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副市长夫妻法庭“唱双簧”(图)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赵振与妻子冯卓琼在法庭上

  法制晚报:副市长夫妻法庭“唱双簧”
  
  9日,湖北省襄樊市原副市长赵振与妻子冯卓琼在武汉市中级法院一同受审。
  
  书记案发牵出副市长
  
  赵振历任襄樊卷烟厂厂长、襄樊烟草专卖局局长、襄樊市烟草公司经理、襄樊市副市长。赵振涉嫌受贿案发,与原襄樊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孙楚寅有关,有关部门在调查孙楚寅案时,孙交代说广东个体烟叶商梁增瑞曾给他送过钱,在找梁核实时发现,梁某除涉嫌向孙楚寅行贿外,还涉嫌给赵振送钱。自此,赵振夫妇涉嫌受贿案露出冰山一角。
  
  159万家产来源不明
  
  检方指控,1995年1月至2002年初,赵振在担任襄樊卷烟厂厂长、襄樊市副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其妻冯卓琼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97.42万元,其中赵振单独受贿11次,与妻子共同受贿45万元。此外,赵振对家中1590334.95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与供货商“亲密接触”
  
  在赵振夫妻受贿案中,有两名商人是关键人物。1996年初,烟厂技术改造需进口烟机设备,广东某贸易公司经理杨华连找到时任厂长的赵振,要求做烟机进口代理商,得到赵振同意。为感谢赵振的关照,杨华连将3万元港币装在一套西服口袋中,送到赵振家,后由冯卓琼存入银行。此后一年多,杨华连分四次送给赵振5万元港币和3万美元。杨华连在与襄樊卷烟厂的业务中赚了四五百万元。广东个体烟叶商梁增瑞是该厂烟叶供货商,1995年8月,梁增瑞为争取关照,送给赵振一套价值1.82万元的音响。2000年11月,赵振已是襄樊市副市长,梁增瑞想让赵振给新任烟厂厂长“打个招呼”,又送给他3万元。
  
  “贤内助”帮忙收礼
  
  检方指控,赵振夫妻共同受贿金额高达45万元,赵振不在家时,冯卓琼多次代收“礼品”。1998年10月,梁增瑞为请赵振帮忙,在冯卓琼处问到赵振母亲名字,在农行以赵振母亲名义存入27万元,随后将存单交给冯卓琼。同年11月,梁增瑞就与烟厂签订了5.8万元担烟叶购销合同,获得1300万元的烟叶款。
  
  庭审中,赵振夫妇全盘翻供,否认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经过近5个小时庭审辩论,法院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庭审直击
  
  “有笔钱是自己挣的”
  
  昨天,赵振一脸笑意地上庭受审。当他的回答被公诉人两次打断后,赵振说:“希望你能让我解释完,不要打断我的话。”对检方指控他曾11次单独受贿,其中五次收受杨华连3万美元和8万元港币;六次收受梁增瑞18万元人民币和价值1.82万元的音响,赵振只承认收过三笔,但认为这三笔钱和自己的职务无关,“其中一笔还是自己挣的。”提到音响,赵振说,“那是以旧换新,我自己出钱让梁增瑞帮忙买套音响,后来发现质量不行,让他帮忙换一套,我不知道这套音响将近两万元,给他钱他不收,还告诉我只花了几千元。”当公诉人追问旧音响是否退给梁某时,赵振愣了一下,然后辩解:“没有,一套旧的,就丢那儿了。”
  
  “3万元是咨询费”
  
  检方指控,2000年11月,梁增瑞请赵振帮忙催要烟叶款,赵振答应后收受梁某3万元。对这3万元,赵振说:“那时我在北京读MBA,梁增瑞给我打电话说要在北京投资房地产,让我帮他参谋一下,我和他一起看了现场,建议他不要买,他听我的意见将要买别墅的1000万元省了下来,后来给了我3万元,说是给我的咨询费。”面对公诉人,赵振称自己对房地产颇有研究,随后,公诉人宣读了梁增瑞的证词:“我在北京是谈副食生意,没做过房地产,我给赵振3万元钱,是想让他帮我催烟款。”
  
