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李真遗言首度被披露 曾经恨官员送礼到极点(图)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李真曾经给自己设定了成为“封疆大吏”和“政府阁员”的梦想,而在一年前,他和他的梦想分道扬镳,阴阳两界。
  
  李真案使人们对权力以及如何行使权力产生了长时间的思考,在十六届四中全会刚刚闭幕之际,有人认为这本书非常及时,对各级党政官员深刻领会四中全会精神有巨大帮助。
  
  中央纪委前副书记,有反腐“铁娘子”之称,同时也是李真专案组组长的刘丽英在给此书写的序言中说:
  
  “通过揭露腐败分子李真的犯罪始末及给党和人民带来的极大危害,剖析贪官的心理变化过程,剥去贪官灵魂的伪装,并以莫贪、拒贪、防贪、反贪、惩贪、悔贪、戒贪的主线贯穿,体现了腐败必被惩、正义最终战胜邪恶的必然规律。”
  
  新华社河北分社记者,同时也是《对话》作者的乔云华说,“看到这本书的官员无一不向我讲述心灵受到的震撼,他们希望每个党员干部都读读,有人还把书给爱人看,有人没有书,就复印了10多本,给身边的官员读。”
  
  而乔云华却没有勇气读完自己写的《对话》,“采访很痛苦,写作很痛苦,整理很痛苦,一眨眼,李真就跳到我面前,而他其实已经走了将近一年!”
  
  李真失去自由后,没有任何朋友理他,在李真被执行死刑之前,只有乔云华和他进行了十多次对话,最长9个小时,最短4个小时,在李真看来,这个“乔记者”是离他心灵最近的人。
  
  2004年4月4日,清明节,乔云华来到河北某市殡仪馆“看望”李真,除了家人,没有人来“凭吊”这个曾经在河北政坛叱咤风云的“第一秘”.
  
  骨灰盒存放室内,寂静而阴冷,李真的灵位牌上没有名字,只在骨灰盒上有两行火柴头大小的字:“姓名:李真,编号:6199.”
  
  “这是唐山市殡仪馆填写的。”李真的家人说。闪过灵位牌,骨灰盒正中是李真的照片,系着红色领带,头发黝黑蓬松,面庞白皙,略带微笑。“不敢写也不想写他的名字,怕惹麻烦,不要说写,一说是他,有个公墓连骨灰盒都不让放。”家人说。
  
  乔云华在写作过程中多次梦见李真,李真指责他,为什么答应把书弄出来却没有弄,“当时李真戴着脚镣,哐——哐——哐,走过来。”
  
  如果李真就这样走了,将仅以恶名传于后世,和其他贪官并无不同,而李真走之前却留下了和乔云华的对话实录,他求记者告诉别人不要步他的后尘,保佑他的儿子不要迷恋权力。
  
  如果李真的“遗言”能够起到警醒世人的作用,这也便是李真留给后世的最后“遗产”了。
  
  《瞭望东方周刊》就此对话实录采访了乔云华。
  
  刘丽英:建议广大干部认真读一读
  
  《瞭望东方周刊》:中国自古贪官无数,而直到今天好像还没有人这样描述过贪官的心理变化,你为什么做这样的工作?
  
  乔云华:我之所以和李真对话,并将这些对话告诉人们,原因在于我曾经写过一篇报道《李真灵魂毁灭探访录》,这个报道引起的反响超出我的想像。我曾经揭露过的一个官员,在监狱中看到了这个报道后给我写了一封信。
  
  “如果我早看到这个报道,就不会走到今天。”他的这句话让我很受触动。这时我还遇到了中央纪委原副书记刘丽英,她说,过去,我们办案把人惩办了就完了,但工作其实只完成了一半,另一半是要挖掘出对其他人有警示意义的东西。是刘丽英同志鼓励了我。《对话》出来后,刘丽英同志说,建议广大干部认真读一读。
  
  另一个因素是,我作为记者参加了给我写信的那位犯人的庭审,他的爱人也去了,当场晕倒在法庭,而她生完孩子还不到一个月。我感觉整个内心都在翻滚,一夜未眠。我感到非常的焦灼不安,于是我下决心写李真。
  
  《瞭望东方周刊》:李真说你是离他心灵最近的人,你在这个“最近”的地方看到了什么?
  
