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揭开江苏省原组织部长徐国健腐败关系网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有证据显示,徐为此前落马的省交通厅厅长章俊元提供支持,作为回报,其长子徐扬在交通系统得到“肥差”。
  
  7月6日,中国共产党江苏省委全体常委通过《新华日报》向全省做出四项政治承诺:“坚决抵制跑官要官、坚决拒收钱财、严格管理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带头遵纪守法”,同时吁请江苏省各级党组织、干部群众和社会各方面严格监督。
  
  “这一动作,目的是挽回因省委某常委出事所带来的不利影响。”江苏省政府参事室主任赵奇僧对记者说。
  
  江苏省纪委一位官员则指明,“某常委”就是江苏省委原常委、组织部长徐国健。
  
  6月30日,《新华日报》发布简要消息:经中国共产党中央批准,免去徐国健的中国共产党江苏省委常委、委员职务。此时,关于徐国健因买官卖官被“双规”的消息已在坊间传开。
  
  “徐国健的问题由中央直接处理,目前正处于内部审查阶段,我们对问题的性质并不清楚。”江苏省纪委上述官员说。
  
  但他表示,中纪委实施“双规”措施的前提,必定是相关纪检监察机关已掌握了相当的证据,而“双规”期间被调查对象的权力暂停行使。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与徐案有关联的江苏省检察院原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韩建林也于6月14日被免职。报道称,徐国健是全国第一个落马的省级在任组织部长,而韩建林是全国第一个“出事”的省级反贪局长。
  
  中纪委出手
  
  6月4日,中纪委联合中组部的办案工作组对徐国健实施“双规”,理由是“涉嫌重大经济问题”。
  
  一位接近中纪委办案组的江苏省纪委官员证实,当日,中纪委搜查了徐国健的办公室和住所。另一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在徐的住所当场搜查出大量现金,“另有三名家庭成员被带走”。
  
  5月30日,徐国健最后一次公开亮相。
  
  当天中国共产党江苏省委第十届委员会第7次全体会议在南京召开,徐出现在大会主席台。此后,徐便在公众视野中彻底消失。
  
  江苏省委组织部老干部处一位官员称,6月4日,中纪委联合中组部的办案工作组对徐国健实施“双规”,理由是“涉嫌重大经济问题”。
  
  一位接近中纪委办案组的江苏省纪委官员证实,当日,中纪委随即搜查了徐国健的办公室和住所。另一未经证实的说法是,在徐的住所当场搜查出大量现金,“另有三名家庭成员被带走”。
  
  有知情人士透露,6月4日,徐国健原计划列席一个会议,但会议正式开幕后,徐的秘书突然发现怎么也联系不上部长了。
  
  据悉,4日当天,在江苏省委召开的临时会议上,中纪委一位副书记发言,一方面通报了徐涉嫌犯有严重的经济问题,另一方面还对江苏省委一手抓经济一手抓反腐倡廉给予评价。
  
  盐城市委组织部一位官员证实,6月5日,江苏省委向全省各市发布了徐国健被中纪委“双规”的内部通知。
  
  江苏省审计厅一位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6月底,他的三名同事被临时抽调到中纪委调查组。“抽调时三名同事的手机就被暂时收缴,现在我们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对调查进展也毫不知情。”他说。接近中纪委办案组的那位江苏省纪委官员说,徐国健“双规”不久后就“喷”了。“喷”是纪委系统内使用的术语,意思是被“双规”对象交代了问题。
  
  这位省纪委官员称,对徐国健的具体案情并不了解。但他透露,徐“双规”后,中纪委办案组人员多次在江苏出现,“与多位厅局级干部谈过话”,但谈话对象、内容均高度保密。
  
  江苏交通厅窝案
  
  江苏省交通厅纪检组一位副组长透露,当时,中纪委以“涉嫌经济问题”为由亲自经办王文锦一案,江苏省纪委只是配合。但他证实,是王文锦的事发牵出了交通厅厅长章俊元,继而又牵出徐国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的消息,今年2月3日晚,原江苏京沪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兼总经理王文锦被“双规”,停职接受调查;同晚,原江苏省交通厅长、江苏交通产业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章俊元也被“双规”。
  
  报道称,宣布对上述人员实施“双规”的是中纪委,而非江苏省纪委。
  
  “论级别,这几个人只是副厅级,应当由省纪委审查,由中纪委出面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涉案人员中肯定有副省级以上的官员。”江苏省政府参事室主任赵奇僧说,现在看来,徐国健出事证实了这一猜测。
  
  “拔出萝卜带出泥,章俊元是因为王文锦出事而被带出,如今徐国健再蹈覆辙。”一位知情人士说。
  
  江苏京沪公司现有国有资产近百亿元,是经江苏省政府批准成立的大型国有企业,由江苏交通产业集团控股。据有关资料,江苏京沪高速全长261.5公里,2000年12月15日建成通车,江苏京沪公司负责对该路段的养护、收费和经营管理。
  
  京沪公司办公室一位负责人介绍,王文锦行事相当高调,经常标榜自己“应该是年薪定位在200万的大型企业改革家”。他执掌江苏京沪公司不久,就向江苏交通产业集团递交了一份“关于经营者薪酬问题的请示”。2001年12月12日,集团原同意其提出的经营者收入方案,但要求公司经营者月收入不可突破1万元。
  
  江苏省交通厅一位举报者称,在没有任何监督机制和考核依据的情况下,王文锦将年薪20万分解,以月工资18101元领取,而且从2002年元月起补发,其个人所得税还要单位交纳。
  
  据南京当地媒体报道:王文锦的年收入是公司平均工资的35倍,是一线员工的50倍,是短期合同工的100多倍。京沪公司一些员工将王文锦唤为“王百万”,称他是“一个典型的贪污创新能手”。
  
  一位曾抽调去省纪委工作的人士透露,2003年2月以来,反映王文锦涉嫌贪污腐败以及背后有保护伞的举报信,不间断地寄给江苏省有关领导。为便于有关部门查实,京沪公司6名中高层人员曾将自己的联系电话附于举报信首页。
  
  江苏省交通厅纪检组一位副组长透露,当时,中纪委以“涉嫌经济问题”为由亲自经办王文锦一案,江苏省纪委只是配合。但他证实,是王文锦的事发牵出了交通厅厅长章俊元,继而又牵出徐国健。
  
  “章俊元的关系网很大很深。省检察院少数负责人去年下半年经常与章在一起活动。”上述交通厅纪检干部说。
  
  而一位举报者则直指“省检察院少数负责人”就是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兼反贪局副局长韩建林。举报者说,韩建林经常与章俊元、徐国健等人在一起,并时常在关键时刻为他们“放消息”。
  
  已见诸媒体的消息显示,5月14日,中纪委对韩建林实行“双规”,江苏省人大常委会一个月后宣布免去其副检察长职务。
  
  两年前,韩建林曾因查办东北沈阳副市长马向东贪贿案荣立一等功。《21世纪经济报道》的文章称:“一个曾令‘慕马案’主角之一马向东颤栗的人,这一次戏剧性地变换角色,轮到他自己颤栗了。”
  
  腐败金字塔

  
  曾抽调到省纪委工作的那位人士称,章早在2001年1月就被委任为江苏省交通厅党组书记,这一任命实际上得到了省委组织部长徐国健的大力支持。而当上了交通厅党组书记的章,兼任厅长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
  
  这位知情者认为,在扶持章俊元坐镇江苏省交通厅的过程中,徐国健通过两种途径取得了回报,一是现金受贿,二是长子徐扬在交通系统得到了肥差。
  
  由王文锦、章俊元、徐国健形成的一张关系网,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