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子诈骗翻车撞出父受贿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俗语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看来,这话一点不错,它在湖北省十堰市原工商局局长曾庆满父子身上应了验。父亲曾庆满因受贿被判刑,儿子曾晋因诈骗亦被判入狱。 

  小的时候曾庆满对曾晋溺爱有加,时常带其赴宴吃请,对自己工作中的不正之风也从不回避。任职期间他先后受贿十一万余元,被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其子曾晋因假借其父名义诈骗19万元,也被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富有戏剧性的是,正当这位功成名就退居二线的工商局长,即将衣锦还乡颐养天年之际,却因儿子曾晋的诈骗“翻船”而被牵连出来,上演了一幕让人哭笑不得的“活报剧”。 

  娇生惯养染赌欠债 劣子诈骗入监牢 

  曾庆满有一个小儿子,叫曾晋,现年29岁,大专文化。曾庆满对其特别偏爱,平时遇有宴请,常会带上他一同赴宴。随父亲吃喝多了,看到别人对父亲点头哈腰,对自己也恭恭敬敬时,曾晋也渐渐地飘飘然起来。毕业后,曾晋沾父亲的“光儿”,被安排到十堰市财政局交易中心工作,这是个铁饭碗,令人羡慕的职业。应当说此时的曾晋,只要以事业为重,加强自身修养,定会前程似锦。然而,曾晋却与父亲一样染上了赌博恶习。但他似乎运气不佳,每赌必输,于是欠下不少赌债。 

  债主索债让曾晋头疼,无资去赌更是让他心烦。曾晋开始向一些熟识的老板借钱,老板们见他是局长的公子,一般不敢不借。如遇老板说没钱时,曾庆满就会出面打电话说,你的账上有钱,或问你的钱什么时间到账?老子打完电话,曾晋便会跑去责问,你有钱为何不借?其实老板们都知道,这父子俩借钱,是明借实要,有去无回,且曾晋经常一张口就“借”上万元。一些老板干脆采取“惹不起,躲得起”的措施。借不到钱的曾晋,于是便打起了歪注意,决定找些对象骗钱花。 

  2000年5月的一天,曾晋跑到十堰市饮食服务公司职工李某家中说道:“市工商局要招一批干部,名额有限,你女儿毕业后不是找不到工作吗,看在我俩多年的交情上,我跟我爸打个招呼,帮你搞定。”真是喜从天降!李某激动得连连道谢。为骗取李某的信任,曾晋伪造了一份《湖北省工商局内部招工表》,交给李某填好后说:“这次工商局是内部招工,虽然机会难得,但不是无条件的。想进去的人很多,所以局里要求应招的人必须先交集资款,不交款,无论关系多硬一概不考虑。”尽管条件有些苛刻,但李某想,曾晋是局长的儿子,他的话肯定没错,便赶紧问:“要交多少钱?”“先交6万元吧。”曾晋不假思索地回答。 

  李某的家境并不富有,但为了女儿找个好工作,于是,东借西凑,凑足了6万元现金。过了几天,李某找曾晋询问招工情况,曾晋说:“交钱的人太多了,局里不好办,让每人再交3万元。”“大头都交了,何况这小头,豁出去了!”李某一咬牙,又借了3万元。在交给曾晋的同时,李某还额外给了曾晋1千元“好处费”。然而,曾晋拿到钱后,一出门就把“招工表”撕碎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可“招工”毫无动静,李某坐不住了,三天两头儿找上门催问,而曾晋总是以“正在办理之中”为由搪塞。 

  就这样,曾晋又接连骗了闵某、王某等4人,共骗得人民币19万元。 

  子效父行父被子牵 老子受贿被判刑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曾晋“招工”的影响太大了,一时间传得满城风雨,市工商局招工,只要花钱,曾局长的小儿子就能帮你办成,此消息不胫而走。花钱就能被招进工商局,这是真的吗?愤怒群众的一封封举报信投到了市纪委。 

