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被腐败掏空的信用:江纸集团集体腐败案警示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2004年2月2日,江西纸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纸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姜和平被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因姜和平案带发的腐败案件27件,其中17人是这家企业的管理骨干,县处级干部多达15人。

    江纸集团是我国制浆造纸行业的大型骨干企业和国内九大新闻纸定点生产企业之一,也是江西较早进入资本市场的企业。1997年4月,江西纸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纸业”)在上证所上市。

    光环背后是“目无法纪”,“优秀企业家”写下苍白的《悔罪书》

    “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并且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我要这么多钱有什么用呢?俗话说得好:钱是个烫手的东西,取之无道的钱,一旦东窗事发,钱就和灾难联系在一起。”在长达8页的《悔罪书》中,姜和平的忏悔显得十分苍白。

    69万元,相当于南昌一个普通三口之家54年的开销,而这只不过是姜和平一次的受贿所得;154万元,是一名月薪800元的工人160年的收入,而这只是他一年的受贿所得;160万元,足以建成一所设施齐全的希望小学,而这只是他在一名情妇身上的开销。

    姜和平在担任江纸集团领导的7年里,收受、索取贿赂次数过百,共计389万余元,另有480万元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涉案总金额达860多万元。这是江西省近年来查处涉案金额最大的一起腐败案件。

    现年51岁的姜和平,从17岁进入江西造纸厂(江纸集团前身)当扛料工、化浆工开始,一步步成长为一名管理6000多名职工的企业领导人,曾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省市劳动模范称号,还当选为南昌市人大代表。

    就是这样一个头戴众多光环的“优秀企业家”,在几年时间内蜕变成一个腐败分子。在《悔罪书》中,他写道:“我没有把自己置身于民主监督之下,以此来约束自己的言行,而是视民主为聋子的耳朵——摆设,不愿意接受来自任何方面的监督。”“在权与钱的天平上慢慢失衡。”

    “我不是用手中的权力去发展壮大企业,去为人民谋利益,而是把手中的权力变成了神奇的摇钱树。”“自己懂法很少,且目无法纪,从没有认真执行过党风廉政建设的有关规定和自觉遵守过法律规范内容,并始终怀着侥幸心理,使自己在违法犯罪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在权力和金钱的腐蚀下,姜和平说“自己严重违反社会主义道德规范,个人道德缺乏自律,生活作风腐化。”他与多名女子长期保持情人关系,并与情妇徐某生下一子,仅在其身上的花费就达160万元之巨。

    在集体腐败行为的侵蚀下,现代企业制度成了“空中楼阁”

    在“家长制”的管理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姜和平大肆收受贿赂的同时,江纸集团管理层的腐败面也逐步扩大,几乎囊括了公司财务、设备、技术等所有要害部门的负责人。

    担任企业总会计师、董事的邓润国,主要负责编制公司月度资金的收支计划表,是左右公司资金安排、使用的关键人物。由于江西纸业的销售回笼资金经常不能到位,资金使用中存在较大缺口,因此邓润国成了供货商们索要货款时争相“拉拢”的对象。他利用职务之便前后敛财62万元,另有87万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被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曾担任江纸集团财务审计部部长的钟韶华,利用职务之便受贿46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热电厂厂长姜小南、物资供应部副部长余北钰、进出口公司经理王宇等一批管理骨干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

    在企业管理层集体腐败行为的侵蚀下,现代企业制度成了“空中楼阁”,企业上市改制未改貌。由于江纸集团和江西纸业实际上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上市公司实际上变成了大股东的“摇钱树”、投资者的“黑洞”。募集资金、侵占上市公司资金、做假账、提取坏账等行为尽管帮助江西纸业一度隐瞒了巨额亏损,而管理层严重腐败和渎职,最终导致无法挽回的局面。

    领导层“家长式”作风盛行,管理逐步走向混乱。在姜和平所收受的16人的贿赂中,有10人因向江纸集团供货讨要不到货款而不得不一次次向姜和平行贿。

    董事会形同虚设。姜和平在《悔罪书》中说到,当时在企业党组织、干部职工中没有人能对他的工作提出意见、履行监督职能。姜和平有一次收受上海一家配件供货商的贿赂后,尽管企业质量监督员强调说产品不合格,但姜和平还是强行购入了价值数百万元的“废品”,这些“废品”几年来一直堆放在仓库中。

    内有“蛀虫”挥霍无度,外有严重亏损的大股东“虎视眈眈”,一个上市公司就这样被“掏空”

    有关人士指出,江西纸业是前几年“包装上市热潮”中的一个产物。在上市公司信用缺失的背后,需要关注的是一些地方在企业改制过程中的心态:一是在上市前不管什么情况,想方设法、隐瞒问题促成企业上市“圈钱”;二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缺乏必要的监管手段,导致有问题的国有企业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滋生管理层集体腐败现象。

    2001年下半年,江西纸业短短半年时间内由较大盈利转为巨额亏损,令证券业内人士对其历年的财务审计结果疑虑重重。中国证监会南昌监管办随即进行专项检查,发现该公司存在资金被大股东江纸集团及关联企业占用的情况。2002年上半年,江西纸业应收款净额达9.66亿元,是股东权益的2.84倍,其中大股东拖欠款为8.68亿元。

    通过调查,这家上市企业暴露出来的造假、腐败问题触目惊心,一起典型的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的案例展现在人们眼前。在2001年中期业绩公告中,江西纸业净资产为6.7亿元,2002年净资产降至3.4亿元。江西纸业的大股东江纸集团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达9亿多元,是上市公司净资产的3倍。

    促使江纸集团如此大规模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原因,是江纸集团出现的严重亏损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