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郑州挖出千万巨贪:收钱收到麻木送红包需要排队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一封仅有4行字的匿名举报信进入检察官的视线后,办案干警历经半年时间,行程一万多公里,查访全国九省、市万余当事人,完成案件卷宗近四千页。铁证合围,终于将隐藏很深的千万巨贪拎出曝光,这就是郑州市中原区检察院查处的郑州市电业局物资公司经理李明学特大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该案目前正在由郑州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是极受社会关注的2004年河南省首例区级检察院侦破的千万元巨贪大案。
  
  郑州挖出千万巨贪
  
  2004年春节前夕,一封匿名举报信摆在了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检察院代检察长李伟杰的办公桌上。举报信只有4行字,大致内容如下:郑州市电业局物资公司经理李明学在采购物资当中收礼吃回扣,还设立小金库,伙同小金库管理人员杨某和白某贪污小金库中的公款。
  
  这封举报信有多大价值?曾在河南省检察院反贪局工作多年的李伟杰分析:电力系统是国家专营企业,没有竞争对手,权力很大,社会上戏称之为“电老虎”,而作为郑州市电业局的物资公司,担负着全市电力系统的物资采购工作,每年要采购数亿元的电力物资,由此看来,手上这封举报信尽管简单,但具有一定的初查价值。
  
  此后,检察院干警经调查银行资料和到房管局落实,李明学家有银行存款100多万,有3套住房,加在一起一二百万,远远超出了一个工薪家庭的收入情况,这样看来,举报信中的事实,并非无中生有,李明学存在经济犯罪的重大嫌疑。
  
  李明学被控 搜查却出人意料
  
  正月十三,也就是2月3日,案件线索正式由中原区检察院控申科移交本院反贪局,成立了专案组,全力调查此案。
  
  专案组在将李明学控制后,调取物资公司小金库会计资料,发现只有本月账目,以往账目荡然无存。询问李明学,李一问三不知。在此情况下,小金库会计杨某和白某的继任、现任小金库管理人王某被传到案。
  
  经几人回忆,李明学不时地从小金库支取现金,有时10万,有时20万,李说是给职工发福利,或者给上级领导送礼……取钱时他从不打条,到月底跟会计兑账时减掉这笔支出,就将账目销毁了。因为无账可查,几人说法不一,只有一笔67.6万元,因数额较大,会计记得比较准确。这笔钱是2002年2月份,重庆某公司跟物资公司签订了一份一千万元的变压器合同,由于对方没有按期履行合同,需支付技术咨询费和供货延期的罚款共计72万元,这笔钱如果汇入物资公司账户,物资公司需支付17%的增值税,因此李明学让财务人员找了一个开具发票的公司账户,允许人家收取低于10%的税费,把这笔钱汇入该公司,钱到账以后,李明学和财务人员一起将这笔钱取出,扣除税差还有67.6万元。提出这笔现金后,先在小金库中存了一段,然后李明学让财务人员把钱交给他。
  
  对于这笔款项,李明学最终承认,自己安排人找了两个身份证存了起来;隔了一段时间,又把存折换成自己的名字。这笔钱至今自己还存着。
  
  从2002年2月至今,两年之久了,其间小金库会计换人,无人再追究这笔款项,李明学也再未向任何人提起过。这钱还是公款吗?李明学再怎么狡辩,也难以自圆其说了。
  
  有了这一突破,中原区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李明学正式立案刑拘并立即对李明学办公室和住处进行搜查。2月5日,侦查人员在两处搜查,除股票外,仅搜得存折、存单14万余元和2万余元现金。这与初查时获知李家存款100余万元的数额有10倍差距。巨额存款去了哪里?
  
