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检察日报:贪官缘何求鬼神?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检察官在查处领导干部职务犯罪案件时发现,贪官们大都迷信鬼神,要么因官迷心窍,求“大师”指点升官捷径,要么做了亏心事,在反腐高压下,祈求神灵保佑。

  随着反腐败斗争的不断深入,全国各地一大批贪官不断浮出水面被抓。近年来,仅湖南省检察院就连续查处了一批领导干部贪污受贿犯罪案件,其中厅级干部就有十几人。这些案件几乎都有这样一个特点:这些贪官都信奉鬼神。他们或因官迷心窍,求“大师”指点升官捷径;或因做了亏心事,在反腐高压之下,惶惶不可终日,因而总是幻想着在缭绕的香雾里能够求得神灵的保佑,以使自己逢凶化吉。

  贪官们信奉神灵的例证

  案例一:唐见奎,原系湖南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重点建设领导小组副组长、省建设工程招投标领导小组副组长、省移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正厅级干部。1997年至2002年先后42次直接收受或通过其妻段贤进、其女唐毓遥收受他人贿赂折合人民币144万余元。2003年9月23日,唐见奎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50万元;其受贿所得赃款上缴国库。

  检察官在办案中发现,唐见奎很信奉神灵。他特别信奉的是南岳衡山的菩萨。据说是因为衡山某座小庙的一个和尚“算准”了他职务升迁的几件事,而且这个和尚还告诉他衡山的菩萨特别“灵验”。为了求得南岳菩萨的保佑,他大笔一挥,从省财政拨出200万元专款为这座小庙修筑了一条水泥路。

  令他不解的是,他对南岳菩萨尽了这么大的“善心”,菩萨也未能“保”他平安,最终还是落了个身陷牢笼的下场。

  案例二:邹恒春,湖南省冶金集团总公司原总经理,正厅级干部。他因挪用公款1000万元炒期货被群众举报,2003年12月,邹恒春被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甭看这个总经理在位时威风显赫,可他的内心世界却十分空虚。据了解,邹恒春为官时最崇拜的是长沙市开福寺的一个老尼姑。这个老尼姑曾经“预测”他50岁之前可能在政治上有一劫,并告诉他,“化解之法”是尽量多做善事,多积功德。邹恒春对老尼姑的话可以说是“言听计从”,可是由于他错将老尼姑的忠告理解为多给神灵烧香、多给佛堂送功德钱,结果,“善事”做了不少,“功德”也积了许多,到头来还是未能逃过挪用公款这“一劫”。

  案例三:林国悌,湖南省机械工业局原局长、党委书记,正厅级干部。1992年8月至1998年8月,林利用职务之便,伙同儿子林如海、妻子赵幼娟先后收受他人贿赂527万余元。破案后,检察机关已追回全部赃款。2003年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对林国悌受贿一案作出复核,他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5万元。

  办案检察官介绍,为官早期的林国悌还算清廉,也不信鬼神。可自从开始利用职权收受贿赂后,他便开始信神了,而且随着受贿次数的增加和受贿数额的增大,他信奉神灵的观念也越来越强:每年大年初一必到南岳大庙花大把的钱烧“第一炷香”,平常出差开会或旅游更是逢佛必拜。据说,在被湖南省检察院立案侦查前夕,也就是在2001年被湖南省纪委叫去谈话的前一天,他刚从南岳烧香拜神回来。

  案例四:蒋艳萍,湖南省建筑工程集团总公司原副总经理,副厅级干部。1995年到1999年,蒋艳萍利用职务之便,先后15次收受个人或单位贿赂人民币187万余元。她还于1994年5月至1996年6月,先后13次将10个工程项目上交公司的管理费72万余元据为己有。此外,她还介绍贿赂以及有493万余元拒不说明合法来源。2003年2月28日,她因受贿罪、贪污罪、介绍贿赂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最高人民法院数罪并罚,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0万元。

