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北京五环路腐败案:毕玉玺落马引出通州关系网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核心提示
  
  调查显示,首发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毕玉玺的落马,与他仕途起点通州的人脉有关。
  
  在替同乡旧友谋取利益的同时,其本人是否收受巨额贿赂,详情至今扑朔迷离。
  
  可以证实的是,“借贷修路,收费还债”的首发模式在五环路项目上一败涂地,在百亿巨债包袱甩给政府的同时,道路造价畸高问题随之暴露在监督者的视野中,毕玉玺,这位历经六任市长的能吏堕入腐败怪圈。
  
  进入9月,北京市交通局原副局长、首都高速公路发展公司(以下简称首发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毕玉玺案依然扑朔迷离。
  
  8月20日,毕玉玺被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批捕。
  
  据首发公司网站资料,毕于去年6月6日即被免去首发公司职务,至此已有一年零45天。
  
  有京城媒体一度发布消息称,在五环路和其他工程中,毕玉玺收受贿赂高达6000万元,从他家中搜出近千万元现金。但这个说法随即被有关检控机关证伪。
  
  记者通过相关渠道获知,8月15日北京反贪局提请批捕毕时,“查实的金额非常少,超过立案标准金额不多。”而根据有关法律,受贿罪的立案标准是1万元。
  
  另据首发公司一位中层透露,检察机关向公司下发的一份案情通报所述,毕玉玺涉案金额“大约三到五百万元”。
  
  更早前的8月9日,北京市纪委在披露开除毕玉玺党籍移交法办的消息时称:经查明,1994年至2003年,毕在担任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及首都公路发展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通过介绍、推荐和打招呼等方式,先后帮助多人在承建公路建设工程及相关配套项目上谋取利益。
  
  首发公司一位知情人士就此披露,上述替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多与通州区(1997年4月前为通县)一些人物有关,而通县正是毕玉玺个人成长和仕途起步的地方。
  
  这种说法,与记者此前数日在通州区探访获知的事实相吻合。
  
  农家子弟赶上了机遇
  
  “算是上升得比较快的”。王万发说,当时毕玉玺的升迁主要是由于工作有实绩,加上“文革”之后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讲文凭。
  
  毕玉玺,1942年出生于北京市通县马桥镇西田阳村一个农民家庭。
  
  “他是我们这村里出的最大的官。”9月3日,一位西田阳村村民说。
  
  毕家在村里的一位亲戚介绍,毕玉玺小时候聪明,学习好。小学毕业后干过几年农活,中学毕业后在本地教了两年中学,“文革”之初,赶上当时的北京市劳动大学(后更名北京农学院)招工农兵大学生,毕玉玺就去上了大学,“以后就很少回村里来了”。
  
  上世纪70年代,大学毕业的毕玉玺分配到通县城关镇农技站。1972年城关镇和梨园分家,毕成为梨园公社农业技术员。
  
  “当时工作干得不错,有点实干精神,人也比较正直。”原通县人大主任、曾在梨园公社当公社副书记的王万发评价说。王曾是毕玉玺的顶头上司。
  
  “文革”之后几年,毕玉玺当上了公社管委会副主任,仍管农技。后来当主任、书记。“算是上升得比较快的”。王万发说,当时毕玉玺的升迁主要是由于工作有实绩,加上“文革”之后落实知识分子政策,讲文凭。
  
  1984年,毕玉玺升任通县县委组织部长,后历任县长助理、常务副县长,大约在1990年当上县长。此时,王万发已退居二线任人大主任,每年春节毕玉玺会和县委书记一起去看望这位老领导,“他那时还比较检点,为人算耿直,也没有多少不好反映。”王万发说。
  
  不过王也提到,毕玉玺当上常务副县长之后,领导班子不太协调,而毕玉玺经常到北京跑资金,和上面应该关系不错。
  
  通县原县委书记赵峰也回忆了毕玉玺和两任县委书记不和的问题。
  
  毕就任县委组织部长之时,赵已经调北京市任职,但常回通县。
  
  “当县长时他认为自己无权。”赵峰说,毕玉玺两次找他征求意见,他则认为领导班子不和与毕的个性有关。
  
  玉带路贪污案
  
  玉带路工程中有很多送礼之类的不合理开支,他没法入账。这些礼金大多送到了北京有关部门,他想顶却顶不住。
  
  对毕玉玺在通县的工作情况,当时的一些干部普遍反映他有能力,作风泼辣,有想法,也能从上头要来钱,包括争取资金修建运河大街和玉带路。
  
  “毕玉玺说过,保证这两条路的质量十年不出问题。”
  
  王万发回忆说。实际上这两条路的使用情况也确实不错,由毕玉玺提议修建的运河大街一带,今天已经建成奥体公园和观光码头,成为通县著名的风景区。
  
  王万发认为,农技出身的毕玉玺从这时起已经表现了他在修路上的才能,也为他以后的仕途转型做了准备。
  
  但另一些当时的干部则透露,毕玉玺离开通县也正是由于修路中出了问题。
  
  通州区市政管理委员会一位工作人员介绍,1990年,玉带路工程曝出一起贪污案件,工程包工头胡占鳌因经济问题入狱,其公司会计则在狱中自杀。受此牵连,当时通县市政管理所的所长和书记都被开除了公职。
  
  曾担任通县人大副主任、县委顾问的魏国安当时在一篇文章中形容,修一条新华大街(通县的另一项工程)总的办事花费还不如玉带路一个会计贪污的多。
  
  魏国安回忆的另一个细节是,当时通县市政管委的一个会计师向他诉苦,说玉带路工程中有很多送礼之类的不合理开支,他没法入账。
  
  这些礼金大多送到了北京有关部门,他想顶却顶不住。
  
  玉带路修建于1986—1988年,主持者正是时任副县长的毕玉玺。
  
  没有直接证据显示毕与玉带路贪污案有牵连,但案发不久,毕就离开了通县。
  
  一位曾任县人大副主任的老干部回忆,玉带路案件之后,市里来人考察领导班子,班子成员之间互相说了不好的话。
  
  在毕玉玺此后供职的北京市交通局,一些当时的干部认为毕玉玺到交通局跟玉带路案件有关,案发后他在通县已经呆不下去。而通县也有不少退休官员也持同样看法。
  
  一个事实是,毕玉玺调离通县时,没有惯常的领导班子欢送仪式。王万发说,由于他当时没有去送毕玉玺,毕“可能他因此对我有了看法,以后再无往来”。
  
  蓝玥度假村神秘主人
  
  田府村许多村民认为,蓝玥公司不花分文得到紧临首发高速公路生活区的大块土地,与毕玉玺有关。通州区委一位退休干部也提及,毕玉玺为兰义弄到土地。
  
  今年5—7月间,一个叫兰义的通州人受到司法机关调查,消息人士透露,这是毕玉玺8月被批捕之前的一系列传讯之一。
  
  “兰义和毕玉玺当时是好朋友。”毕的一位近亲如此讲述。这一点,记者也从其他几位知情人士处得到确认。
  
  9月3日

,通州宾馆办公室一位负责人证实:1991年,兰义因收受蔬菜公司一部门经理的贿赂而被判7年徒刑。入狱时,兰义的身份是通县招待所副经理,通县招待所是通州宾馆的前身,是县政府直属单位。
  
  一种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兰义入狱是为毕玉玺“顶罪”,而此举换来了出狱后毕玉玺对他的多方照顾。
  
  对此,上述毕玉玺的近亲坚决否认。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