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一个副行长的“胃口”:5700万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这天下午5点多,干警们的眼睛一亮,只见一个女人提着一个大包急匆匆走出家门,上了一辆停在门口的出租车。
  
  2002年5月初,“五一”长假还没休完,一封举报信已飞进了重庆市渝北区检察院,它像一枚重磅炸弹,在反贪局内引起了极大震动。
  
  据举报信称: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分公司重庆气矿关联办副主任、计划财务部副部长邵光庆,在任四川石油管理局川东开发公司内部银行副行长期间,有挪用公款等严重经济问题,造成公司与银行的款额相差2050万元。
  
  2050万元,这几乎是个天文数字啊。检察长的神色异常凝重:“如果查证属实,此案将是一起惊天大案。”
  
  现年46岁的邵光庆,自1993年11月起先后担任川东开发公司内部银行副行长、财务结算中心主任,主要负责开发公司内部财务资金的筹集、调拨、使用和管理。1999年11月,川东公司分离重组,邵光庆调任重庆气矿关联办副主任、计划财务部副部长。经过秘密初查,检察机关发现举报信中的内容基本属实,邵光庆确实有利用职权挪用巨额公款的重大犯罪嫌疑。
  
  “迅速传讯邵光庆!”就在办案人员果断作出决定之时,邵光庆闻风而逃,从办案人员的视线中神秘地“蒸发”了。
  
  “必须尽快将邵光庆抓获归案!”一张抓捕邵光庆的法网悄悄撒开。按照办案人员分析,邵光庆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是:大石坝家中、重庆市友谊宾馆、北碚老家和重庆气矿办公室。
  
  2002年5月10日,案件侦破进入第4天。秘密守候在邵光庆家附近的干警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白天,闷热的天空偶尔下一场阵雨,将干警的衣服打得精湿;夜里,大家又困又饿,还要被成群的蚊子追咬,但干警们一刻也没有松懈。
  
  这天下午5点多,干警们的眼睛一亮,只见一个女人提着一个大包急匆匆走出家门,坐上了一辆停在门口的出租车。干警急忙追了上去,由于时值下班高峰,天又下着雨,待大家好不容易拦到车已不见了那个女人的踪影。
  
  就在此时,办案人员通过拉网式排查,在友谊宾馆的停车场发现了邵光庆经常使用的一辆桑塔纳轿车。“邵光庆肯定经常在此出没。”两名干警乔装成房客,在友谊宾馆开了一个可以监视停车场的房间,趴在窗口轮流监视。
  
  第二天清晨,邵光庆的车突然发动了。但当干警急急追下楼时,桑塔纳已消失在晨雾之中。车子是往高速公路方向去的,邵光庆会外逃吗?干警立刻与高速公路各个站口以及火车站、码头、机场等取得了联系。
  
  5月15日下午,早餐还没吃的两名干警买的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刚刚端上桌,手机突然响了:一名知情人报告,邵光庆正在重庆气矿的会议室里。
  
  二人来不及吃一口面条,扔下面钱就驾车疾驰而去。就在他们到达重庆气矿几分钟后,其他小组的4名干警也先后赶来,大家迅速将通往会议室的各个路口封死,让邵光庆插翅难逃。
  
  当晚7点30分,失踪近半个月的邵光庆终于被带回了渝北区检察院。
  
  2002年5月22日,邵光庆因涉嫌挪用公款被刑事拘留,6月4日被依法逮捕。
  
  “我被他‘套’死了。每次他都说,要我再借点钱给他,等宾馆建好了就到银行办抵押,把欠我的钱还给我。我想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我就是借了点钱给朋友,又不犯死罪,你们能奈我何?”“看看我兜里的名片,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们怎么抓我还得怎么把我放出去!”在看守所里,邵光庆百般狡辩、抵赖。审讯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但很快,一名有与邵光庆共同作案重大嫌疑的人物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线:李某,现年39岁,大学毕业后当过公务员、律师,后下海经商,曾担任重庆友谊宾馆、重庆赛德经贸有限公司和重庆南方燃气公司法人代表。
  
