项挪用公款的情况,其中有10项是挪用到了姚剑的东方旭阳公司,最大的一笔是6000万元,总额超过1亿元。

  如此这般,卞中利用自己掌管专项资金下拨的权

力,采用虚构拨款事实,伪造财务、银行对账单,削减拨款金额等手段,涉嫌贪污、挪用公款共计2.2亿余元。他的职务犯罪行为从1995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