  乔云华:他说我是离他心灵最近的人,我认为是对的,从要“出事”开始,他就发现自己没有朋友了,而我没有把他当作一个妖魔,一个罪犯,彼此都视对方为非常平等的人。
  
  在我最初和他接近的时候,他是希望通过我把他要说的话传给儿子,而后来,当我真正进入他内心深处以后,他感到,即使不告诉家人,我们的谈话也是一种思考,他觉得过去没有时间思考,我的采访能够让他思考。
  
  到后来,他一见到我,就希望和我拉手,希望通过我们的对话让更多的干部找一找自己身上有没有他的影子,他很真诚地告诉别人,不要步他后尘。
  
  发现官员良知是很大的课题
  
  《瞭望东方周刊》:我相信,每个人看了这个对话录后都会有自己的思考,即使普通的公民也会受到震撼,那么作为作者的你呢?
  
  乔云华:在采访中,我曾多次掉泪,内心受到了震撼,比如他希望我告诉他的儿子:爸爸因贪,早早地……最好不要做官……你将来就是掏粪、要饭,也不要、不要贪呀……钱、权都不能带来快乐……一路走好……
  
  另一方面,就像刘丽英同志所说,广大干部都要看看李真的话,他每次哭泣都是因为他的家庭,如果每个人在自己说话做事的时候,想到对家庭负责,他就会谨慎多了。但
  
  是,人们往往平时不思考,进了监狱才去想补偿。
  
  《瞭望东方周刊》:其实,贪官也是人,也有善良的一面,那么李真善良的一面你怎么看?
  
  乔云华:下岗工人、无助的弱者都被他帮助过,为什么呢?因为他的父母都是老干部,他的善良来自于家庭的教育。
  
  其实,许多贪官,他不是没有良知,而是没有被发现,很多贪官进了监狱,舆论就一边倒地攻击和指责,我们应该善于发现贪官的良知,如果他周围的人在他良知苏醒时及时劝说,他也就不会毁灭。发现贪官良知并探讨他毁灭的原因是留给我们的大课题。
  
  高压线一定要“带电”
  
  《瞭望东方周刊》:据说,李真好像很讨厌那些对他唯唯诺诺作逢迎的官员,而很感谢那些曾经查过他的官员?
  
  乔云华:他过去就瞧不起那些送礼的官员,而进去以后,他恨他们几乎到了极点。明明知道他有恶习,那些人就偏偏助长这种恶习。
  
  而李真很感谢刘善详(原河北省纪委书记),刘一直揭他,查他,李真说,“如果当时查处我了,我怎么也不会被处死”,“但是在一段时间里,这样的力量太小了,如果这样的力量强大起来就好了”.
  
  《瞭望东方周刊》:我看了《对话》,李真无论是做秘书期间还是做国税局长期间,他还是做了一些事情的,至少他自己是想做好事的。是什么样的力量把他往死亡路上引领的呢?
  
  乔云华: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机制问题。有一次李真看了一幅漫画,画上有个猫,还有一只大老鼠一只小老鼠,大老鼠对想逃跑的小老鼠说,猫是假的,别怕。在李真看来,很多制度就好像挂在墙上的猫一样,监督不到位,导致他越来越贪婪。
  
  《瞭望东方周刊》:我们反腐有很多高压线,但由于“电压不足”,所以李真一直没有触电,是不是可以这么说?
  
  乔云华:高压线必须带电,而且要带强电,如果高压线不带电,就只是一根根金属线而已,贪官是不怕的。正是因为打击腐败受到各方面制约,才助长了这些贪官的气焰。包括李真,一些官员以为自己有关系网,可以通过关系网摆平任何事情,尽管事实并不如此。
  
  李真说,除了自己的世界观扭曲外,一些官员为了升迁,巴结逢迎,并向他行贿,助长了他的贪婪,把他送上断头台,他希望那些官员看了他的话,千万不要再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把张真、王真给毁掉,否则河北还会出王真、张真,其他地方也会出。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