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美女作饵300万填不满无底洞 国企老总躲进大牢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2003年1月6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进了怀柔检察院的大门。他一进门就对负责接待的检察官说:“我是北京新禹水利水电工程公司总经理陆天昊,我是因贪污来投案自首的。你们把我抓起来吧。”
  
  陆天昊在怀柔区是赫赫有名的国企总经理,为何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贪污300多万元,又怎么会突然主动来投案自首的呢?
  
  激情燃烧 多情男陷入婚外恋
  
  陆天昊和女友赵桂茹1977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地理系,一起分到怀柔水利局,陆天昊在水库管理站工作,赵桂茹在局机关上班。1979年,两人结婚,次年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
  
  1992年初,37岁的陆天昊担任怀柔水利水电工程公司副经理,赵桂茹也担任了局里的办公室主任。但是,赵桂茹不知道陆天昊在水库工作时,做了一件让他后悔一生的荒唐事。
  
  当时陆天昊所在的水库搞多种经营,对外租赁水域养鱼,附近村民知道这是发财致富的好门路。一个叫任冬梅的精明女人提着烟酒来找陆天昊要求承包水域时,被陆天昊多次拒之门外,因为他知道任冬梅并不会养鱼,她承包水域的目的只不过是转手赚钱。但这个女人并不甘心,总是找很多借口来找他,慢慢地就与陆天昊熟悉起来。
  
  不久,任冬梅听说陆天昊要调到怀柔水利水电工程公司任职,着急了:一旦他走了,那么多功夫不是白下了。用什么办法打动陆天昊呢?任冬梅找来自己的亲妹妹任春梅商量对策。任春梅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在当地是出了名的“一枝花”,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只要任春梅一出马,事情准成。于是,任冬梅让妹妹出面去跟陆天昊周旋。而任春梅一听说承包水域有钱可赚,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姐妹俩精心打扮了一番,找到陆天昊,请他到饭店吃饭。
  
  任冬梅姐妹在酒桌上和陆天昊相邻而坐。在长期与妻子分居的陆天昊眼里,任春梅真是个妙龄尤物,她面容姣好,身材苗条,一颦一笑都有一股摄人心魄的魅力。
  
  陆天昊很快把水域承包给了任冬梅。从此,陆天昊也和任春梅开始了频繁的联系。1992年8月,陆天昊接到了局里的调令。报到前夕,任春梅来到陆天昊的单位为他送行。他们两人在一起喝了很多酒,在醉眼迷离之间,两个人突破了道德的底线……
  
  美女作饵 总经理成了网中鱼
  
  1996年6月,陆天昊升任北京新禹水利水电工程公司的总经理。不到一个月,任冬梅就带着妹妹来找陆天昊。任冬梅对陆天昊说,家里要盖房子,还缺1万元左右,请陆天昊想法借借。陆天昊一听,虽面有难色,但还是爽快地答应了。陆天昊担任总经理,手头上支配着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资金,但他是万万不敢动的。他的个人收入并不高,只好去找朋友借了几千元钱,加上自己的工资奖金,凑了1万元给了任冬梅。
  
  从此,姐妹俩就经常以各种理由来找陆天昊借钱,刚开始是两三千,后来是两三万,几乎每到陆天昊发工资的时候,姐妹俩都会准时出现在陆天昊面前。只要陆天昊不想给钱,任冬梅姐妹就扬言到陆天昊的单位闹,到陆天昊的妻子那里闹。对方不断要钱,越来越让陆天昊感到不舒服。
  
  后来,陆天昊厌倦了这种情人生活,下定决心不再跟任春梅来往。有一段时间,只要是任冬梅姐妹的电话,他就毫不犹豫地挂断。为了防止她们的骚扰,陆天昊还多次更换手机号码。但任冬梅姐妹却直接找到他的单位来要钱,陆天昊不敢在单位里跟她们闹,一旦事情闹大,自己这个总经理的面子往哪儿搁?要是让妻子知道了,闹个妻离子散,更是得不偿失。焦头烂额的陆天昊只好四处借债,朋友们也慢慢有了微词。
  
