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中国银行金融硕鼠梁世汉的不归路(图)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16个月时间非法开出信用证31张
  
  ●造成中国银行珠海分行损失达1028.3328万美元
  
  ●5次收受贿赂共计人民币579.1218万元
  
  2004年9月14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国际结算科进出口组原组长梁世汉,因盗开信用证造成中国银行珠海分行损失1028.3328万美元,收受贿赂共计579.1218万元人民币,以受贿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当日,梁世汉被执行死刑。
  
  案发:境外查询 惊动“硕鼠”
  
  1998年11月12日10时,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国际结算科电话铃声响起。副科长接起电话,听到一位小姐娇柔的声音,小姐自称是法国外贸银行香港分行的职员,来电查询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开出的信用证号码JLC45P0019798、开证金额268.3万美元,并说该信用证已到期,问开出行是否能依时对外付款。副科长马上查看开出信用证已到期承兑的清单,发现其中只有一笔当日到期的信用证,但是,这个已到期信用证号码及金额均与那位电话里的小姐所说的信用证不相符。这位副科长只好抱歉地告诉对方“请10分钟后再来电话,我们查一查情况后再答复您”.
  
  副科长放下电话,立即找到负责进口开证业务复核、来电来单签收和分派及业务资料管理工作的进出口组组长梁世汉,将香港小姐说的信用证号码及开证金额告诉他,让他即刻去查找有关留底,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答应了。几分钟后副科长再去找梁世汉,却没有找到,打他的传呼机,传呼台说没交台费;打他的手机,传来“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音;打他家里电话,没人接。再看他的办公桌,桌上有待处理的资料,台灯未关,电脑也没关。
  
  11时30分,法国外贸银行香港分行的小姐再次打来电话询问,副科长只好说,“经办人暂时不在,查不到任何留底资料,暂时无法答复”.副科长马上向科长汇报情况。找不到梁世汉,梁又没有请假。副科长只好亲自去查找留底资料,在已付汇完结的信用证卷宗里面,找到了JLC45P0019798证号的留底资料,发现此证开证申请人是珠海市珠江食品厂,金额为2.7万美元,开证日期为1998年5月28日,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已于1998年6月30日正常对外付款。奇怪,同一号码的信用证怎么会出现不同金额的两个证?
  
  副科长马上找到电报签收清单,找到了号码为JLC45P0019798的信用证签收记录,发现是梁世汉签收的,上面签了个“汉”字。再找到开这个信用证的登记表,是梁世汉登记的,原来那一行用涂改液涂掉了,写上了开证申请人:珠海市润辉发展有限公司。正在这时,法国外贸银行上海办事处一位先生打电话来,说要找梁世汉先生,副科长问他什么事,他说JLC45P0019798信用证到期,问开出行是否可以付款。副科长问他是否在以前与我行联系过,他说他曾经三次电话联系过梁世汉,第一次问这个信用证是否贵行所开、第二次问贵行承兑后付款是否有保证、第三次问11月12日到期能不能付款,三次电话都是梁世汉接的,而且,三次答复都是肯定的。
  
  信用证JLC45P0019798同一个号码,在同一家银行开出了不同的两张,一张金额2.7万美元,是正常的。而另一张金额268.3万美元,是不正常的。
  
  清查结果令中国银行珠海分行的领导们大为震惊。
  
  梁世汉是上个世纪80年代财经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又在金融专科学校当过3年教师,看上去一个典型书生气的“老实人”,在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国际结算科担任进出口组组长,负责进口开证业务复核、来电来单签收和分派及业务资料管理工作。但没想到这样一个业务骨干,竟盗用本行已开立的正常进口信用证的信用证编号,重号开证,并刻意隐藏盗开的信用证资料,16个月的时间就盗开出31张信用证,开证金额高达3445.5097万美元,1282.6011万德国马克,其中,有8张信用证已被梁世汉盗用本行名义承兑,造成中国银行珠海分行不得不承担起无条件付款的责任。为维护中国银行珠海分行信誉,在得到上级行批准后,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对外垫付本金和利息共1028.3328万美元。
  