  赵振听后顿了顿,最后没有作声。
  
  “礼能收钱不能收”
  
  庭审中,赵振强调自己也曾拒收过梁增瑞的礼金:“他第一次送钱给我是1995年,当时他将两万元装在礼品里,被我拒绝了,此后,他经常送礼品来。”当公诉人问赵振为何只收礼品没收钱时,赵振说:“钱不能收啊,我当时才39岁,我还想进步啊。”
  
  面对夫妻共同受贿的指控,赵振称,因为自己从不收钱,别人才会送给我妻子。公诉人随后追问,为何会有人送钱给其妻,赵振当场来了个反问:“我不当这么高的官,别人会给我老婆送礼?”赵振的回答引来旁听席一阵哄笑。
  
  “都是我瞎编的”
  
  当公诉人指控赵振五次单独收受杨华连贿赂的3万美元、8万元港币时,赵振当庭翻供,称自己接受调查时,为保妻子“没事”才编造的。
  
  赵振称,自从担任要职后,就从没用过自己的钱了,出门有人招待,在家有妻子伺候。至于家里到底有多少钱,他“从不知情”。
  
  赵振上庭“官态”难改
  
  在昨天的庭审中,赵振用半躺的姿势坐在椅子上,在回答公诉人的提问时,还偶尔发出笑声,显得很轻松。在上庭、中途退庭及庭审结束时,他还“颇有风度”地向旁听席挥手,摆出一副“领导样”,引来旁听群众一阵哗然。在辩解时,他不满公诉人的连续发问,还“礼貌”地请公诉人“让我说完,不要打断我的话”。
  
  面对身

旁一同受审的妻子,赵振摆出一副大男子主义的派头,很少看妻子,但在做最后陈述时,他提出要求:“希望法院给我夫人从轻处罚。”
  
  冯卓琼痛哭请求缓刑
  
  在昨天的庭审中,赵振夫妻再次上演“夫唱妇随”。今年46岁的冯卓琼有一次大反复,她先是否认检方指控,后来承认了部分指控。
  
  检方指控,赵振和妻子共同受贿45万元,冯卓琼收下梁增瑞钱财后,答应梁“帮忙在赵振面前多说说话”,屡次在老公耳边吹“枕头风”,将请托事由和受贿情况告诉赵振,赵一一应允。
  
  庭审中,冯卓琼的声音显得怯怯的,她承认梁增瑞送过钱和礼品,自己收过一些,她说:“我收钱的事,从来没有和丈夫说过,怕被他骂。”当公诉人讯问收钱的细节时,冯卓琼显得躲躲闪闪,表示“我模模糊糊的,钱是怎么进的家门我都不清楚”。当提到那张27万元存单时,冯卓琼说:“他也没说明白,将存折放在茶几上就走了,存单是我婆婆的名字,他非要送钱,一年之后,我背着赵振将钱分散存进了银行。”
  
  当公诉人问她:“别人送来的礼品,赵振事后翻动了没有?”冯卓琼回答:“你说的我听不懂。”庭上当即哗然。
  
  当庭审即将结束,冯卓琼做最后陈述时,终于控制不住失声痛哭,声称自己有自首情节,请求法庭看在他们夫妻“对烟草事业多年的奉献上,判处缓刑”。
  
  北京晨报:湖北襄樊原副市长受贿案开审 夫妇法庭“演双簧”
  
  涉嫌受贿97万余元,另有159万余元家庭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前日,湖北襄樊市原副市长赵振(副厅级)及其妻子冯卓琼在市中院一号大法庭同堂受审。
  
  检方指控,赵振从1995年起至2002年初,利用职务之便,单独或与妻子冯卓琼“合作”受贿97万余元财物,且有159万余元家庭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
  
  检方认为,应当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赵振刑事责任,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冯卓琼刑事责任。
  
  庭审中,赵振夫妇全盘翻供,否认检方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均为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