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安徽阜南巨贪穆克彪的末路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穆克彪栽了!阜南县城的鞭炮销售一空。5月28日,他因犯有受贿罪、挪用公款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阜南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8年。这个在当地曾经不可一世的县长助理,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阶下囚。
  
  带血手印的举报信
  
  2002年11月的一天,在省委党校,刚刚就任阜南县纪委书记的王伟正在听省里的一位领导上课。王伟,1965年出生的年轻干部,1999年从团省委下派到阜阳,他先是在界首市担任副书记,就在几天前,他受命到阜南任职。还没有接手工作,省委党校的学习通知就来了,王伟匆匆赶到省城参加学习。
  
  就在这时,教室外突然发生一阵骚动。王伟扭脸看去,见是一群脸被冻得通红的老工人,看他们激愤的情绪,像是来上访的。上课的省领导走到教室外,一会折身回到讲台,大声地询问下面:“谁是阜南县的纪委书记?”台下的人左顾右盼,这其中也有王伟。甚至还没有坐过自己的新办公室就来到党校,王伟一时竟忘了自己就是阜南新的纪委书记。旁边的人捅了一下他:“你不就是吗!”王伟这才醒过神,急忙站起来答道:“我就是!”
  
  “赶快去把问题处理一下,给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领导严肃地指向门外。
  
  在寒风的裹挟里,王伟接过一堆厚厚的举报材料。粗略地翻看了一下材料,也就是在此时,他第一次看到了穆克彪这个名字。
  
  按照群众的揭发,穆克彪在担任阜南县油厂厂长之后,仅仅数年的工夫,这个在当地颇具实力并已累计有2000多万元的厂资金没了,不仅如此,他同时身兼粮食局局长,但是他却利用手中的职权,将正常的存粮说成是陈次粮,在粮库的一出一进间赚足了差价;穆克彪还大肆收取下属公司给他的孝敬;在穆克彪掌管的粮食系统,许多工人已经好几年没拿到过工资,有的人甚至到了吃不上饭,看不起病的悲惨境地……当翻看到举报材料的最后部分,王伟震惊了:在整整4页的举报签名旁,竟印着200多个鲜红的手印,每一个手印,都是举报人咬破自己的手指按下的。
  
  从1998年开始举报穆克彪到现在,每一次的结局都令他们失望,他们也不再考量该如何和领导说话,直接问王伟:“你管不管?”王伟的回答也很干脆:“我回阜南第一件事就是查清你们反映的问题,这是我的手机号,你们随时可以联系我。”
  
  从党校学习回来,王伟开始有意观察和自己同年出生并和自己在同一座楼共事的穆克彪。果然,穆克彪并非“凡人”。他总是一身名牌,出手也极为阔绰,不像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县长助理所能达到的富有。穆克彪很狂妄,这是所有与他相识的人的印象,王伟与他认识后也很快产生这一感觉。
  
  自从王伟就任县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后,穆克彪就开始有意和他接触。一次,穆克彪又找到王伟的办公室和他套近乎。此时,县委大院又来了一批反映情况的人,他们揭发的还是穆克彪。王伟就对穆克彪说:“群众老是反映你的问题,你应该和他们沟通好,不要影响了政府部门的正常工作。”穆克彪口头应诺下来,随即铁青着脸走出门。透过窗户,王伟看到穆克彪径直冲到院中,拦住来反映情况的人,狂妄地说:“你们上去告我啊,我刚从王书记那里出来!”
  
  点干将组成专案组
  
  2003年3月28日,张田丰被王伟约到了他的办公室。
  
  张田丰,阜南县纪委前常委。2002年因为年龄到了杠杠,他退居二线。一进门,从王伟严肃的神情和关紧门窗的动作中,这位老纪检预感到将有重大的事情发生。果然,王伟开门见山地说:“我已经报请县委并得到支持,准备查穆克彪问题,想任命你为专案组组长,你愿意挑这个担子吗?”
  
