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专权和贪婪—四川贪官杨毓培的“磁场”效应(图)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每天上班看到高高挂在区委区府办公楼大门上的国徽时,不知杨毓培心中会作何感想?
  
  编者按:今年7月以来,全省集中开展了对领导干部收送现金、有价证券的专项治理工作,坚决遏制这一不良风气。为配合专项治理工作,作者对南充市高坪区原区委书记杨毓培收受巨额钱财案进行了独家采访,首次对这一大案进行全面报道。如何从中吸取教训,防微杜渐,是每一个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应当认真思考的问题。
  
  2003年9月,因大量违规调整、提拔干部、调动人员问题,杨毓培被南充市委停职。2003年10月22日,杨毓培被停职审查;11月12日,省纪委对杨实施“两规”.办案人员通过艰苦细致的工作,查清了杨毓培在任高坪区委书记期间,涉嫌收受巨额钱物的犯罪事实。2004年1月18日,案件移交省检察院。
  
  一
  
  对于正憧憬再上一层楼、进入市级领导班子的杨毓培来说,人生的大喜大悲,较之戏剧更加急遽跌宕,更令人猝不及防。
  
  传言在大学毕业时,杨毓培与同窗有言:“我这人一无所长,惟有做官。”现实似乎印证了这句话。杨毓培官路畅通,从一般公务员到科长、副县长、再到高坪区任区长。
  
  然而,就在高坪,杨毓培遭遇了他认为人生中的两次挫折:1999年4月,没能顺利当上高坪区委书记,而是调任营山县委书记,虽然位置更重要,但杨毓培却认为是“败走麦城”;2003年9月,在以区委书记之职回归高坪仅一年多时间,他就因大肆卖官敛财“落马”.
  
  对杨毓培的评价,当地人说法很多,最为集中的是两点:专权和贪婪。
  
  杨毓培毫不掩饰地说,作为“一把手”,自然而然是“一号”,是“老板”,要拥有绝对权力。“说了作数,定了算数,以我说的为准,以我定的为准”:“说的就是政策,必须无条件执行”.
  
  “不准发杂音”,这是当年杨毓培在营山工作中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后来,杨毓培又把这一套移植到高坪,改变原来人事调动工作集体审批的做法,改为成立调动领导小组,自己任组长,实行“一支笔”签字,大权独揽,常委会只是走过场。每次讨论干部,他总是先定调子,只要他认可了,常委会必须通过;如有人提出不同意见,他就马上安排组织部的同志再汇报一次,直至通过为止。
  
  杨毓培在干部选拔任用上实行“三不”:不经组织考察,不搞民主测评,不征求纪委意见。其间,有班子成员对他未经考察就提拔干部提出异议,被他一句话打了回去:“怎么不行?我在营山就是这样做的!”
  
  2003年2月12日,杨毓培主持区委常委会,一口气调整了278名科局级干部,其中新提拔干部88人。据了解,有14人不符合任职条件。2月22日,又调整17名乡镇副职,其中新提拔9名,有3名不符合任职条件。如此大规模的调整干部,实属罕见。经过对干部的重新洗牌,杨毓培既巩固了他个人的绝对权威,又敛聚了大量钱财。
  
  二
  
  关于杨毓培的贪婪,早在营山已经传开。据杨自己交代,他在营山任县委书记时就已敛财100多万元。
  
  杨毓培到高坪时正是即将换届的敏感时刻,一些人心底便躁动起来。更何况杨毓培有意识地大造声势,每次开会首先讲换届,并不时在言语中露些口风,俨然“我主沉浮”之势。于是乎,求高升的,要保位的,想调好岗位的,一个个怀揣重金,粉墨登场。
  
  这些人里面,高坪区财政局长明方贵是给杨毓培送钱最多的一个。明方贵时年45岁,一心想高升一步,进区级班子。偏偏2002年上半年高坪区的财政工作在南充排名倒数第一,杨毓培大为生气,公开私下放出话来要撸掉明方贵的局长宝座。这一来,明方贵慌了神。
  
