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成克杰麦崇楷等落马贪官为何忏悔过后就翻供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新闻背景
  
  贪官落马后,大多会有一番言辞恳切、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忏悔,有的甚至写就“万言忏悔书”。然而日前记者在采访检察院时发现,多数贪官在庭审过程中经常对自己的悔过进行翻供。麦崇楷和成克杰的表现就是最生动的例证。
  
  悔过之成克杰:恳切言辞换怜悯
  
  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查办过成克杰案的检察官,对当年成克杰在公诉人面前的“忏悔”仍记忆犹新。
  
  当时提讯成克杰正是酷热的夏天,审讯室闷得透不过气来,但坐在检察官对面的成克杰穿着整齐,领口和两个袖口的扣子紧系着,表情庄重。当时检察官见天太热,就劝他说:“天儿挺热的,外衣可以脱下,随意些,凉快点。”成克杰说:“初次见面,出于礼貌,衣着齐整些,表示对你们各位的尊重。”成克杰对自己所犯的罪一一交待。对要否聘请律师的询问,成克杰说:“律师我一直表态说不请,我犯了罪,我负法律责任,我接受国家的一切处理,不需要辩护。我不愿在法庭上与党辩论。我年纪已近古稀了,我不会再给党抹黑。如果法律规定必须请,我就请。”
  
  最后,成克杰似乎很动情地说:“这几天我听着监狱窗外布谷鸟的鸣叫,想起了我远在广西深山的故乡,那是一个贫穷的地方,是共产党把我从深山里救出来,给我钱让我到北京读书。那时我是光脚来到北京的,还是党,发给我大衣和布鞋,培养我到苏联留学,我对党有着无限的爱。我现在犯罪了,辜负了党对我的培养,但我没有忘记共产党对我这个穷山沟里的娃子的养育之恩。你们的级别是不如我,但你们是代表政府的,我这样穿是表示对你们的尊重。”
  
  翻供之成克杰:走上法庭全推翻
  
  当时还是书记员的市检察院一分院检察官李为民说,在案情分析会上,作为第一公诉人的方工曾提醒专案组成员:“必须做好成克杰庭上翻供的思想准备!”在法庭审理时,虽然办案人员对成克杰翻供作了准备,但成克杰在法庭上的表现还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成克杰几乎推翻了以前的全部供述,认为自己的行为只能算是工作失误,对于情妇李平提供的证据,成克杰说:“我以前的供述是为了承担所有责任,而我今天的供述是为了实事求是。我一直在向中央深刻检查,表示愿意将我们的不义之财交还国家,我是在拔高自己。以推理、假设说明我受贿我是不能接受的。李平的书证不符合事实,李平讲每一次都与我商量过,纯粹是胡说八道,不符合事实。”
  
  市一中院刑二庭庭长陆伟敏法官说:“贪官多数不认罪,这几年所审的案件中,贪官在法庭上认罪的极少,翻供和不认罪的比较普遍。他们在法庭上能少认罪就少认罪,能辩解就辩解。”
  
  悔过之麦崇楷:长篇忏悔表愧疚
  
  去年12月,原广东高院院长麦崇楷因受贿被北京市一中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5年。在法庭上,麦崇楷极力为自己辩解。但谁曾想到,在侦查初期,他曾写了十多份悔过书,其中最为典型的是一份长达13页的《我的反省》。
  
  在悔过书中,麦崇楷说:“放弃世界观改造、个人主义膨胀,是我犯错误的根本原因。上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年龄的增长,产生船到码头车到站的思想,放弃了世界观的改造,学习也少了,对自己要求也不严格了,认为只要不贪赃枉法、不枉法裁判就行了,对社会不良风气侵蚀失去了警惕,私字逐步露头了。”
  
