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北京五环路工程暴露巨贪毕玉玺 10年受贿6000万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原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及首都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毕玉玺因涉嫌收受巨额贿赂,被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记者昨天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毕玉玺于1994年至2003年间,利用职务之便,通过介绍、推荐和打招呼等方式,先后帮助多人在五环路等公路建设工程及相关配套项目上谋取利益,涉嫌收受他人巨额贿赂达6000万元人民币,具体数额还有待核实。首发公司多名涉案人员也被缉拿。

  家中被搜出现金上千万元

  有消息称:办案人员仅从毕玉玺家中就搜出现金1000多万元。而在审讯过程中,毕玉玺起初咬定只收了些“喝茶钱”。

  一位中央相关部门的官员告诉记者:自五环路工程进入后期以来,中纪委多次收到关于毕玉玺涉嫌贪污行为的举报。因为中纪委只直接查办副部级以上高官的问题,毕玉玺案由北京市纪委直接查办。今年4月,他被正式“双规”。

  北京市建工系统一位工作人员昨天向记者披露:是五环路工程牵出了毕玉玺。在该工程规划建设招标中,许多项目出现违背市场规律的畸高现象,仅以信号灯为例,就比正常的市场价格高几倍。一些落选的工程建设公司和供货商自然不服气,四处告状。毕玉玺出事的消息两个月前已经在建工口传开,只是到本月9日才被媒体揭开盖子。

  至于媒体前一天报道的“毕玉玺道德败坏,生活作风腐化堕落”,这位工作人员说:“他外表温文尔雅,这方面倒是不留痕迹。不过他的家人或亲友有不少在首都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工作或与公司有关联。”10年把守首都交通要职在北京交通系统,毕玉玺曾经是“大红人”:90年代中期他从大兴县县长的位置来到当时的北京市交通局,在交通系统担任重要职务长达10年。

  1999年9月16日,经北京市政府同意,北京市首都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首发公司”)正式揭牌运转,负责北京高速公路建设、运营管理、融资和相关产业开发。此举当时是北京市委、市政府深化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融资体制和企业运营机制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

  如今,首发公司员工队伍7300人,机关设职能部室13个,下属单位19个。截至2003年底,资产总额达到306亿元。公司负责北京8条高速公路的运营管理,包括京石路、八达岭路、京哈路、京沈路、京开路、京承路(一期)、六环路、五环路(已停止收费)。1嫌耒舻囊晃弧袄鲜烊恕比衔:毕玉玺成也五环路,败也五环路。2000年7月26日,北京市首都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五环路公路一环(北苑—京密段)项目管理处成立,五环路建设正式拉开序幕。

  2001年10月23日五环路二期、三期(除先期招标的控制性工程)工程施工和监理资格预审招标启动,共有全国各地的77家施工承包商和18家监理单位购买了资格预审标书。有人事后说:“这次招标,为毕玉玺今天的落马埋下伏笔。”

  五环路于2003年11月1日举行盛大通车仪式,但毕玉玺却黯然身退-2003年5月26日,北京市委组织部部长赵家琪、市城建工委书记张凤朝等到公司宣布市委通知:大兴区区长郭普金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免去毕玉玺同志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首发公司一位退休员工说:“去年6月6日,公司召开宣布领导班子调整会,当时大家并未觉得异样。全长98.58公里的五环路,批复概算投资为136.4亿元,为兴建五环,首发向银行借贷116.3亿元。凭心而论,毕玉玺为五环路建设还是作出了重要贡献的。但这么大的工程、上百亿元的投资,在缺乏铁腕监督的情况下,毕玉玺落到今日境地,有一定的必然性。”

  九省交通厅长落马

  据报道1997年以来,交通厅长“落马”的黑名单上,已有新疆、贵州、四川、广东、广西、湖南、河南、江苏、安徽等九个省份。

  交通厅长不断“落马”,已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厅长现象”。今年全国“两会”召开的前半个月,正在查处中的河南省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童言白外逃;江苏省交通厅长章俊元被宣布免职;安徽省交通厅厅长王兴尧因“有重大经济违纪等问题”被立案审查,并免去其厅长职务。河南更是创下了三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的犯罪纪录。全国交通行业屡出“硕鼠”现象,给业内外带来很大震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原副主席、曾任新疆交通厅高等级公路管理局局长、交通厅厅长的阿曼。哈吉被“双规”时,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巨大的投入在改善中国交通状况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个‘副产品’-交通厅长落马。”

  一位交通界的官员说:“高速公路投资太大,动辄几十亿上百亿元,从中捞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不显山不露水。没有科学的制衡机制和制度,必然害死干部。”

  如何预防这类悲剧一再重演?最高人民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厅厅长敬大力说:“从根本上解决预防职务犯罪问题,就是将预防机制建设纳入法制轨道,加快建立完备的廉政机制和法律体系,实现公共权力运行和对权力监督制约过程的高度法律化、制度化、规范化。”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