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湖北襄樊反腐风暴:70余名官员集体涉案受到查处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2003年10月30日 15:17

  记者 黄广明

  这是一次“送旧迎新”的会议。10月25日,中国共产党襄樊市委九届九次全体会议召开。会议表决通过了枣阳市、宜城市、襄阳区和樊城区党委书记拟任人选。

  在此之前,这四个地方的一把手已经“消失”好长一段时间。因为涉嫌腐败,四地的前任党委书记或已被定罪量刑,或正在接受纪委调查。这只是涉案官员的一小部分。

  10月6日,武汉《楚天都市报》报道,湖北省纪委透露,正在查办的襄樊原市原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孙楚寅案,牵扯到领导干部74人,其中该市相关单位、县市“一把手”30余人,厅级干部11人。尽管湖北省纪委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相关数字并不准确,还有待确认,但襄樊官员大规模涉案已经铁定。

  位于长江最长支流汉江上游的古城襄樊,这座湖北省的第二大城市,正经历着一场反腐洗礼。

  市委书记的脾气

  “头一天我还在会上见过他,第二天他就被纪委带走了”,一名湖北日报驻襄樊站记者说,孙楚寅出席的最后一次会议,正是襄樊市贯彻落实中国共产党十六大精神动员会。其时是2002年12月初,距孙楚寅出席十六大回来只有半个月。

  一个细节可以看出孙楚寅对他全国党代表身份的珍视。十六大闭幕后不久,他接受湖北日报记者采访时津津乐道:5年前作为党的十五大代表,他的代表证编号为“1253”。这次作为十六大代表,代表证的编号又是“1253”。据说这种巧合是极少见的。说话时,孙“抚摸着两个编号相同、相隔5年的珍贵证件。”

  在这起大规模的腐败窝案中,孙楚寅是焦点。纪委人士透露,长期养尊处优的孙书记受不了“双规”之苦,很快交代了几十个向他行贿买官的县局级“一把手”以及一些重大经济案件。

  《襄樊日报》10月17日头版刊出《依法罢免孙楚寅市人大代表职务》的消息,其中称孙“利用职权,在为他人提拔、调整职务中,受贿数额巨大,涉嫌犯罪,且违反社会主义道德,与多名女性发生两性关系。”

  据孙楚寅的履历表,孙是湖北黄冈人,历任老河口市经委主任、市委办公室主任、市委副书记、市长、市委书记:1991年任襄樊市委副书记,后兼任市政协主席,1996年任襄樊市委书记,直至案发。

  一位了解孙楚寅的襄樊市老干部说,孙的仕途可谓一帆风顺。其中最关键的一步,是他从做企业转向仕途,当时“文革”结束不久,国家开始重视知识分子。

  1991年,孙楚寅刚提拔为襄樊市委副书记,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亮相,是在襄樊市举办的首届“两会一节”(诸葛亮研究会、诸葛亮文化节、经贸洽谈会)动员会上,“形象工程”推进缓慢,孙楚寅在会上发了脾气,说:“‘两会一节’理解也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与市保持一致就是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谁砸我的锅,我端谁的碗。”

  1997年,襄樊市在搞城建时,推倒了一段古城墙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了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毁坏文物的情况,孙楚寅观后又发了脾气。不久,中央某大报就受托发表了一篇报道,称襄樊市历来重视文件保护,其中孙在报纸上侃侃而谈,只有成绩,没有过错。

  有一年,保康县天旱,一名老干部下去检查灾情。车行至南漳县某地,车堵了好几里路,交警忙前忙后地命令来往车辆稍安勿躁。原来,前面孙书记正与马路边的一农户促膝交谈,电视台、报社的记者忙个不停,好记录孙书记体察民情的这一幕。孙书记的车马横占了整条马路,来往车辆一堵就是一个多小时。

