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建国以来最大卖官案:马德的官气霸气匪气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8月初,因为对一个名叫马德的人的诉讼,地处松嫩平原的黑龙江绥化市再次成为媒体聚焦的地方。马德,这个号称“建国以来最大的卖官案”的主角-原绥化市委书记,被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受贿正式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马德他说自己也曾是一个有志青年,能力不比人家差,文凭还比别人要高,上得却没有别人快。所以,马德说自己“受贿也是为了送”,于是,他又是卖工程,又是卖官,成为每天“收入”上万元的市委书记。对于马德的“官气、霸气、匪气”,大多数人都敢怒不敢言。还有一些人认为,是因为腐败而产生了马德。

  “受贿也是为了送”

  今年55岁的马德,1949年出生在黑龙江一个县的普通农民家中。文革中,马德在当地公社当通讯员。由于“会来事”,他常常给领导做个饭,打个洗脚水,很讨领导喜欢。文革后期,根正苗红的马德被推荐到上海复旦大学读书。

  毕业后,马德被分到省里工作。从1982年2月到1988年11月,马德历任林海县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平均两年上一个台阶。当时正逢干部“三化”,年轻、又有文凭的马德于1988年底调任牡丹江市任副市长。

  1991年2月,“春风得意马蹄急”的马德在牡丹江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折。在当年举行的换届选举中,马德败走麦城,被“差额”掉了。3个月后,马德被安排到省电子工业局任副局长。这次落选对马德的打击显而易见,据说其曾扬言“我马德在哪儿趴下,我还要回哪儿。”

  让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马德还真有说到做到的能耐,一年半后,马德果然卷土重来,再度出任牡丹江市副市长。这就是马德广为人知的“两度沉浮”。二次“崛起”的马德在副市长的板凳上一坐就是4年,这时候的马德显得有些郁郁不得志。

  4年,也许在有些人眼中只是弹指一挥间,但马德看来显然是过于漫长,尤其是当他看到“有些不如我的人因为能送都已是副省级干部了,而我还是一个地级市的副市长,为此心理很不平衡,觉得工作干的再好,不送还是上不去。”2002年8月,双规期间的马德曾这样解剖堕落的原因。

  而根据2003年5月21日中国共产党黑龙江省纪委“关于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受贿案件的通报”披露,马德第一次受贿在1995年11月。而这正是马德在牡丹江任职的后期。一位知情者对记者说,马德自视较高,他对自己的期望值是,官最起码要做到副省长。“他说自己也曾是一个有志青年,能力不比人家差,文凭还要高,上得却没有别人快。所以,马德说自己‘受贿也是为了送’。”

  由于目前马德案披露的信息相当有限,尽管不能因此断定马德后来升官与此前堕落有着某种内在联系,但人们看到的是,一年后的1996年11月,马德出任绥化行署专员。

  一把手卖官,二把手卖工程

  尽管马德案被媒体称为“建国来最大的卖官案”,但据了解,在1996年底到1999年底,身为绥化行署专员的马德并没有染指卖官比爵。不是马德不想,而是不能。这期间,马德和时任绥化地委书记赵洪彦(因收受贿赂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15年)搭班子。

  绥化市政协一位领导说,马德与其前任市委书记赵洪彦和后任市长王慎义的关系都比较紧张,双方合不拢。在他看来,绥化的领导班子不团结,主要是因为权力之争。他回忆说,在马德任绥化地区行署专员的4年多的时间中,人事大权被地委书记赵洪彦一手把持。作为绥化市的二把手,在干部人事任免上,马德基本上插不上手。

  这期间,赵洪彦向绥化的干部兜售官位。气不顺的马德只好另辟蹊径,将目光投向自己能够掌控的工程。从那时起,马德和一些开发商、包工头打得火热,甚至当起了包工头的“干爹”。绥化市广播电视大楼被马德交给了自己的“干儿子”-绥化正达建筑安装公司经理申百臣承建。

  为了感谢“干爹”的关照,申百臣一次就给马德送了200万元。那一时期,马德卖工程、卖地皮在整个绥化市出了名。以至于记者在绥化采访期间,仍有当地百姓认为马德出身包工头。曾与马德曾经在酒桌上有过一面之交的一位同行告诉记者:“酒桌上的马德格外活跃,有很重的江湖气。与人打交道总是称兄道弟的,像黑社会上的人。”