  曾晋东窗事发,曾庆满对儿子的荒唐十分恼怒,同时也惴惴不安,毕竟曾晋经常拉他的大旗,借他的名义找别人要钱、骗钱,自己也不干净。他预感,儿子的事会牵连到自己。 

  不出曾庆满所料,在查办曾晋案同时,办案人员很快发现了曾庆满受贿的线索。在曾晋受到法律审判的同时,十堰市纪委也对其父曾庆满的受贿问题展开了调查。去年11月,在儿子被判刑两个月后,曾庆满也被移送检察机关并依法逮捕。 

  十堰市郧西县是个贫困县,财政收入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儿花。遇到天旱,农民吃水都很困难,一些人尚未解决温饱问题。这个县工商局某领导,为争取办公楼建设资金,求曾庆满支持和帮助,在2001年春节前夕,一次就给曾送了1万元现金。 

  2002年1月,曾庆满在省工商局参加会议时,让郧西县工商局那位领导带上争取资金的报告到武汉,以便在省局为郧西争取办公楼建设资金。郧西县工商局那位领导为感谢曾庆满的支持和关照,又将1万元现金亲自送到曾的房间。郧西县工商局为了填补送礼金的“窟窿”,硬是从该局一线工作人员可怜的工资中扣除。 

  1995年初,十堰市某房地产公司经理唐某得知该市工商局将在夏家店建集贸市场。唐某立即通过曾的大学同学结识了这位工商局的“一把手”。几次接触后,唐某得知曾局长想装修房屋,于是便抓住机会,主动提出帮助装修。曾庆满同意后,唐某花两万多元把曾局长的住宅装饰一新,曾对此非常满意。尔后,夏家店集贸市场工程就非唐某莫属了。1995年年底,曾庆满夫妇到唐某家里支付房屋装修费,唐某极力推辞,但曾坚持将2万元现金还给了唐。对曾局长的“廉洁”之举,唐某心里很是不安,总盘算换个方式予以“补偿”。后来,唐某为曾的两个儿子结婚分别送上厚礼,共计3万元,而这得到的回报是,工商局的另外两项工程。 

  1999年9月,十堰市“汽配城”三家有名的汽车配件公司负责人为求得市工商局对“汽配城”东移工作的支持,商定每公司拿5千元现金送给曾庆满。2001年春节前的一天,由与曾庆满关系较好的王某出面,携带1万5千元现金交给了曾庆满。 

  1999年底,房县工商局干部张某,想调到十堰市城区工作,通过关系搭桥结识了曾庆满。张某为调工作,把公婆的养命钱都拿出来,先后送给曾2万元。然而,曾庆满却以各种理由推诿,直到他被立案审查,张某的工作调动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子怨父乎父恨子耶 铛入狱悔晚矣 

    今年4月,十堰市茅箭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曾庆满受贿案,许多群众得知此事后,纷纷来法院参加旁听。 

  据知情者介绍,曾庆满和他儿子曾晋一样,在整个庭审过程中,认罪态度较好,能够老实交代自己的罪行,归案后积极退出赃款。法院根据曾庆满的认罪态度,5月14日依法作出了服刑5年的判决。 

  现年58岁的曾庆满,大学文化,原籍武汉市。1970年6月他来到地处鄂西北的十堰市工作,历任科长、副局长,1993年就任十堰市工商局局长。在这个位子上一干就是近十年。直到去年4月退居二线,任工商局调研员。再过两年,曾庆满就可功成名就,安享晚年了,谁料儿子案发,使他在晚年成了阶下囚。 

  曾庆满在

十堰市走上工商局局长的位子,曾为“汽车城”和十堰市的经济建设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他父子俩今天堕落成阶下囚,恐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如果当初,他自己清清白白地做人,对儿子严格要求,也不会有今日的结局。在鄂西北,父子两人同时被群众举报,先后被送上法庭,实属罕见。 

  在十堰市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