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一个贫困县的卖官价位表 周宁三光书记卖官案调查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福建省周宁县是一个人口仅19万的山区贫困县,去年地方财政收入刚刚突破3000万元,然而这里却出了一位腰缠百万贯的县委书记林龙飞。有关部门查明,林龙飞涉案金额达600多万元,占该县一年财政收入的1/5强。当地群众私下里都叫林龙飞为“三光书记”:官位卖光、财政的钱花光、看中的女人搞光。
  
  在周宁,林龙飞独霸干部任免权。在1996年~2003年间,林龙飞共提拔调整干部1000多人,收受当地党政干部、职工贿赂230多万元。想升官保位的干部都争着向他“进贡”,一些官位的价钱也到了约定俗成的地步。记者根据有关部门获得的材料,整理出一份林龙飞卖官的部分价位清单。(需特别说明的是,为获得某一职位,对其他有关领导,照样要进行程度不等的“表示”。因此这些“官位”的“实际价格”远超出下表所列的数字。)
  
  官场“腐败生态链”透视
  
  记者在周宁县调查时发现,林龙飞作为该县领导班子的“班长”、一把手,他违法乱纪、权钱交易、腐化堕落的行为给这个原本民风淳朴的山区小县带来了灾难性影响。为了升官保位,一些干部以腐败迎合腐败,上下级关系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和依附关系,形成了一个腐败蔓延的“灰色生态链”。
  
  腐败成链:重要科局一把手全部卷入
  
  林龙飞被查处后,在原县领导班子中,先后有一名县长、一名组织部长、两名副县长被查处,一名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涉嫌花钱买官,邻县一名副县长也因涉案被查处。记者调查发现,在林龙飞腐败案中,周宁县重要部门的一把手全都没有幸免。
  
  林龙飞卖官有价,给不少胆大妄为的买官者大肆投机提供了广阔空间。原县建委科员陈妙华在林龙飞案中相当抢眼。2001年8月,原县建委主任陈增霖被提拔为屏南县副县长,在陈增霖和原周宁县县长孙某的推荐下,陈妙华被任命为县建委主任。为感谢林龙飞对他的“提拔”,2001年11月,陈妙华一次性抛出“重磅炸弹”4万元。此后,陈妙华还先后5次送给林龙飞6万多元。作为“回报”,在2002年机构改革中,陈妙华得以顺利留任。
  
  纵观这些行贿者,往往同时也是受贿者。他们甚至把黑手伸向公款,大肆贪污和挪用,采用假发票报销甚至白条冲账等手法,聚敛钱财。原县审计局局长潘定豪,在任乡长、县电力公司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他人贿赂近15万元,并贪污公款7万元。他累计向林龙飞行贿17万元,为了竞争副县长,曾一次性重贿林龙飞4万元。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许多向林龙飞“进贡”的干部中,有一部分人本不想变贪,但为了保住位置,只好筹钱给他。靠工资显然不够,于是就将手伸向公款或者向下级索要,在周宁县形成了一个以林龙飞为金字塔尖的“行贿受贿链条”。
  
  原副县长肖兴春在此案中也被查处。该县一名领导告诉记者:“肖兴春的家我去过,空空的,没什么像样的东西,但他涉嫌受贿、贪污、行贿,还不是为了给林龙飞送钱?!”据记者调查,肖兴春受贿、贪污合计16万多元,仅向林龙飞行贿就达10多万元。周宁县老干部纪文治愤怒之中又带有惋惜:“卷入了一百多名干部啊,大多是农家子弟出身,受过党的长期培养,他们‘落水’,林龙飞堪称罪魁祸首。”
  
  上行下效:官场变成腐蚀干部的“大染缸”
  
  上梁不正下梁歪。林龙飞的一把手“表率”作用,给周宁县的干部队伍建设带来灾难性的影响,致使该县一度贪污腐败成风。一些干部群众气愤地说,周宁官场成了个“大染缸”,白的进,黑的出,一批过去很好的干部变质了。
  
