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南京造币厂原生产副厂长难挡诱惑成巨贪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坐落在南京市江宁区的南京造币厂是一家由中国人民银行主管、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直属的国家大型一类企业。该厂担负着生产印钞造币设备,制造国家指令性计划的货币和负责制造江苏、安徽两省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职责。2004年初,就是这个厂的原生产副厂长俞伍权因涉嫌受贿而案发,昔日风光一时的造币专家在退休不久即沦为阶下囚。近日,这起震惊整个印钞造币系统的特大受贿案已由江宁检察院移送至南京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疑似行贿人供出大贪官
  
  2003年底,江宁区检察院收到一封反映南京造币厂原生产副厂长俞伍权有重大经济问题的举报信。专案组初步确定将目标锁定在与南京造币厂有协作关系的江苏省丹阳某制造厂老板陆某身上。反贪局三名干警马上赶往丹阳市寻访这位疑似行贿人。果不出所料,这个关键性的人物终于交待出最近几年间向南京造币厂副厂长俞伍权行贿达数十万元人民币和几万美金的事实经过。
  
  已经退休在上海家中的俞伍权被请到了办案点,“据我们所知,在你女儿的心目中,你是一位诚实,有责任感的父亲,做人要坦荡,无愧于心,你的行为已触犯了国家法律,你必须有勇气承担。”听到办案人员提到自己的女儿,俞伍权沉默了。现年60多岁的俞伍权年近40岁才有了这个宝贝女儿,对于即将前往英国留学的女儿,他眼光中露出深深的发自内心的懊悔。清晨6时,俞伍权点燃一根香烟后,拿起笔在笔录纸上写起了交代材料。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行,他决定交出早已准备好的那只百万现钞密码箱。从1999年到2003年间,俞伍权先后多次收受外协单位送给的好处费达近百万元之巨。早在被传唤前,心虚的他就将这只密码箱转移给了他的一个朋友代管。3小时后,俞伍权的那个朋友张某拎着一只沉甸甸的密码箱,走进了办案点。
  
  进贡多少成业务合作标尺
  
  在俞伍权的交代中,办案人员发现,俞厂长的“胃口”相当好。大到10万“礼金”,小到一两千“进贡”,他都照收不误。惟一不同的是,“进贡”少的,业务量始终上不去;那些舍得“进贡”的,合作力度也随之亲密。
  
  1999年下半年,时任南京造币厂生产副厂长的俞伍权认识了一位来自丹阳的小老板陆某,几天后,陆某上门拜访,4000元的见面礼使俞伍权对这位小小的陆老板有了一丝好感。很快,俞将厂里的一些小业务交给了陆某。
  
  2000年上半年,陆加大“进贡”力度,两次前往俞伍权家中,将7万元好处费送给了俞厂长。这一年,陆老板的协作加工业务量猛增。2001年,陆某嫌人民币送起来费事,干脆在黑市上兑换了3万美元,分两次孝敬了俞伍权。俞厂长自然也加大了与丹阳该机械厂的外协合作力度。2002年春节前,一笔10万元的巨款作为礼金顺理成章地被俞伍权笑纳。在此后的一年时间内,陆某又多次送给俞伍权美金共计3万元。
  
  常州两家机械厂和宜兴的某机电公司的老板们因“进贡”太细水长流,业务量始终上不了新的高度。但看在这些老板们从2000年到2003年8月间也送出十几万的份上,俞厂长也使他们业务量保持在一定数量上。
  
  权力没了制约变成魔棒
  
  俞伍权刚刚担任造币厂副厂长时,分管生产、采购等重要岗位,有人给他送钱,他也断然拒绝过。但渐渐的,他开始悟出,自己还有几年就要退休,而手中的权力就成为他最后的生财之道。权力的魔棒,在监督和制约欠缺的情况下,就变成了能生金钱的发财魔棒。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