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欠下赌债1900万元 赌场“表哥”竟挪公款还赌债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一年多时间里,从小赌到大赌,从自己参赌到请“枪手”帮赌,从到处借高利贷到染指公款,某集团物资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副经理郑建前后累计欠下赌债1900万元。为还赌债他挪用公款824万元。经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检察院侦查,成都市检察院提起公诉,郑建于今年8月13日被成都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关于本案

    郑建在赌场上被赌客送了一个绰号——“表哥”,意思是“送钱的人”。郑建赌技虽差,但在赌场却有很高的信誉度,因为他无论借下多少高利贷,都会用公款如数“按期归还”。

    今年43岁的郑建,2000年3月开始任某集团厦门物资公司副总经理、第一材料厂副厂长等职,2002年11月起任该集团成都分公司副经理。在同事的眼里,尽管郑建性格较为内向,但在事业上也算是有成的。

    2003年8月下旬,有关部门突然接到郑建所在单位负责人报案:郑建自8月8日以收款为由外出后至今未归,涉嫌贪污公款700多万元。

    案件随后被迅速移送到成都市金牛区检察院,该院随即组织反贪侦查员分析案情,并进行了走访、摸排工作,但案情没有重大进展。

    8月底的一天,侦查人员获悉一重要线索,得知郑建已逃到天津。办案人员于是在8月28日赶赴天津,在天津警方的协助下将其抓获。办案人员发现,郑建利用假身份证办理的两张银行卡里尚存有20多万元存款,当即予以冻结。

    郑建被押解回成都后,在审讯室里起初还镇定自若。在见到办案人员向其展示了多组证据后,他终于放弃了仅存的一丝侥幸心理,交代了自己的所有犯罪事实。痛哭流涕中,他却将自己滑进赌博深渊、染指公款的起因,都归结于“老婆不忠”。

    在赌场找回了“自尊”

    郑建17岁参加工作,因工作表现好被单位一步步提拔为中层干部。2000年他到厦门担任物资公司副总经理。由于工作原因,他长时间居住在厦门。而妻子却留守成都,夫妇因此分居。一次郑建从厦门回到成都,发现了妻子移情别恋的事实。他心中十分气愤,就与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

    过了一段时间,郑建被公司调回了成都。眼见孩子只有10岁,再加上其他原因,2002年,郑建又与前妻复婚了。但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复婚后不久,他发现妻子与她的“男友”仍在继续往来。

    性格内向的郑建,为让妻子和“男友”断绝来往,没少动脑筋。但他想尽办法、用尽了手段,也无法让妻子斩断这份“情缘”。对于郑建来说,家已经是一个冷冰冰的“铁屋子”,对他没有丝毫温暖可言。从那时候起,郑建就开始彻夜不归,与朋友在外玩通宵、借酒消愁,还不时参加一些小赌博。麻将、纸牌渐渐成为了郑建的“好朋友”,酒场上的热闹欢悦,赌场上的肆意放纵,似乎也让他找回了一些“自尊”。

    母亲贴上了养老金

    2002年下半年,郑建与妻子的关系越闹越僵。家庭里得不到温暖,他就将更多的时间消磨在赌场上。郑建的大方、阔绰为他“赢”得了不少社会朋友。几个长期在赌场混的人知道郑建当上了成都分公司副经理,于是拉他到大赌场里豪赌。就这样,郑建慢慢陷了进去。

    仅仅一个月时间,郑建输掉了家中几十万元存款。赌徒总希望能在下一把牌中翻盘,郑建也是一样。在其他人怂恿下,他在赌场借了80万元高利贷,但很快也输光了。

    赌场的高利贷利息是每天2分,借1万元每天的利息就是200元。郑建深怕利息越滚越多还不清。为了还钱,他把与妻子复婚后花54万元购买、装修又花了10多万元的商品房,以38万元的低价处理了。但是钱的缺口仍然相差很大,他不得不将赌钱一事告诉了母亲和哥哥、姐姐。一家人对此着急万分,他们怒其不争,但又不能不帮这个“败家子”。年老的母亲从本就不多的养老金中拿出了几万;姐姐到处奔走借来了20万元,哥哥又筹到10万元,全部交给郑建填进了高利贷的窟窿里。

    看见家人遭受自己如此牵累,郑建的良心上确实过不去了。一时间他认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当着母亲、哥姐、妻子等家人下跪,痛哭流涕地表明自己戒赌的决心。在随后两个月里,他确实也没再去赌博,与妻子的关系也有所缓和。

    请来“枪手”帮他赌

    2003年年初,过去拉郑建进赌场的几名朋友又来找郑建,告诉他可以请“赌场枪手”帮他把输掉的钱赢回来。郑建听后心动了,因为他原本就对输掉几十万元耿耿于怀,一心想把钱赢回来。闻听有这种“好事”,他把对家人的誓言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恳请朋友一定为他介绍一位赌技高超的“枪手”。几经打听,一位朋友给他介绍了个名叫“亮哥”的人。“亮哥”以前专靠帮别人赌博分成为生,但是此时他已洗手不干了。郑建翻本心切,央求朋友想方设法劝说,并给出了极其优厚的条件:赌资全部由郑建出,输赢三七开,“枪手”占三成,郑建占七成,终于请动“亮哥”再次出山。

    郑建知道家中存款所剩无几。为翻本,他又在赌场借了上百万高利贷作为赌资。还是老规矩,高利贷利息为每天两分。没想到,郑建并没能“扭转乾坤”,而是仍然走着“背”字。“亮哥”不但没能帮郑建翻身,反把他借的高利贷全输光了。虽然事先约定输赢三七开,但实际上输的钱都是郑建借的高利贷。走投无路的郑建,开始打起了公款的主意。

    一晚豪赌输掉170万

    机会来了。郑建所在的成都分公司与成都某集团签了一笔购销9000吨钢材的合同,他具体负责经办这笔业务。于是在向该集团预付了2000万元钢材款后,他代表自己所在的分公司要求该集团尽快提供这批钢材,而此时该集团正好遇上钢材短缺。郑建约见该集团老总,说自己有关系可以弄到钢材。对方老总相信了,并答应按他要求,从郑建所在公司预付的2000万元钢材款中转了100万元到郑建指定的账户上。

    这笔钱随后被郑建提取并用于赌博。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撕开这条口子后,郑建便一发不可收拾了。郑建在赌场上输多赢少,欠下的高利贷越来越多。他便多次利用与该集团的业务关系,在半年时间里套走了高达500万元的公款。

    郑建参与的赌博方式很多,有麻将、赌球、扑克等等,但让郑建输钱最多的却是一种俗名叫“抬车玩儿”的扑克游戏。他自己交代说:“抬车玩儿”,是用扑克牌进行游戏,斗不下去时就看牌面剩下多少点数,每点3000元。“抬车玩儿”是赌场上赢钱最快的一种方式,但对郑建来说,却是输钱输得最快最多的一种方式。他曾在一个晚上就输掉公款170万元。

    郑建赌技很差,他很有自知之明,所以从不亲自参与“抬车玩儿”,而是请“枪手”帮忙。当然这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