  传讯张海英 爆出一个惊人数字
  
  在李家搜查时,尽管收获不大,但干警张丽君发现了一个疑点:李明学妻子张海英的手提袋拉链开着,其中空无一物;首饰袋散落在地上,也是空的。这引起了她的注意。张丽君推断:有贵重东西刚刚被匆忙转移。
  
  传讯张海英,经过侦查人员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她终于承认了转移赃款600余万元,爆出了一个让侦查人员震惊的数字。
  
  据张海英交代,2月4日晚,李明学的司机任庆新给她打电话,说李明学可能出事了,要她把家中的贵重物品收拾一下,把东西转移。她把家中存款、存折找出,缝进一个巴掌大的花布包内。次日一早,她把花布包交给了任庆新。
  
  根据供述,侦查人员来到任庆新一个亲戚家将花布包查获,内有存折、存单共计49份,人民币49.7万余元,国债97万元,美金2.2万余元,欧元7600元,合计600余万元。
  
  2月6日,检察机关以涉嫌构成贪污共犯将张海英补充立案侦查,同时追查任庆新为何要帮助张海英转移赃款。经过几个会合的较量,任庆新供称:自己转移赃款是受彭家立指使。彭家立是郑州市电业局副局长,李明学的直接主管领导。
  
  侦查人员提取赃款以后,发现一个新的问题:提取的这些存折、存单,不包括初查时在银行调取的那些存款。这说明一个问题:李家的存款不止这些。
  
  侦查人员回到看守所继续进行突审。眼看瞒不住了,张海英只好如实交代:另有一部分赃款藏在自己父母家,是以前放在那里的。侦查人员到张海英父母家,将张的母亲缝在棉被和破棉裤中的15张存单起获,共计157.8万元。
  
  至此,侦查人员已提取赃款近1000万元,李明学涉嫌特大经济犯罪,已经毫无疑问。
  
  经多次交锋 李明学全线崩溃
  
  从李明学被监控,他一直在负隅顽抗,而且态度极为恶劣。2月6日,讯问人员做完笔录让他签字时,他竟然抓过笔录撕得粉碎。
  
  与此同时,经过侦查人员耐心的说服教育,张海英已同意与检察机关配合。她主动要求给丈夫写信对其规劝。信里面写有劝丈夫坦白从宽的内容,有关于他们的女儿,有对未来生活的展望,最后还写道:“明学,我一定等你回来。”这封信通过侦查人员到了李明学的手中。或许,特殊的环境,特殊的语言,发挥了特殊的作用。李明学看完信,已成泪人。他仔细地把信折起来,装进口袋,抬起头道:“检察官,我不想再顽抗了,我说。”
  
  李明学犯罪时间跨度长、次数多,涉及近百家单位,人员遍布全国各地。2月13日,专案组的取证工作全面开始。在此期间,李明学的态度出现过反复,一方面,他希望通过自己的交代,能够减少罪行;另一方面,觉得自己交代了这么多,罪行这么严重,又感到心灰意冷。为了稳定他的情绪,侦查人员向他透露家人的信息:他的女儿学习成绩很好,最近一次考试在班里名列前茅;他妻子跟检察人员很配合,不久有望出去;检察机关对他家里的老人也给与了相当照顾……得到这些信息,李明学的心态逐渐平复,再一次陆续交代受贿问题。
  
  取证组根据李明学的交代,在陆续完成了本地的取证任务后,从3月份开始,干警辗转江苏、浙江、山东、辽宁、陕西、湖北、重庆、上海、广东9省市,行程万余公里,向近百家单位调查取证。几个月中,侦查人员查阅会计账册凭证上万册,制作询问笔录四百余份。
  
  排队送红包 一次招标就收几万元
  
  1967年,李明学出

生在武陟县农村,家境贫寒,他5岁的时候,第一次坐家乡的小拖拉机来到郑州,看到一个清洁工人扫完大街,把扫帚放进手推车内,心里非常羡慕,心想有朝一日自己能混到这一步,就心满意足了。从此他刻苦学习,发誓要走出农村,实现城市梦。1987年,他考取了吉林工业大学管理学院物资管理专业。大学期间,由于家境困难,他倒卖过人参,不仅供自己上学,还给家里寄钱。他的经营头脑,在那时已经展露。毕业以后,他被分配到郑州市电业局物资公司,先做业务员,后来做到了公司里主持工作的副经理、经理。
  
  据李明学交代,他的权力一天天变大,早忘了少年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