  市委书记的脾气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襄樊政界对孙楚寅的评价并不是一边倒。相当一部分襄樊市委市政府的干部表示,孙楚寅给不少人的感觉“像一位学者。”在他们看来,上述孙的言行在官场并非过分之举。孙对襄樊的发展还是有不少贡献的。

  襄樊市纪委一名干部说,对孙楚寅两种相悖的评价并不难理解,现实中,有许多与孙类似的贪官,他们可以在“人民公仆”和“腐败分子”两种角色的转换中游刃有余,心安理得。现实给他们提供了演戏的良好土壤,个中原因令人深思。

  刘有庆“仕途怪相”带来的负效应

  纪委人士透露,襄樊原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有庆案发,牵出了孙楚寅,孙又牵扯出了众贪官。

  8月11日,襄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襄樊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刘有庆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财产3万元。

  刘有庆早有前科,成名已久。1994年7月30日,经中央纪委和湖北省纪委联合调查,从1990年10月至1993年4月,担任谷城县委书记的刘有庆连续三次更换轿车,将乘坐的一辆黄色桑塔纳轿车先后换成新白色桑塔纳、进口蓝鸟王和进口现代王轿车,购车挪用企业流动资金和专项资金共计40多万元。

  带来的后果是:谷城县一些单位和领导干部效仿刘有庆,竞相买车和换车,购车资金多数来源不正当,有的动用企业流动资金,有的挪用水利、林业、交通、城建等专用资金,有的甚至挪用“新灾夏粮救济款”和群众捐款。

  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他因违规超标购买轿车被查处的消息后,刘有庆被撤销县委书记职务。

  知情人士称,1994年人代会,襄樊市政府换届选举时,刘本来已列为副市长候选人,就在人大代表表决的前一天,接上面通知,取消刘的候选人资格,原因即在他的超标购车行为暴露。

  按照官场惯例,一名官员经过这么一折腾,其政治生命不说终结,至少也是止步不前。但刘有庆却不然。1996年底,刘有庆被任命为襄樊市委副秘书长。其中起关键作用的,就是市委书记孙楚寅。知情者称,孙提拔任襄樊市委副书记的曾任老河口市委书记,与主政谷城的刘有庆私交甚笃。

  刘有庆就任市委副秘书长后,行为未曾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湖北奥西达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谷城一家小有名气的乡镇企业。1997年春节前,公司负责人卢某某为了请刘有庆“支持工作”,送给刘有庆4000元现金。此后不久,经刘有庆打招呼,赵某某所在的公司承接了襄樊市交通局养路征稽处办公楼建设工程。

  1998年底,刘有庆更上层楼,被任命为襄樊学院党委副书记(副厅),主持工作。

  根据法院调查,1997年至2002年,刘有庆在担任襄樊市委副秘书长、襄樊学院党委副书记、襄樊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共计46.3万元。

  刘有庆的仕途经历大难而不死,相反还屡攀新高,这背后相助的神人,就是孙楚寅。例如,刘有庆在襄樊学院的权钱交易早已触犯众怒,100多名教职工联名告状,甚至有人贴出了大字报,但后来,刘有庆仍擢升到地位更重要的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位置。而这时的襄樊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正是由孙楚寅兼任。

  而刘“仕途怪相”,直接成了当地部分官员的一个“活教材。”

  腐败链条的延伸

  在襄樊,买官卖官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从现在已经判决的

几个领导干部的案例看,无不涉及。

  1999年,枣阳市乡镇领导班子换届,同年10月的一天,时任枣阳市兴隆镇镇长的王道山为能提拔为乡镇党委书记,以给市长尹冬桂汇报工作为由,到尹的办公室送给尹1万元现金,并请尹做工作,在这次乡镇班子换届时把他调整为兴隆镇党委书记。同年11月,尹冬桂和枣阳市原市委书记曾宪荣二人商议,更改了对王道山的调整方案,将王改任为兴隆镇党委书记。同年11月,王如愿以偿。

  “在襄樊不少干部看来,没有花钱办不成的事,这

[1] [2] [3]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