  2002年9月下旬的一个晚上,明方贵提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来到杨家。杨毓培不在,杨妻赵秀珍接待了他。明的话很直白:“感谢杨书记和赵姐对我工作的支持和帮助,上半年财政工作没做好,杨书记对我的批评也是应该的,今天来请赵姐给杨书记说继续多关照,这次换届能不能到政府(任副区长)?为了表示谢意,我送了点小意思,请转告杨书记。”
  
  杨毓培回家后打开塑料袋,“小意思”居然是整整20万元现钞。杨便不再提财政局长换人的事。明方贵悬着的一颗心暂时落了地,但仍不敢“松懈”,在11月又两次送给杨毓培4万元。
  
  转眼到了2002年底,高坪区级机关负责人面临调整,年龄控制在46岁以内。马上就46岁的明方贵属于可去可留的对象,为确保留任,他于2003年1月以拜年为名再次向杨毓培奉上20万元。这一次,连杨毓培都觉得意外,说:“国庆你已经表示过了,还搞这些名堂干啥子?”推辞不要。明方贵说:“杨书记,这是我们全家的一点心意,你放心。”于是,杨毓培又收下了。
  
  明方贵轮番发动“重金攻势”果然见效,换届后如愿留任财政局长。而上任才两年多的原交通局长因只送了杨2万元,没能保住位子,换届后被调整到农工办做主任;原龙门镇党委书记蔡学胜则花了15.5万元将交通局长的位子弄到手。原老君镇党委书记罗文钦也花了十来万元,将区委组织部副部长的职位揽入怀中。
  
  保位换位要钱,要想“进步”钱更不可少。在这里不可不提一个人,就是原区委政法委书记刘恒。这个29岁的年轻人,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从一个镇党委书记直接提拔进常委班子,任政法委书记兼城管办主任。据杨毓培自己交代,前前后后,刘恒送了他十几万元。
  
  杨毓培作为区委书记,平时高高在上,但也会“屈尊”为一些普通干部办事,通常是工作调动,先后
  
  有71人之多。求他办事的人往往是一手拿调动表,一手拿信封(一般价码5000元),杨看一眼信封,再瞄一眼调动表,提笔就签。签完后,一边说句“莫名堂”,一边把信封塞进腰包。事后,据杨毓培交代,调的是谁、调到什么岗位都记不清了,谁送了多少钱倒是记得清楚。
  
  1
  
  三
  
  杨毓培的“权力磁场”充斥着铜臭污秽之气,进入“磁场”中的人,很难独善其身。根据纪委的调查,在高坪向杨毓培送钱的干部有68人,包括一些副县级领导干部。尤为恶劣的是,极少数品行不端的人掌握权力后,又形成一个个同样的“小磁场”,把这种“磁场效应”进一步扩大。
  
  区财政局长明方贵先后10次送给杨毓培59万元,明里对杨说是“自己的心意”,暗地却让手下在成都买了50多万元的假发票冲账报销了事。此外,明方贵还涉嫌贪污公款和收受礼金17万余元。区委组织部副部长罗文钦收受礼金和涉嫌贪污公款23万多元。
  
  杨毓培到高坪后,一大批干部被“撸”掉了原来的位子,原因很多,但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杨认为这些人不是“他的人”,不跟他一条心,或者是表示得不够。由于杨毓培在高坪营造出的这种“逆淘汰”的政治生态,使得一些有能力、想干事的干部也身不由己地卷入送钱的浊流之中。
  
  一位干部这样描述他送钱给杨毓培的心态:当时我任镇党委书记,在高坪“三百工程”工作中一直名列第一,杨一来就将我的排位由第一降到第二。后来省委评优秀党委书记,我和刘恒同时参加考察,结果刘恒被表彰了,我却榜上无名。朋友说,你不给杨毓培多送点钱,不仅上不去,连党委书记也可能保不住。于是我思量再三,分两次给杨送了5万元。事后,杨便在市委考察组和市委组织部推荐我列入拟新进县级领导班子人选考察对象。
  
  值得一提的是,杨毓培的家属和亲戚,虽然身在高坪权力圈之外,但在杨的权力磁场效应下,同样拥有非同寻常的能量。
  
  杨妻赵秀珍是南充市公安局的一名普通干部。在敛财上,赵秀珍对登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