  任冬梅姐妹时不时地直接跑到陆天昊的单位要钱的事,很快传到了陆天昊的妻子赵桂茹那里。
  
  赵桂茹有一次在陆天昊的单位里见到了来要钱的姐妹俩,气得浑身颤抖。不久,她毅然向陆天昊提出离婚。拿到离婚协议书,陆天昊懊悔不已。
  
  疯狂敲诈 300万填不满无底洞
  
  离婚之后,赵桂茹带着儿子一起生活。而成了孤家寡人的陆天昊,只好独自照顾90多岁的老父亲。
  
  2001年1月13日,快过春节的时候,任冬梅姐妹带着几个人,开着车来到陆天昊的单位。一进陆天昊办公室的门,任冬梅张口就是10万元,而且必须是现金。一下子筹到这么多钱,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陆天昊一口回绝了。任冬梅一听这话,立即变了脸色,说:“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这个大楼里可全是你的手下,我们两个女人家可以不要面子,但你一个大经理不能不要面子吧?”
  
  陆天昊考虑再三,求她们等两天,让自己想想办法。在陆天昊的好言相劝之下,任冬梅同意两天之后来取钱。在此后的两天时间里,陆天昊几乎找遍了所有好友,都没办法凑足10万元。想来想去,陆天昊最后想到了公款!2001年1月15日,陆天昊无奈之下找来单位的出纳员,让出纳员赶紧到银行去取10万元现金。
  
  当任冬梅姐妹满心欢喜地拿着这10万元钱走出陆天昊的办公室后,如释重负的陆天昊又开始犯愁了:怎么去堵这个窟窿呢?陆天昊想到了与自己有业务联系的某建筑公司经理何久刚。他找来何久刚密谋一番,何久刚很快找来一张10万元的公路货运发票给了陆天昊,陆天昊在上面签字后,以这张发票报销入账,一下子从公款中贪污了10万元。
  
  让陆天昊想不到的是,任冬梅姐妹见这么容易就敲诈来10万元,她们的胃口更大了。2001年6月15日,姐妹俩再次来到陆天昊的办公室,又喊出了10万元的数目。这次,陆天昊已经不那么紧张了,他分5次从单位提取现金15万元,除了交给任冬梅姐妹10万元之外,还给自己留下5万元,以备不时之需。
  
  就这样,在1996年到2001年的6年时间里,任冬梅姐妹成了陆天昊办公室的常客。他再也无法摆脱任冬梅姐妹的纠缠。她们抓住陆天昊害怕丢脸的心态,随时都可能出现在他的身边,他就只好乖乖拿钱。
  
  不堪纠缠 “躲”进监牢讨清静
  
  因为被任冬梅姐妹纠缠而无心经营,上级领导多次找陆天昊谈话,但他有苦说不出来。2002年6月,由于陆天昊工作上的失职,他被停职了。
  
  恰恰在这个时候,任冬梅姐妹俩再次找到陆天昊要钱。陆天昊又一次找到何久刚,让他出面为自己摆平这件事。
  
  不知道何久刚用了什么办法,促使任春梅写了一份保证书,大致内容是陆天昊一次性给任春梅7万元,任冬梅再也不找陆天昊要钱了。陆天昊一听,如释重负地从何久刚手里借了7万元交给了任春梅。
  
  陆天昊以为自己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但仅仅平静地过了一个月,2002年国庆节之后,陆天昊刚到单位,突然接到任春梅的电话:“你以为就这样断了吗?我就在你单位门口……”
  
  陆天昊赶忙出门去找任冬梅姐妹,任春梅撒泼说:“你以为那真是最后一次见面吗?我是在试探你,难道你真的这样绝情吗?我已经打听到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的举报电话,你们领导的电话我也有,现在我就跟你去你们领

导那里把事情都说了。”陆天昊吓得脸都变形了,苦苦哀求她们放自己一马。
  
  任冬梅姐妹走后,陆天昊越想越后怕,一旦任冬梅姐妹把这件事情捅出去,自己的名声、事业都完了。如果忍气吞声,那她们的纠缠何时是个尽头……
  
  与其整天被任冬梅姐妹追着敲诈勒索,不如“躲”进检察院讨个清净。陆天昊告别了自己的老父亲,把自己担任总经理6年期间所贪污的公款数额进行了简单整理后,一身轻松地走进了怀柔检察院。年近50岁的陆天昊知道,在自首之后,等待自己的将是牢狱之灾,但监狱生活不会有随时到来的敲诈勒索,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