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为官2年敛财千万 c李明学特大职务犯罪案揭密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坐在对面的这个人身高不到1.70米,瘦弱、萎靡,夹着香烟的手不停地发抖。他一直耷拉着脑袋,偶尔抬一下头,才能看到他单眼皮的小眼睛里透露出一些信息。记者一直想从他的眼光中读到更多内容,但最终却只读出了沮丧和无奈。

  他就那样身着“黄马褂”坐在对面,一重铁栅栏将我们隔在了两重世界。无论怎样端详,铁栅栏里面的身影都显得无助和卑琐,让人很难想象,就是这个名叫李明学的人,曾在郑州市电力系统叱咤风云。

  这个工薪家庭哪来百余万存款?

  2004年春节前夕,一封匿名举报信飞进了郑州市中原区检察院的大门。 举报信上只有4行字:郑州市电业局物资公司经理李明学在采购物资过程中不仅收礼吃回扣,还私设小金库,伙同他人共同贪污公款……

  检察官很快对线索进行了初查,他们从银行和房管局等部门获悉,李明学一家有存款100余万元及3套住房,这远远超出了一个工薪家庭的正常收入。看来,李明学确实存在职务犯罪的重大嫌疑。

  这天已是农历腊月二十九了,次日就是除夕。电业局是郑州市的供电中枢,不能因为触动李明学而影响了全市春节期间供电。检察机关决定,春节过后再对李明学采取行动。

  于是,这个春节李明学就像往常一样,过得潇洒自在、意气风发。手握重权的他每日与亲朋好友吃喝玩乐,根本没有想到,一场风雨即将到来。

  春节过后的2月3日,中原区检察院正式成立了6人办案小组,决定首先控制李明学和小金库的管理者白某,同时调取物资公司小金库会计资料进行查账。

  “李经理正在力源宾馆开会呢。”从电业局出来,办案人员直奔力源宾馆,从会议室里叫出李明学,向他亮出身份:“我们是中原区检察院的,有些情况需要找你核实。”同时出示了相关手续。李明学见此情景,笑容顿敛,扭身就走,被侦查人员一把揽住肩膀,架上了等在门口的汽车。与此同时,另一个小组也将白某控制。

  调取物资公司小金库的会计资料时,办案人员发现,以往的账目已经荡然无存。据白某交代,小金库每月底都要向李明学报一次账,然后就将账目全部销毁。

  据小金库会计杨某、现任管理人王某被传到案后回忆说,李明学确实从小金库中支取过不少现金,有时10万,有时20万,名义则有时是给职工发福利,有时是给上级领导送礼。他取钱时也不打条子,只是到月底跟会计对账时减掉这笔支出,再将账目一毁了之。

  这其中,一笔67.6万元的支出因数额较大,几位经手人的印象均十分深刻。且这笔钱交给李明学时,还有在场证人可以证明。于是,对于这笔款项,李明学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解释,最终只好承认:这笔钱的存折至今还放在他家中的保险柜里。

  有了这一突破,中原区检察院以涉嫌贪污对李明学正式立案侦查。接着,办案人员对李的办公室和住处进行了搜查,但是除股票外,仅搜得存折、存单14万余元和现金2万余元。这与初查时获知李家有存款100余万元的情况相差甚远,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办案人员忽然想起这样一个细节:在李家搜查时,李明学妻子的手提袋拉链开着,里面空无一物。她的首饰袋散落在地上,里面也是空的。难道有什么东西刚刚被匆忙转移?办案人员不由把目光落到了李明学的妻子张海英身上。

  张海英报出一个惊人的数字

  李妻张海英,是郑州市电业局信息中心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她社会阅历较浅,没有经历过什么波折。办案人员决定单刀直入,直接告诉她转移赃款要承担的法律责任,要她配合检察机关工作。

  果然,经过办案人员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张海英终于承认了自己转移赃款的行为,同时她说出了一个让办案人员为之震惊的数字:她转移的赃款数目有600余万元!