  可惜的是,李某此时已闻讯外逃,下落不明。这也正是邵光庆死不认账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逮捕邵光庆的当日,李某被补充为本案的犯罪嫌疑人。同年6月10日,办案人员对李某展开了网上追逃。
  
  与此同时,查账工作也在紧张地进行。由于邵光庆作案时间跨度长,涉及的资金笔数多、款额巨大,而他又刻意将资金在有关银行的账户上转来转去,以混淆侦查人员的视线,从而使查账取证工作困难重重。
  
  然而,再狡猾的狐狸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干警们很快发现,1997年底的一笔账目存在问题。账上显示,川东开发公司的一张410万元的承兑汇票于1997年底在银行贴了现;而在银行的账目上却显示,1998年5月7日,邵光庆以川东开发公司的名义,在重庆市招商银行江北支行贷款500万元。这500万元中的490万元转到了赛德公司账上,赛德公司又把其中的410万元转回到川东开发公司。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再次提讯邵光庆,他不得不吐露了实情:
  
  “1997年12月,李某多次找到我说,他与重庆民福大厦合资成立重庆友谊宾馆,缺少资金,让我借点钱给他。刚开始我没有同意,后来,禁不住他的软磨硬泡,我便将自己保存的公司没有到期的承兑汇票借给他到银行贴现。第二年5月初,汇票到期,我找李某要钱,他说没钱还,我们便商量着以友谊宾馆的名义去贷款,可由于宾馆属于在建工程,银行不给贷。最后我只好以川东开发公司的名义到招商银行江北支行贷款500万元借给李某,李用其中的410万元还了川东公司到期的承兑汇票。”
  
  “你借钱给李某,有没有从中获取好处?”办案人员追问。“没有,绝对没有!”
  
  紧接着,办案人员又陆续发现了邵光庆多次挪用公款的蛛丝马迹,邵不得不像挤牙膏一般,供述了自己使用相同手段,先后多次为李某提供巨额公款使用的犯罪事实。
  
  “你这样不断借钱给李某,无异于肉包子打狗,难道你不明白?”
  
  “我明白,但是没有办法,我被‘套’死了。每次李某都说,要我再借点钱给他,等友谊宾馆建好了,他就到银行办抵押,把欠我的钱还给我。我想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出逃后,李某一直使用假身份证。没想到一次开房间一个不小心摸出了真的身份证登记,结果当夜即被公安机关抓获。
  
  至此,邵光庆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已基本清楚,但真像他所说的,没有收受过李某的任何好处吗?
  
  其实,刚开始时邵光庆曾承认收受了李某的好处费,但后来他知道李仍外逃,办案人员一时无法获取直接证据,便全盘翻了供。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口否认,检察机关对于其挪用公款的罪名就不易认定。
  
  案件至此似乎被卡住了。
  
  李某,这个涉案的关键人物到底在哪儿?渝北区检察院不断同全国的相关单位联系,请求协助追捕李某。
  
  转眼新历已经翻到了2003年,旧历到了年关。干警们仍在四处查找外逃嫌疑人的踪迹,而此时的李某正躺在温柔乡之中。
  
  2003年1月28日晚,李某带着一名女青年在成都小天鹅宾馆开了一个房间。

没想到当天深夜,当地的公安人员就把他从床上揪了起来。原来,李某出逃后,长期使用假身份证,这次开房间时,他不小心摸出了真的身份证进行登记,结果被宾馆工作人员发觉后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
  
  次日,李某在成都被抓获的消息传到重庆,这对于日夜苦战在寒风中的干警们来说,就像感受到春天的气息一样令人欢欣鼓舞。
  
  据李某交代,邵光庆存在涉嫌受贿问题。2003年2月6日,渝北区检察院将此案撤回重新侦查,重新计算羁押期限。
  
  再次提审邵光庆,他仍然对自己的受贿事实一口否认。办案人员适时透露了李某已被抓捕的消息,邵光庆一下子没了精神。在意识到顽抗无用的情况下,他不仅详细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