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情妇是案发导火索 敛财贪色“市长”的堕落轨迹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2004年5月13日下午,湖北省襄樊市樊城区法院就原老河口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保群贪污、受贿一案,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犯贪污罪对其判刑8年,以犯受贿罪对其判刑9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6年。
  
  十年前伸贪手
  
  杨保群1954年5月生于河南邓州一个农民之家,幼年随父逃荒来到湖北省老河口落脚。1982年他从部队转业后,先后任过乡镇党委书记、宜城市副市长。1997年调任老河口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翻开杨保群的受贿史,还得从十年前说起。
  
  1994年3月,老河口洪山嘴办事处进行上年度评先表彰,砖厂厂长韩某获得了1.5万元奖金。那时候杨保群刚刚担任洪山嘴办事处党委书记,韩某获奖后来到杨的办公室,送上一个厚厚的信封,说是“感谢关照”。韩某走后,杨保群关上办公室门,把信封里的钞票一张张数了两遍———整整5000元。这是杨保群为官以来第一次受贿。
  
  当年底,尝到甜头的杨保群开始伸手了。在去西安出差前,他给韩某打电话,让解决5000元“差旅费”。次日上午,砖厂出纳员就把钱如数送到了他的办公室。
  
  1998年夏,杨保群当上了老河口市常务副市长,韩某请他去钓鱼。谁知一到鱼塘,杨就开门见山对韩说:“你给我解决修车、汽油费5000块钱吧。”韩某就在鱼塘边“现场办公”,一个“信封”把杨副市长的事情“解决”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杨保群伸手要钱,当然得给韩某办事。1999年7月,听说老河口要提拔一批副乡级干部,韩某找到杨保群,“意思意思(将5000元交给杨)”之后,杨说:“我试试。”一个月后,韩某当上了洪山嘴办事处副主任。
  
  2001年5月,韩为其亲戚的编制问题找到杨保群,在杨的办公室里,韩表示了8000元钱,请杨帮忙。后通过杨保群积极疏通关系,违背政策,韩某亲戚的编制问题得到了解决。
  
  此后几年,为了亲戚做生意,韩某又多次请杨保群帮忙,每次都是金钱开道。据法院审理查明,杨保群先后7次向韩某索要和收受现金4.6万元。
  
  老河口有条“杨蚂蝗”
  
  老河口老板们中一度流传这样一句话:“沾上了我们的杨副市长,简直就像被蚂蝗叮上了。”
  
  老河口汽车附件厂原企业法人代表高某,是被杨保群“叮上”的老板之一。2000年9月,该厂破产拍卖,成了高某所拥有的民营企业,很多工人因不理解而闹事,当时杨保群兼任市企领导小组副组长,主抓附件厂的企业改制。他多次出面协调,维持秩序,使高某的新公司得以顺利经营。
  
  由此,杨保群觉得高某应对自己感恩戴德。2001年5月,杨保群以接待上级领导为由,向高某伸手要钱,高某乖乖地将1万元现金送到杨的办公室。年底,杨保群又给高某打电话:“快过年了,想用1万元,你给解决一下。”第二天,高某按要求将钱送到杨的办公室。
  
  老河口华棉纺织有限公司经理鲁某前后被杨保群索贿3次共6万元。2001年5月下旬,杨保群电话通知鲁某到自己的办公室,说最近手头有点紧,让他解决两万元钱。鲁某表态“没问题”,杨保群就递给他一张龙卡,让他把钱存到卡上。第二天晚上,龙卡回到了杨保群的手里,里面多了两万元。
  
  只要运用手中的权利为别人办成一点事,杨保群就觉得应该获取回报。杨保群曾帮助鲁某把妻子从地税局前勤岗位调到后勤上,就为这事,杨又向鲁某索要了两万元好处费。
  
  2001年4月,杨保群和老河口市光华特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某在老河口市宾馆休息。杨保群给胡某一张建行龙卡,说:“你看能不能给我打几个钱上去?”胡某不敢违抗,违心地说:“行!”当天胡某就在此卡上打了5000元钱。随后,杨保群以到河南考察、解决经费为由,多次向胡某索要3万元。
  