  湖南省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向记者介绍,蒋艳萍是个很能干也很贪的女人。正是由于她具有这样一个“双重”特点,她自己感觉一直是在风口刀尖上过日子,她的精神也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所以她特别喜欢求神拜佛,每年她都要几次到南岳烧香拜佛,捐款也非常慷慨。有一年,一位陪同她去的建筑老板一次就替她给南岳菩萨捐了6000元“香火钱”。和林国悌一样,在湖南省检察院对她立案侦查的前夕,在由省纪委对其采取措施之前,她还专门跑到南岳衡山去烧了几炷香。

  办案人员还发现,蒋艳萍的脚上总是系着两根红线。据说,这是一位“大师”从神那里帮她求来的“平安线”。

  贪官缘何信神灵

  据一些干部反映,现在不信马列主义信鬼神的不少,其范围远不止被查处的贪官,在职在位的也大有人在。有的领导干部,平时在台上大谈马列主义,台下却对一些“大师”津津乐道,甚至以认识个别“大师”为荣。一些名山古刹的“大师”和一些知名的和尚道士甚至风水先生,已成为某些领导干部的座上宾。有的领导干部家里,甚至还堂而皇之地供奉着玉帝、观世音等神灵。一些领导干部,每逢上任、建房、购车等重大事情都要问问神灵,甚至连出行也要择个良辰吉日。

  南岳衡山,近年来,越来越成为少数领导干部进香求神的佛地。

  据在衡山工作的一位干部介绍,每年春节前后或一些“神灵”的“生日”到来之际,前往南岳烧香的领导干部可以说是络绎不绝,新年的“第一炷香”已被炒至十几万元。“第一炷香”的得主自然不乏来自全国各地的一些大款,但也有不少是领导干部或他们的夫人。某厅局的一把手曾在南岳藏经殿虔诚叩问自己的官运,“大师”反复测算之后告诉他“一生官运亨通,至少可以当一个科长”,至今被当地干部传为笑谈。

  剖析官员信奉神灵的这种现象,记者以为,之所以有如此众多的“官员”尤其是贪官信奉鬼神,不外乎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这些“官员”由于放弃了思想改造,对共产主义失去了信心,不求进步,不求贡献,热衷于跑官要官和贪恋钱财,有的甚至沉迷于灯红酒绿的生活。时间一长,精神上、思想上便极度空虚,于是乎便有了“不信马列信迷信,不信科学信神灵”的思想,企求神灵保佑自己“万事如意”。

  二是由于这些“官员”或多或少都干了一些亏心事,而干的这些亏心事又多是见不得人的,或是不便于与人沟通的。说出来怕人看不起,更怕被人揭发举报,不说出来心里又憋得慌,于是信神,一则想同神灵“说说心里话”,以求得到心灵上的慰藉,二则想祈求神灵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平安等等。

  三是由于干了或贪或贿的重大违法违纪事件,日日夜夜提心吊胆过日子,生怕有朝一日东窗事发,于是便拼命地求神拜佛,企求神灵保佑自己“坏人一生平安”。

  信神灵是自欺欺人

  对于前面两种情况,记者不想多说,惟独第三种情况想在这里再说上几句。小时候在农村时,听大人说过两句话,一句是“世上无神鬼,本是人做起”。另一句是“行时不要神灵保,神灵不担背时人”。这两句话自然都是“无神论”的说法。共产党人不信神,是因为世上原本就没有神。就算是按佛、道两教的说法“世上有神”,这个“神”也是专门保护只做善事不做坏事的“好人”的。佛教讲的“普度众生”,道教提倡的“修道成仙”,都

是讲要教化人们改恶从善,修成正果。这是所有“神教教义”的本意。贪污、受贿,是坏事、恶事、亏心事,是任何神灵非但不会保护而且会对之进行惩罚的。贪官们做了贪污受贿的坏事,不是自己洗心革面改恶从善,而是企求神灵保佑,这真是太天真了,而且简直本身就是对神灵的亵渎。神灵咋会“保”贪官?如果有谁多送些“功德钱”或“香火钱”,神灵就保护谁,那岂不是说神灵也成了“贪神”;如果有谁干了许多坏事而又不改邪归正,只是到神灵那里多磕几个头,神灵就稀里糊涂、善恶不分地保护他,那么,这样的神灵,广大善良的人们又怎会去信他?

  所以说,贪官们争相信神,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行为。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