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硕鼠”银行行长妻妾成群 52万摆平被强奸女工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2004年9月上旬,河南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中国农业银行洛阳市吉利区原支行行长孙永久的一审判决在法定期间内,孙永久没有提出上诉,一审判决正式生效。孙永久因犯挪用公款罪、强奸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至此,一起在洛阳当地闹得沸沸扬扬的金融“硕鼠”案尘埃落定,一个妻妾成群的基层银行行长形象也浮出水面。

  他有过两次婚姻,同时包养着两个情妇,抚养着8个子女。

  他曾经是一个红火一时的商人,当债台高筑时,居然摇身一变,成为国家商业银行基层银行的行长。

  他靠弄虚作假将农行吉利区支行培育成省农行系统“十佳县支行”,省级“文明单位”,但他却将银行当着自家的金库,违规放贷3750万元,案发时有2150万元无法清偿。

  他自己过着妻妾成群的生活,还强奸本单位女员工,事情败露后又以52万元赃款为自己平息风波。

  露出尾巴

  群众举报牵出金融大案

  2003年4月底,洛阳市吉利区公安分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农行吉利区支行原行长孙永久、营业部原主任陈怡军、信贷科原科长郝晓鹏等人,有涉嫌违法发放贷款1000多万元的犯罪行为。情况反馈到洛阳市公安局后,副局长朱海军等专门听取汇报,决定成立专案组,由吉利区经侦大队具体负责案件的侦破工作。

  警方经过一个星期的初步调查,发现孙永久在任职期间,曾于2001年8月10日,为其参股的河南永顺实业有限公司,违法发放两笔各300万元的担保贷款,共计金额600万元,一只金融“硕鼠”的尾巴露出了出来。

  5月8日,报请上级批准,吉利区经侦大队对孙永久、陈怡军、郝晓鹏立案侦查。

  公安部门的侦查,在农行内部引起巨大震动。名义上离岗清欠贷款的孙永久、陈怡军、郝晓鹏等涉案人员,如惊弓之鸟,闻风而逃。

  时值非典疫情肆虐,吉利公安分局的参战干警克服了各种困难,四处抓捕3名嫌犯。2003年5月6日,陈怡军在新安县被抓获,5月20日,刚从北京疫区潜逃回濮阳的孙永久被抓获,6月30日,外逃多日的郝晓鹏在高压下被迫投案自首。2003年7月10日,孙永久等人被依法逮捕。

  孙永久等人为逃避打击,在当初贷款时就做了手脚,每到贷款到账、转出的关键环节,银行的明细账和凭证缺失,给警方取证带来很大困难。

  为了获得扎实的证据,办案民警费尽周折,行程万余公里,在2个月的时间内,足迹遍布北京、山东、河南等省内外10多个城市的50多家金融单位,调取的银行资料和相当书证达1尺多厚。终于,一个金融大案浮出水面:

  从1999年7月到2002年4月,孙永久利用职务之便,采用“自批、自贷”“贷新还旧”等手段,指使陈怡军、郝晓鹏等先后多次违法给自己操纵的4家“皮包公司”贷款,最疯狂时一天之内竟分两次批给同一家公司各300万贷款,将该行一次只有300万元的贷款审批权用到了极限。

  洛阳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决时认定,孙永久指使授意下属先后6次给河南永顺公司发放贷款1660万元,给洛阳荣茂科工贸公司发放贷款6次共计1550万元,给郑州永益公司发放贷款1批300万元,给洛阳昊远工贸公司发放贷款1次300万元。 上述由孙永久控制的公司共计重复互相担保贷款14笔3750万元,案发后还有2150万元贷款本金不能清偿。

  跑官卖官

  个体户摇身成为银行行长

  据警方调查,孙永久生于1957年12月,高中毕业后参加工作,曾任濮阳市农行市区支行贷款股副股长。上个世纪80年代未,孙永久下海经商,在濮阳市区经营“峨嵋商场”,从事家电批发零售业务。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孙永久到郑州发展,注册1000万元成立了河南永顺公司,在郑汴路家电市场经营家电批零业务。后来又成立永益公司。

  在郑州经商期间,孙永久利用熟悉银行承兑汇票操作的经验和关系,开始非法倒卖银行承兑汇票。孙永久在经商期间,深知银行部门的重要性,常常找到濮阳市农行领导跑官要官,却一直未能如愿。

  1999年7月,事情有了转机。孙永久通过手段,一纸公文使其官运亨通起来,他由一个商人,摇身一变,成为农行洛阳吉利区支行党委书记、行长。

  据称,某次省行召开各地区支行长会议上,濮阳市的某行长看到了同时出席会议的孙永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公饱私囊

  国家银行成了“孙记金库”

  孙永久上任支行行长后,首先是给自己身上披上一层耀眼的光环。为了树政绩,孙永久连续不断地违规为其操控的两家公司办理银行承兑汇票,贴现后将款项重新存入吉利农行,造成吉利农行存款量从其接任时的不到一个亿,直线上升到两个多亿的虚假繁荣景象,由此吉利农行被评为省农行系统的“十佳县支行”、省级“文明单位”等。

  孙永久为了开出更多的承兑汇票,又于2000年4月、11月以他人名义注册了两家皮包公司,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专门从事倒卖承兑汇票的“老行当”,汇票到期后,公司无法全额支付,于是经他批准,承兑又转为贷款。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孙永久不断为他操控的4家皮包公司违法放贷、借新还旧。

  警方侦查发现,孙永久贷出的这些款项从来进行过贷前调查、贷前审核,也未经过贷审会表决。为此,后期的农行吉利支行为其开出的违规承兑汇票,付出了2000多万元的直接损失和50多万元的贴现利息的沉重代价。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