  马德就连绥化的西直路改造工程,也不放过。当时西直路两边的商铺门前原来的水泥地,马德借口改善绥化的市容市貌,要求将所有的水泥全部铲掉换成地砖。本来,改善市容市貌是一件有益老百姓的好事,但这个好事却变成了马德家人乘机揩油、中饱私囊的好机会。

  西直路上所有的地砖均来自马德老婆田雅芝在哈尔滨的关系户。结果老土的水泥被铲掉,铺上了花花绿绿的彩色地砖,乍一看西直路好像焕然一新。然而商户们很快发现好看的地砖并不中用,进货、送货的车一开上去,地砖立刻被压的稀巴烂,没几天西直街商铺两边的地砖就没几块囫囵的了。压碎的地砖一下雨灌满了水,人走在上面一不留神泥水就溅满裤腿。商户、行人无不怨声载道,叫苦不迭。

  2002年,赵洪彦调走后,绥化撤地建市,当了4年二把手的马德终于坐上了绥化市的头把交椅。有趣的是,马德在接过赵洪彦的权力的接力棒的同时,也将赵洪彦卖官的传统发扬光大,其卖官不仅金额巨大,且手段多样,花样百出,令赵洪彦望尘莫及。而马德的继任者王慎义(已被捕)也同样步马德的后尘,大肆染指工程发包。“书记卖官,市长卖工程”几乎成了当时绥化的传统。

  每天收入上万元的市委书记

  在绥化的6年中,马德收受贿赂、卖官已经达到肆无忌惮、几近疯狂的地步:原绥棱县县长李刚(因受贿、行贿被判出无期徒刑)在送给马德30万元后被提拔为绥棱县委书记,原海伦市委副书记王学武(已被捕)借马德住院之机将50万元送到马德手中,几个月之后,王学武如愿以偿地坐上了了青冈县县长的位子……

  一位知情者说,马德案发后不久,当地的干部说起马德卖官,从副科到正科多少万、从副处到正处多少万、从一般部门到好的部门多少万,进常委多少万,一清二楚,说的头头是道,完全是明码标价。

  但发人深省的是,马德东窗事发相当偶然。据了解,1995年11月,牡丹江制药厂原厂长苗胜国为答谢马德帮其企业贷款等关照,送给马德5000美金,同时也给中国农业银行黑龙江分行副行长丁志国送了一笔数目不小的回扣。2002年初,丁志国被双规后牵出马德。

  据说,马德是在2002年4月11日黑龙江在齐齐哈尔召开的全省地级市一把手会议上被双规的。绥化政协的那位领导回忆说,他记得原本是通知一把手去的。可是那边(齐齐哈尔)来电话通知再去一位副书记。当时这边就有点不明白,马书记不是去了吗,怎么还要去人?后来一位在家的副书记参加了会,结果会上他根本就没见到马德的踪影。

  仅仅一周之内,马书记被双规的爆炸性消息传遍了绥化的大街小巷。真正让绥化人感到震惊的是在4个月后的8月16日。这一天,在绥化市的干部礼堂,中纪委、黑龙江纪委向绥化副处级以上干部通报了对马德的审查结果,从1995年至2002年的4月,收受贿赂502万元,美金2.5万元;收受礼金1373万元,美元29.4万元

、港币12.7万元、各类物品价值240余万元,共折合人民币2385万元。

  “一开始说问题,还没觉得怎样,等到公布数字会上都炸了。你想想,马德从牡丹江到绥化,满打满算6年,这中间还有一年在中央党校学习。就党政来说,一开始还是二把手,当书记不过就是两年时间,怎么就弄了这么多?”事后有人算了一下,马德在绥化期间平均每天的收入在万元以上。

  见过马德的人说,他是个穿着随便、甚至比较土的人,据说其妻田雅芝甚至将买菜回来的塑料袋都舍不得扔,一个个捋好存起来。然而,马德被双规后,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在马德的家中及办公室,办案人员搜出裘皮大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