  点将张田丰,个中复杂
  
  张田丰是个干将。军人出身的他参加过多次重大战役,抗美援朝、抗美援越以及后来的珍宝岛战斗,战争中他英勇无畏,勇猛杀敌。复员转业后他回到老家阜南,在纪检这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继续拼杀。
  
  在阜南,只要是贪官,对张田丰都有几分怵,这位老纪检善啃硬骨头。李保奎,1991年任地城区委书记,此人工作作风粗暴,经常打骂群众,在家中设赌时这位书记竟然嚣张地将前来抓赌的工作人员打伤,口中还称:“我是区委书记,谁敢告我!”但是,张田丰就敢碰他,接手调查没几个回合,李保奎就被撤销党内一切职务。
  
  1999年,省委书记王太华在阜南“三讲”动员期间,严斥阜南柳沟乡臭名昭著的“三假”问题,这个乡在一年时间竟然分别虚报了3个100万元的招待费、租车费和树苗费,引起极大的民愤。张田丰用了1年多的时间,率人查阅几米长的账单,最终处理了100多名作假干部。
  
  点将张田丰,王伟竟有几分无奈。
  
  从当初粮食系统职工联名举报穆克彪以来,前前后后,纪委以及检察、公安等部门已经组织过多个调查组,力图查清此案。但调查组每调查一次,穆克彪就官升一级,从最初的县饲料厂副厂长,到后来的生达饲料厂厂长,再到县粮食局副局长、局长,直至最后的县长助理。其中的窍门,他的老婆曾在麻将桌上豪赌时透露:“让那些工人去告,他们告到哪,我家老穆的金条就铺到哪!”
  
  此话并非空穴来风。由于职工们将穆克彪的问题反映到省里直至中央,自然引起高层领导的重视,要求阜南县认真调查并报告结果。结果,当时的县委书记竟然亲自来到省里汇报,信誓旦旦地说穆克彪是个没问题的干部,群众所反映的问题并不属实。直到后来这位书记因为受贿问题东窗事发,人们才茅塞顿开,为什么一个县委书记如此忙不迭地为穆克彪奔走。
  
  而张田丰在任何一个穆克彪的专案组里都没有呆过,如果这次动真格查清穆克彪问题,王伟认为张田丰是最佳人选。当王伟将自己的想法向阜阳市纪委请示时,纪委领导当即拍板答应。
  
  在王伟的办公室里,面对书记的出山邀请,张田丰没有正面回答,他反问王伟:“我只想问一个问题,这一次你们是动真的吗?”王伟肯定地点点头。就在这一天,与穆克彪作最后决战的专案组正式成立。
  
  旁敲侧击查出马脚
  
  为了不打草惊蛇,专案组并没有将矛头直指穆克彪,而是以“阜南县粮食系统问题专案组”命名,张田丰也立即按照计划从外围寻求突破。
  
  突破点就是陈化粮问题。阜南县粮食局下属四个粮食收储公司,专案组最先介入的是中岗粮食收储公司。查出该公司存在私设小金库,违规资金达30多万元。令专案组振奋的是,被“双规”的中岗经理承认,为方便工作,曾给穆克彪送礼6.5万元。
  
  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
  
  张田丰马不停蹄直扑三塔公司,对三名核心人员进行双规。在“三塔”,专案组查出了该公司设立账外账、虚列开支等问题,收缴违规资金50多万元。他们的醉翁之意也没有落空,三人供认,公司主动送加上穆克彪向他们索要的,总共给穆克彪13多万元。
  
  尽管行动是隐蔽和迂回的,警觉的穆克彪还是很快嗅到了异样,他知道,这一次专案组是冲着他来的。
  
  穆克彪的能量也在一昼夜间释放。很快,王伟的手机

和办公室里说情的人多了起来。王伟把求情的都顶了回去。
  
  侧面不行,穆克彪着急了,他直接跳了出来。他知道王伟家在合肥,一天,他带着一套高档西服直接登门拜访,临走时,把西服挂在门外。第二天,王伟把西服交到了纪委。
  
  软的不行,就来邪的。此后,王伟经常接到漫骂和威胁的电话,他晒在院中的被子被利器划出几个大口子,正在和人说着话,窗玻璃“哗”的一声被砸碎……作为一名纪检干部,王伟知道纪委除了要制裁违纪干部,也有拯救和挽救的责任。他耐心地向穆克彪说明党的检查纪律,希望他有问题就主动交代,但穆克彪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