  林龙飞大搞腐败,根本无心工作。他在任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周宁县这个小县,我一个月用几天的时间就可以将工作干完。”对送钱买官者,林龙飞来者不拒,而且还通过赌博、放贷等形式敛财。据纪检部门调查,林龙飞共赌博敛财145万元。在这位县委书记的“示范”下,不少干部上行下效,作风涣散,纪律松弛,赌博成风,道德沦丧,致使多项工作出现大滑坡,各项经济指标排在福建省后几位。
  
  值得注意的是,在林龙飞案中,本是行使监督、反腐职能的监察局、检察院的职务,同样也需要花钱“打点”才能获得。郑某被提拔为检察院副检察长,花了2.3万元,彭某调任县纪委常委、监察局副局长花了0.8万元,甚至土地局、民政局的纪检组组长也要拿几千元“孝敬”林龙飞。
  
  纪文治说:“林龙飞赌博、卖官、搞妇女,在周宁历史上没有过。”在林龙飞当政期间,周宁政治气氛很糟糕,实干不如虚干,干活不如会“跑”,另外还有一些干部没钱跑官,也不想干事,上班打牌下棋。那几年,县里经济无增长,停滞不前。而部分干部为了行贿,更把手伸向了并不宽裕的财政,不少公款通过各种形式流入个人腰包。到2002年底,周宁县财政负债高达2.7亿元,财政累计赤字1亿多元。
  
  更可怕的是,林龙飞等一帮腐败干部的作为伤透了老百姓的心,对政府和干部的不信任情绪一度在群众中间蔓延。在主政期间,林龙飞讲起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反腐倡廉也是头头是道。在被双规前夕,林龙飞还在台上慷慨陈词,说什么“领导干部要重操守、讲正气,做到权力上自重、思想上自省、纪律上自警、工作上自勉,做廉政的表率,做端正党风的模范”。面对腐败领导的虚伪嘴脸,一些干部群众倍感寒心。他们说,林龙飞台上反腐败、台下搞腐败,我们到底该相信谁呢?
  
  权力失控:一把手监督问题耐人深思
  
  林龙飞在周宁县长期胡作非为,问题早就有所暴露。但就因为他是一把手,在当地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尽管一些干部群众也在不断进行抵制和抗争,但作用微乎其微。如果不是福建省纪委下大决心查处,林龙飞可能还会照样“稳坐钓鱼台”,甚至还会得到提拔重用。
  
  一些干部群众告诉记者,周宁县前几年的党内民主集中制完全走样,该民主的没有民主,该集中的没有集中。党委内成员是一种不平等的关系,书记凌驾于其他成员之上,书记的一票成了否决票。书记提议的,成员大都附和;书记反对的,绝对通不过。这一点在林龙飞身上表现得特别突出。在他当政的几年间,周宁县没有一个人是在他不同意的情况下得到提拔的;他启用提拔已判刑人员,班子内纪委书记坚决反对,但照样通过。原县教育局长祝文海因贪污被法院判处缓刑,刑满后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林龙飞。在收受了祝文海的贿赂之后,林龙飞执意要重新启用祝文海,安排他到县地产公司做经理。案发后查明,林龙飞一共收受祝文海贿赂6万元。
  
  据了解,周宁的一些干部群众也曾对林龙飞的腐败行为做过斗争,不断向上举报、反映,但上级部门迟迟没有反应,林龙飞也就更加有恃无恐。早在1999年,一起案件就已经将林龙飞牵了出来,但林龙飞却能施展手段,“侥幸过关”,这使他胆子变得更大。
  
  林龙飞腐败案的查处,暴露出我们权力监督特别是一把手权力监督上的缺失。周宁县老干部叶天仁说,一把手乱来,下面的人很难监督。据福建省纪委、监察厅最新的一次问卷调查显示,有80.64%的被访对象认为难监督或根本无法监督领导干部。调查还显示,人事问题已成为贪官滥用权力的“热点

”和监督机关监督的难点。
  
  一把手腐败危害甚大。腐败的一把手往往会把一个好班子带烂,把一支好干部队伍带垮,并为一个地方的大面积腐败“创造”了条件,甚至成为“腐败航母”、“腐败群案”的策划者和组织者。更深远的影响是,在善良淳朴的老百姓眼里,在忠诚肯干的基层党员干部心目中,这些一把手都是党和政府的代表与化身,他们的腐化堕落,极大地冲击着人民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对此,我们切不可掉以轻心。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