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蛀虫”贪污挪用公款200多万 国企两副总被严惩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几乎是异口同声,她和他都说,成立新公司是为了给员工谋福利。但这样的理由在充足的证据面前,显得不堪一击。原上海市农工商房产经营公司副总经理赵佩琴和沈咏,在近10年时间里,将公司业务回扣悄悄划入自己开设的私营公司,至案发时已贪污挪用公款达200多万元。昨天下午,两人分别被上海市二中院以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和6年,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和5万元。

    据查证,1994年3月至6月间,两人用签订虚假中介咨询服务协议书等手段,先后将农工商房产公司的39.5万元公款解入私营企业上海浦升咨询公司银行账户予以侵吞;赵佩琴于1994年2月至1996年7月间,单独以签订虚假协议书、编造虚假理由、制作虚假凭证和开具阴阳支票等手法,先后将农工商房产公司公款共计160余万元解入浦升咨询公司和立鼎商务有限公司账户中予以侵吞;此外,沈咏还在1993年12月间,擅自将农工商房产公司公款20.8万元,用于浦升咨询公司的注册验资。

    经有关证据证实,浦升公司和立鼎商务公司均是由赵、沈二人以其亲属个人名义私自设立的公司,该公司由两被告人实际控制并操作。

    媒体对话

    沈咏:当初没想到违法

    戴着金丝边眼镜,今年44岁的沈咏耳际已经有了白发。多年的领导生涯,练就了他敏捷的思维和善辩的口才。看守所内,隔着铁窗,沈咏面对着记者,目光有些躲闪。

    记者:当初为何会想到要通过签订虚假中介咨询服务合同的方式,收取回扣?

    沈咏:1994年是上海房地产市场刚开始发展的时候,很多合作单位会给咨询费。这笔费用不是名份上一定要返还的,不拿就等于放弃。

    记者:那拿了之后,这笔钱应该划入哪里?

    沈咏:(迟疑)应该划入农工商房产经营公司。

    记者:那最后又为何划入了你们自己经营的公司?

    沈咏:因为当时房产业务人员都有奖励,而行政人员却没有,所以我们想拿那些钱给员工谋福利。

    记者:你现在后悔吗?

    沈咏:当初成立公司时,的确没有想到违法。儿子明年要参加高考了,对孩子影响很大,但我也没办法了……(沉默)

    记者:你如何看待和你共事十几年的赵佩琴?

    沈咏:她很不容易,财务管理、资金运作上都能胜任,是个女强人。

    案犯自述

    赵佩琴:我愿意承担责任

    齐耳短发,穿着朴素,55岁的赵佩琴常年从事财务工作,异常清瘦。面对着铁窗和手铐,一直铁腕的女强人露出了女性本能的脆弱。未语,泪先流。

    1968年,我到了农场。8年后到了农场局,做财务。1992年,房地产市场开始启动,领导找我谈话,让我去挑那副担子。我犹豫了一下,想到那是上级对我的信任,就决定去了。房产公司刚成立时是一张白纸,工资不高,业务也没有,直到1997年才开始有起色,且越来越好,员工基本年薪都有10万元。(语气中露出一丝骄傲)

    浦升公司最初是以我亲戚的名义注册的,注册资金都是由农工商房产经营公司出的,注册完就还回去了。浦升公司实际没有过经营业务,都是划入咨询费,这些钱由我负责管理和分配,最初真的是想用于员工福利的。

    女儿28岁了。这些年房产市场太热,我忙于工作,根本顾不上她,但她很理解我。我愿意承担责任,没办法后悔了。(哭泣)

    检察官点评

    检察官:聪明反被聪明误

    从最初一封简单的举报信,到最终的贪污大案,静安检察院反贪局功不可没。国营企业资产流失严重,几乎已经处于歇业状态,而公司的两名副总经理却接连跳槽到了另一家民营企业,年薪40、50万元,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经过周密查证,检察官发现,两人所谓的为员工谋福利只是一种迷惑方式,实际就是为了敛财。上级领导根本不知道浦升公司的存在,多数员工也不知道,知道的也以为是公司的业务单位,根本没想到是两人私营的。两人将贪污的公款大都用于购买房产和家具电器等物品。

    检察官表示,80年代的贪污方式主要为开具阴阳发票、从联营企业拿工资,到90年代就变为一对一的受贿,发展到现在就成了国企经营者开设私营公司,将国企利润转移。他们最初都自以为规避了法律,但不管手段如何隐蔽,最终都会'聪明反被聪明误',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新闻晨报·沈凤丽 梁宗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