  原来,就在办案人员决定搜查李家的前一天晚上,李明学的司机任庆新给张海英打来电话,说李明学可能出事了,要她把家中的贵重物品收拾一下,赶紧转移。当时,他们的女儿还没有休息,张海英不愿让八九岁的女儿知道家中变故,便告诉任庆新第二天一早再来。女儿睡后,张海英把家中存款、存折找出来,缝在一个巴掌大的花布包内,外面又裹上一个塑料袋,次日一早把花布包交给了任庆新。

  办案人员连夜找到任庆新,和他一起来到他妹妹的公公家,从洗衣机的后面将花布包查获,内有存折、存单共计49份,合计人民币497万余元,另有国债97万元、美金2万余元及欧元7600元。但经查,这其中并不包括初查时在银行调取的那些存款。这说明:李家的存款还不止这些!

  办案人员马上对张海英进行突审,她如实交代:还有一部分赃款藏在自己父母家。办案人员随即将张的母亲缝在棉被和破棉裤中合计157.8万元的15张存单起获。加上从李明学家搜出的股票、银行卡,办案人员共提取赃款近1000万元。李明学涉嫌特大职务犯罪,已经毫无疑问。

  2004年2月6日,检察机关以涉嫌构成贪污共犯,将张海英补充立案侦查。同时追究其他涉案人的法律责任。

  然而,对李明学的审讯一直毫无进展。李的态度极为恶劣,他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三缄其口,声称家中只有存款二三十万元。为打击其嚣张气焰,办案人员向他暗示:张海英已被控制,她交代,家中存款非常多。

  这一招果然有效,李明学被震动了。他开始陆续交代自己替人介绍生意从中收取佣金的情况,但很显然,他交代这些并不是认罪,而是为了给家中的巨额财产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

  与此同时,审讯张海英的检察官发现,张的思想也有些微波动,一方面,她希望自己的供述能够挽救丈夫;另一方面,她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像个叛徒,把李明学给‘卖’了”。对此,检察官从家庭和孩子的话题入手,劝说她与检察机关合作,尽量减少对孩子的负面影响……谈起孩子,张海英突然打开了感情的闸门,她哭着对检察官说,她要给丈夫写信,规劝他早日与检察机关合作,争取获得宽大处理。

  对于张海英的转变,身处河南省看守所的李明学一无所知,他住在条件比较优越的房间里,在心理上还没有完成从一个公司经理到一个犯罪嫌疑人的转变。2月7日夜,李明学被带上警车,押往新的关押地点。在那里,办案人员给他放了一段录像:张海英一边痛哭一边写信的镜头,看得李明学禁不住也泪流满面。他仔细把信折起来,装进口袋,抬起头说:“检察官,我不想再顽抗了,我说,什么都说!”

  他最初的愿望是当一名清洁工

  “1967年,我出生在武陟县农村,家中一共姐弟3人,生活十分贫困。我5岁的时候,第一次来到郑州,看到那里到处都是楼房,街道又干净又整齐。傍晚,我坐在路边,看到一个清洁工人扫完大街,把扫帚放进手推车内,心里竟十分羡慕,心想有朝一日我能混到这一步,就心满意足了。

  “从此我刻苦学习,发誓要走出农村,实现城市梦。高中毕业后我复读了一年,考取了吉林工业大学管理学院物资管理专业。在大学里我很用功,成绩一直很优秀,对那段时光我始终很留恋,你们在我家查获的存折、存单我都用的同一个密码,那就是我大学时的学号。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郑州市

电业局物资公司工作,对此我很满意,自己总算实现了城市梦,在郑州市落了脚。

  “刚参加工作时我做业务员,跟着领导联系业务,见惯了业务员和经理们之间的红包往来,对钱就淡漠了,后来我肆无忌惮地收取贿赂,就是从那时候学会的。接着我做采购负责人、副经理直至经理,权力一天天变大,见的钱越来越多,也早忘了年少时的梦想。老实说,后来收人家的钱,简直成了一种惯性,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收。我只有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