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湖北医药回扣案 检察官扮药商钓出一串“药贪”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匿名信撕开医药界惊人黑幕

  今年春节刚过,湖北武汉医药界不期遭遇了一场行业“地震”:“某某被抓了”,“某某被检察院喊去谈话了”,诸如此类的消息,在圈内迅速传播。随着办案单位-武汉市武昌区检察院势如破竹的反贪战绩,到案人员越来越多,几乎所有的业内人士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动。

  收受回扣,在医药界一直都是“公开的秘密”,媒体也频频曝光。然而,由于以往此类案件多系偶发、呈零散状态,现象背后的实质未曾触及,“医疗腐败”仍披着一层神秘面纱。那么,这起将该行业内部黑幕展现得淋漓尽致的大案,究竟是如何被捅出来的?

  据办案检察官透露,此案的突破口,是一封内容抽象的举报信。今年年初,武昌检察院反贪局接到一封匿名举报信,称湖北某医药公司向武昌某企业职工医院推销医疗器械中有行贿行为。举报缺乏更为实质的内容,连具体行贿、受贿人姓名都没有。但该院线索评估小组研究认为,该线索已有明确的贿赂双方,可有作为,遂决定撕开黑幕。

  检察官化装取证搜出秘密账本

  以被举报医院引进的某医疗器械为切入口,检察官先化装成药商,找医院、医药器材经销商及生产商,搜集设备出厂价、进货价等详细资料,发现“各环节利润空间非常大,回扣脉络清晰”。接着,检察官以销货名义,辗转找到被举报的行贿方、湖北某医药公司业务员兰某。

  面对“客户”,急于拉业务的兰某开始历数自己的辉煌业绩,曾“搞定”哪家医院,回扣可达多少云云。掌握了有力证据后,检察官将武昌某企业职工医院院长张显强等人“请”到检察院。随后,张显强被刑事拘留。经查,37岁的张显强在任职期间,组织单位购买医疗设备,先后3次收受供货商、某医药公司贿赂的3.8万元。

  检察官在此前与兰某的交谈中,听其多次提到“能搞定省药监局一位领导”。经努力寻访,侦查员在某人家中起获了该医药公司藏匿于此的一本秘密账本,上面记载着“送李晓明××钱”的事实。经查,系湖北省药监局市场监督处副处长李晓明,就是药商用金钱“搞定”的“药监局领导”。反贪干警继续顺藤摸瓜,在获取另一家医药公司有行贿的事实后,又一举挖出了湖北省人民医院药学部主任罗顺德。

  腐败链牵出70余名收受贿者

  随着相关人员的到案,接下来的工作势如破竹。湖北省卫生管理中心的正、副主任,武大中南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湖北省中医院负责药品采购的一些相关负责人也相继被“请”进了询问室,之后被立案。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武昌检察院先后询问、讯问设备供药商、受贿人员70余人,收集取证300余份。在强大的态势下,某医院1天内有数名医务人员前来检察院投案自首,退出赃款。

  本案行贿单位和人员涉及全省乃至全国的药品厂家,部分人士的钱弹几乎“攻下”所有可能存在的环节。案发后,不少药商如惊弓之鸟,闻风而逃,医药企业主要负责人或销售经理一度在武汉“空了城”。

  随着步步深入,检察官吃惊地发现,事情的严重程度远远超过当初设想。很快,嫌疑人由初时的4人增加到9人。药品从出厂到最后,已经形成一个利益共沾的“腐败链”。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药厂-药品批发公司-医院药剂科室-医院各科室-医生开用药处方-患者,在这样一个链条中,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马虎,都有自己的‘潜规则’,不按规则办,药品就很难进入患者手中。”而这一潜规则,就是用金钱打点。

  不露富药剂科主任有“双面孔”

  “产品进了招标名录,进了医院,但别以为就进了保险箱。如果3个月或半年没卖动,就会被退出来。那怎么办?看看满医院像蚂蚁似的医药代表就知道了!”一种药如果得不到药剂科的首肯,医院就不会试用这种药。这句大白话解释了为何医院药剂科负责人最易“出事”。此次被逮捕的医务人员全部是药剂科室的主任或副主任。

  一位医生向记者透露,通常有的药剂科拿“回扣”是很隐蔽的,比如拿5万的回扣,“上交”3万,留“1万”在药剂科自己的“小金库”,剩下的1万在科内平分,对外口风很严。检察官证实,涉案药剂科的主任们都采取了这种掩盖手法。他们有的收一半交一半;有的则收大部分,上交小部分。但不管怎样,都给单位留下廉洁的印象。如马汉林两年间“遭遇”药品回扣百万余元,个人拿下5.6万元,130万元上交单位。据悉,马汉林刚被抓时表现很自信,拿出一本上交回扣的记录,不过新崭崭的纸张,泄露了“临时抱佛脚”的讯息。

  一位跟武汉多家大医院往来多年的医药代理商透露:大医院药剂科主任,平时都比较低调,看上去很质朴,不露富。他们很多人不抽烟,不喝酒。但几乎都喜欢打牌、打麻将等,往往是代理商约他们,一般先吃饭,再去宾馆打牌,而“我们最终目的就是把随身携带的四五千元输给他们就完事”。然后是外出旅游,邀请专家去某地考察,出赞助费。

  今年2月底的一天,侦查员在罗家附近,将刚从澳门游玩归来的罗顺德带走,随后在其家中搜出数十万元。罗的澳门之行,便是受珠海某知名医药公司的邀请,同去的还包括汉口几家大医院药剂科主任。据罗交代,他们一到澳门,便被医药公司人员安排进赌场“放松”,每人还得到2千至3千港元。据悉,这是药商行贿的新动向。

  查漏洞完善采购程序堵“药贪”

  日前,武昌法院开庭审理了李建屏、陈智刚、马汉林的受贿案。记者在现场看到,三间法庭内挤满了旁听人员,其中多数是湖北省卫生管理中心组织前来接受警示教育的职工。

  湖北省卫生厅一位干部说,被查处的干部虽然涉案金额多数都不到10万元,并都被判了缓刑,但对他们今后的工作生涯影响巨大。湖北省人民医院一位医生说,“药贪”使人憎恶,而尽早将他们揪出来,也更加有助于行业的净化,最终让老百姓最大程度地受益。

  案发后,所有的涉案单位都开始着手查找存在的漏洞。据悉,武汉市许多医院也已在不断完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程序,对于参加新药引进评审的专家逐渐实行抽签决定人选,而一些科室申购的新药,也必须由正、副主任及一名老专家共同签字方可生效。自今年10月初开始,武汉市还将开始推行医疗服务收费的听证会制度,以让市民们“看明白病,付明白钱”。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