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十罪并罚判死缓 长春捅破“隋霸天”(图)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在公捕大会上的隋承斌
  
  近日,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长春市兴隆山镇党委书记隋承斌因犯受贿、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故意伤害、报复陷害等罪一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其上诉,维持死缓的原判。
  
  报复上访农民、恐吓地方干部、敛财千余万元……隋承斌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恶贯满盈——
  
  2004年2月12日,原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区委常委、兴隆山镇党委书记、镇人大主席团主席隋承斌被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10项罪名,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原本是一个普通农民的隋承斌,在走上基层干部岗位之后,逐步变得独裁、专制、贪婪,横行一方,被群众称为“隋霸天”.在长春市公安局的艰苦努力下,这一恶势力终于被彻底摧毁。
  
  七旬“上访户”遭毒打
  
  兴隆山镇地处长春市郊区,20世纪80年代,这个拥有两个火车站、两个高速公路出入口的小镇上的人民过上了殷实富足的生活,小镇拥有“全国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单位”、“全省十强乡镇”等光环。谁也没有想到,由于兴隆山镇原党委书记隋承斌通过掌握基层党政权力“自我打伞”,骄横跋扈,以其家族势力为骨干,纠集社会闲散人员,称霸一方,残害无辜,使得兴隆山镇变成了“隋家镇”,隋承斌也由一个基层党政干部变成了群众口中的“大地主”、“隋霸天”.
  
  案件由一起故意伤害案引发。2001年初春的一天,兴隆山镇一位70多岁的农民回村,接近村口时,一名彪形大汉挥舞着铁锤冲来,嘴里吼叫:“你是不是姓苏,今天好好教训教训你,看你还敢不敢告!”老汉还没来得及看清行凶者的面目,便被打伤在路边。兴隆山镇派出所接到报案后,民警对此进行了调查。民警了解到,这名姓苏的老汉为人正直,爱打抱不平,被一些干部列为“上访户”.办案的民警感到此案非同小可,凶手目标明确,幕后肯定有人蓄意策划。此外,村民反映,镇党委书记隋承斌的哥哥隋承文借胞弟势力,在村上砍伐树木,分文不付,苏老汉曾多次状告隋承斌。
  
  专案组抓住“狐狸尾巴”
  
  民警将情况向宽城公安分局进行了汇报,因为隋承斌是市、区、镇三级人大代表,宽城公安分局又将情况报告给长春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田中林。听过汇报后,田中林并未感到惊讶。因为早在2000年底,全国开展“打黑除恶”初期,警方在调查摸底时,时任兴隆山镇党委书记的隋承斌的种种劣迹已被许多群众反映,隋承斌曾被纳入侦查视线。但因此人身份特殊,需要有直接证据,一时不便轻举妄动。在市公安局统一部署下,宽城公安分局借干部调整的时候,特意将刑警责任中队的一名教导员,预先调整到兴隆山镇派出所任所长,时刻关注隋承斌的一举一动。
  
  苏老汉报复伤害案使“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在长春市公安局领导的支持下,宽城公安分局由分局局长周春明牵头组成专案组调查隋承斌。正当专案组着手开始工作时,苏老汉家再次遭遇不测,家里的五间瓦房门窗玻璃全被砸毁。办案人员来到苏家调查核实材料时,浑身伤痕累累的苏老汉一反常态,矢口否认被打砸的事情,儿媳妇则称苏家“报的是假案”.一向倔强的苏老汉突然间没了脾气,其中必有难言之隐。专案组决定调整工作方案,他们在深夜村民入睡后进村工作,将车停在村外隐蔽处,步行到苏家。他们还买上药品和水果去看苏老汉,耐心做苏家的思想工作。苏老汉被感动,表示愿配合警方工作。
  
  “隋霸天”的末日来临
  
  不久,案件的侦破又取得进展。专案组调查到,案发前后几分钟内,隋承斌频繁与人电话联系,对方是他的远亲宋树新。随后,调查工作从隐蔽转向公开,专案组对兴隆山镇近一时期发生的案件进行梳理,逐人逐户走访,发现隋承斌涉嫌多起犯罪。
  
  宋树新被公安机关传唤后交代,案发前一天,他与隋承斌的哥哥隋承文打麻将,隋承文接到一个电话后对他说:“我去年拉木头的事,老苏头还在告我,得想个办法收拾他。”次日,二人进行分工,才发生苏老汉被伤害的一幕。事后,隋承文对宋树新说:“昨天打麻将你借的4000元钱不要了,顶今天的事儿,算酬谢了。”
  
  2001年8月,隋承文在其兴隆山的建筑工地被公安机关“请”走。面对警方强大的政策攻势,他不但交代了与宋树新合谋作案的经过,还供认是隋承斌指使所为。8月13日,长春市纪检委根据公安机关的情况报告,及时做出对隋承斌进行“双规”的决定。8月14日,专案组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将正在“双规”的隋承斌依法传唤到公安机关。
  
  刚到公安机关接受审查的隋承斌趾高气扬,对办案人不理不睬。2001年8月15日,专案组向隋承斌郑重宣布有关部门批准公安机关因其涉嫌刑事犯罪、对其刑事拘留的决定。这时的隋承斌才感到末日的来临,逐渐交代大部分犯罪事实。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