  少数违法乱纪的领导干部一谈到自身腐败的原因,往往会说:“盛情难却”、“迫不得已”。从以上可以看出,杨保群贪污受贿是“主动出击”。
  
  公款修车也赚钱
  
  在大肆索贿受贿的同时,杨保群更是利用自己掌管政府财政的大权,把黑手伸向公款,次数之频繁令人吃惊。
  
  2000年8月至2001年10月,老河口某厂进行产权制度改革,杨保群主持工作期间,先后七次以“购油费”、“修车费”等名义,从政府办财务科虚开发票,从某厂破产清算组套取公款13.4万元据为己有。杨的情妇阿敏(化名)正是破产清算组的会计兼出纳,每一笔贪污款都是由阿敏亲手交给杨保群的。
  
  2002年11月,杨保群的小车出了交通事故,修理厂要求支付修理费1.1万元。结账时,杨保群还嫌这笔钱不够多,指使司机让修理厂开出一张2.5万元的发票(含多开的发票税1千元)。这张发票在市政府办财务室报销后,杨将多出来的1.3万元装进了自己腰包。
  
  2000年8月19日,杨保群让人虚开一张3万元的名目为庆功旅费的“湖北省行政性收费票据”,由其情妇在某厂清算组账上报销,杨保群据为己有。2002年5月,杨保群让人虚开一张1万元的油费,让其情妇从老河口“梨花节”账上报销。
  
  不仅如此,杨保群与情妇在南阳、邓州、丹江口、襄樊等地游玩。花费共计3万元,杨保群也将此费用在“梨花节”的账上报销。
  
  情妇是案发导火索
  
  今年45岁的阿敏,与杨保群年岁相当。杨保群分管工业时,阿敏在某机关上班。认识不久,两人便密不可分。
  
  为了讨好阿敏,杨保群不惜铤而走险,贪欲更强,手伸的更远。
  
  杨保群案发,最直接的原因是他向原襄樊市委书记孙楚寅行贿,但最初引起人们关注的是他与阿敏的情妇关系。一些正直的人看不下去了,举报了他的经济问题、作风问题。
  
  2001年11月的一天晚上,杨保群和阿敏到王甫州电站玩,杨对阿敏说,快过年了,给你点钱买东西,说着把前一天索要的1万元贿赂款递了过去。类似这样的事情有过多次,每次杨保群送给阿敏的钱都不少于1万元。最多的一次,是把从某厂清算组套取的13.4万元公款中,给了阿敏7万元。
  
  为了笼络情妇,杨保群从开始送钱,发展到送20多万元的小车。
  
  2002年6月,杨保群和阿敏开公车到南阳游玩,行至邓州至南阳段时,突然刹车失灵,险些车毁人亡。当天中午,二人在南阳某宾馆午休,阿敏仍后怕不已,埋怨杨保群的车太差。杨保群急了,拍着胸脯表态:“赶明儿给你买好车!”
  
  紧接着,杨保群“现场办公”,躺在床上给老板高某打电话:“以你的名义买台车,借给我玩,怎么样?”高某说行。
  
  几天后,杨保群带着阿敏专程到襄樊风神蓝鸟汽车经营部,选定了一款价值为24万多元的墨绿色轿车,然后通知高某。没几天,高某就把证件齐全的车开到了杨保群的面前。当天,杨开着这辆新车,载着阿敏去丹江口游玩,路上为了讨好阿敏,他给了她一把车钥匙,说:“今后这车是你的了。”
  
  送

过小车之后,杨保群有过短暂的害怕,小车毕竟不同于金钱,别人怀疑怎么办?他与高某、阿敏订下攻守同盟,一旦事发,就说是借高某的。
  
  除了要钱,阿敏还想要地位。经过杨保群的苦心运作,2002年9月,阿敏终于被提任老河口某局副局长,引起干部群众议论纷纷。
  
  2003年3月,湖北省纪委调查原襄樊市委书记孙楚寅腐败案时,牵出了杨保群,当月杨被双规。7月4日,杨因涉嫌贪污、受贿被刑事拘留,18日被逮捕。经一审法院审理查明,杨保群贪污公款24.9万元,索要和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