  梁世汉听到副科长叫他查找信用证JLC45P0019798的留底资料,知道自己的犯罪事实再也隐瞒不下去了,便从自己工作了十年的中国银行珠海分行“蒸发”了。
  
  潜逃:隐姓埋名 度日如年
  
  其实,梁世汉早就做好了潜逃的准备。
  
  在案发前十几天的一个晚上,多年的好朋友周强急急忙忙地约他到光大写字楼的停车场。在周的车里,周强说:“因多种原因,信用证款项可能还不了,跟我一起出走吧。”梁世汉当时猛吃一惊,浑身的血都凉了。这同原来与他商量的情况大相径庭。
  
  原来周开了两家公司,他让梁世汉为他想办法开信用证,做无本生意,梁一开始拒绝了。可是,在利益的诱惑下,他动心了,并决定铤而走险,在盗得本行国际结算科副科长的授权密码后,梁世汉到周的公司,两人密谋盗开信用证之事。梁告诉周,这事弄不好会掉脑袋的,他要求周强允诺在境外付款并按开证金额的2.5%给自己好处费。
  
  借着车外路灯的光亮,周强看到梁世汉脸色惨白,直冒冷汗,便安慰他说:“你放心,我会给你做假身份,安排好后路,叫人照顾你,一切会安排好的。”见梁没什么反应,周便用威胁的口吻说:“去投案是死路一条,出走才是条生路。”
  
  1998年11月初,梁世汉开始做出逃的准备。他先约欠自己40万元尚未归还的一个姓黄的老乡,在珠海吉大免税商场门口的咖啡茶座一起喝咖啡,梁世汉说他有些麻烦事,可能要
  
  逃跑。老乡问他什么事,他就痛哭起来,说他的事谁也帮不了忙。他叮嘱老乡,如果他跑了以后,就把欠他的40万元还给他老婆,如果银行要他老婆搬家,就用40万元帮买一套房给他老婆住。
  
  11月11日,也就是案发的前一天,周强指派朱某到珠海宾馆,给梁世汉送去以“朱一丹”、“李明”名义在上海存的三本存折,并告诉了他存折密码,三本存折共有人民币468万元。还给了他上海鹿特丹花园一套住房的钥匙。
  
  11月12日,梁世汉见盗开信用证的事已败露,便急忙赶往广州火车站,仓皇出逃。上车之前,梁世汉给姓黄的老乡打电话,告诉他自己要乘火车北上,到了以后会给他电话。梁世汉只身一人从广州逃到上海,化名“李明”.
  
  在大上海,梁世汉虽然有豪华的房子居住,有大把的金钱挥霍,但是,负罪潜逃的日子度日如年,寂寞难耐。梁世汉很想打探到珠海警方的动静,也惦记着姓黄的老乡能早点还上40万元欠款。到上海一个月后,他主动给黄打电话,让黄到上海看他。黄正为借新债还旧债一筹莫展,接到梁让他去上海的电话,心中暗喜。接电话之前就听说梁世汉盗开了3000多万美元的信用证在境外取钱跑了。黄赶紧约上正找他帮忙筹钱要搞彩票发行的郑知,一起飞抵上海。黄在上海机场给梁世汉打电话,梁告诉他打的士到上海古北小区“家乐福”商场下车,他来接。梁世汉留了满脸的胡须,戴了墨镜和帽子。见面以后,黄向梁世汉介绍了郑知,进到梁世汉住的鹿特丹花园住宅,几句寒暄后,梁就迫不及待地问家里的情况和珠海警方的动静,问他老婆有没有被抓。黄骗他说:“珠海警方查得很紧,听说已经发出了通缉令。”黄和梁两人用阳山话谈论,郑知听不懂阳山土话,看到梁世汉亡命天涯的处境,顿生感慨,便在茶几上随便拿了一张纸默写起鲁迅的一首诗:“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梁和黄赞扬他写得好。黄对梁世汉说:“郑知以前当过警察,很有本事,准备发行3000万彩票,可以赚回400万,只要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