  在双规期间,麦崇楷把自己说成是一时不严格要求自己,不注重思想改造,放纵了子女,违反了法律,追悔莫及,愿意承担一切处分。
  
  翻供之麦崇楷 一夜之间变态度
  
  当麦崇楷得知检察机关开始立案侦查后,他的态度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巨变。
  
  在检察机关开始讯问后,麦崇楷避重就轻拒不承认犯罪,把麦永成(麦崇楷之子)收受黄德明的800万元说成是麦永成与黄德明合作项目后的利润分成,把为金小梅索要的房屋和28万元说成是自己不知情或转交租金。
  
  翻供之分析:一看动真格 立即换说法
  
  这些贪官前后表现为何不一,言词恳切的“谢罪”后为何还要翻供呢?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业务委员会副主任、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贵方给记者具体分析了贪官忏悔的心态:一般情况下贪官的忏悔是在侦查初期作出的,特别是在双规期间所作。一被采取双规,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高官自己心里就慌了。贪官平时也有一些错误,如少量收受钱财,生活作风等问题。这时候被采取措施的贪官,不知道自己多少犯罪事实被掌握,心想自己不一定构成犯罪,因此向组织作个较好的表态希望得到从轻处理。因为纪委处分相对司法追究而言要轻得多。
  
  李贵方说,这时候的忏悔都比较抽象,如作“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的悔过,也交待一些不痛不痒的过错,一旦被移送司法机关,贪官意识到要被追究刑事责任了,有的就完全换了说法,有的则说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受外界因素影响,也有少数一直承认自己的错误。
  
  一番准备后 开始推责任
  
  北京大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燕生律师说,贪官从忏悔到翻供是有个心理变化过程的:一被收审,这些养尊处优的贪官一下子就蒙了。起初他们的想法就是将自己的行为在纪律处分范围内解决。但随着在案情的发展和在押时期的充分思想准备,到了上法庭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推卸自己的责任,尽量将自己的责任减轻。
  
  长时间犯罪 悔过是表象
  
  现任市检察院一分院检察长的方工说:“这些昔日风光十足的赃官,并非偶然失足,他们长时间犯罪,有的长达几年都不知收敛,而一旦东窗事发,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立地成佛,马上提高觉悟。成克杰的表现说明,一些贪官的所谓悔罪无非是在面临受惩处的特定情况下,为自己利益努力的手段。如果司法人员因轻信他们而真对他们从轻处罚,必然会失去法律的严肃性。”
  
  首席记者 赵中鹏(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海检对此文有贡献)
  
  贪官档案
  
  成克杰曾任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共产党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副书记、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因单独或伙同情妇李平收受贿赂款物合计人民币41090373元被判处死刑。是建国以来因触犯刑律被判处极刑的最高官员。
  
  麦崇楷曾任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因受贿人民币106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麦崇楷在担任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政法委副书记期间,于1997年9月接受汇华公司请托,为使该公司因涉嫌走私被查扣的设备不被收缴,明确批示广州市有关领导将上述设备解封发还,为此,收受该公司港币50万元。在担任中国共产党广东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和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期间,经儿子、情人等从中周旋,接受业丰公司、深华总公司请托,干预法院审理的有关案件,收受财物计港币23.2万元、人民币28万元。
  
  麦崇楷忏悔录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澳门一个商人,是我儿子的朋友,后来也成了我的朋友,当看到我家破破烂烂的情况,馈赠40万元作为装修费

,家属收下了。后来我也知道了,自己认为与他没有工作上关系,是朋友间的往来,采取无所谓的态度,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在利益的驱动下,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所以以后接连再次接受了朋友馈赠的金钱和贵重物品。”
  
  照顾自己儿子批了不少条子
  
  “儿子在工作和社会活动中,认识一些人这样那样的朋友,有些人发生纠纷案件求助,他就转递来信给我,我出于亲情关系,照顾他能在社会上搞好交往,我收下来阅批了,错误地把这些信件同普通当事人的来信等同起来。虽然都是原则性的批示,但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