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一个审计局长的“自审”:挪用公款赌博玩女人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我在五年里挪用公款25万元,贪污公款53万余元,其中借人做生意35万元,12万元归还个人银行借款及利息,借给周某4万元及给她买礼物1万元,买彩票化了13--15万元,炒麻将输掉10万……” 

  这是浙江省岱山县审计局原局长李平波在检察院反贪局亲笔写下的“自我审计报告”,这份“报告”经过检察机关侦查、公诉审查核实和法官审理确认后,成为李平波从审计局局长到“阶下囚”的重要依据。如今,已被浙江省舟山市中级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和贪污罪判刑二十年的李平波即将投入监狱服刑,回首往事,怎是一个悔字了得? 

  35万公款借给亲戚做生意 

  今年46岁的李平波是干部子弟,父亲曾是岱山县为数不多的县级领导,也许因为这,李平波的仕途一直十分通畅,大学毕业进了全县公认的好单位---县财政局,过了没几年便当上县财政局副局长。上任伊始,他父亲就告诫他要用好手中的权,防止被他人利用,李平波听了只是笑笑。 

  果然,不久就有人找上门来。1995年5月,李平波在舟山定海做水产生意的侄女婿陈某某因为资金不够,向他借钱,李平波当时还不敢打公款的主意,就叫他的另一个亲戚施某向岱山县中国银行贷了10万元,加上自己家中的积蓄5万元,借给了陈某某。1996年春节,陈某某又来向他借钱“周转一下”,李平波本想回绝他,但因为那时他侄女的婚姻开始触礁,李平波想把陈某某留住,就想办法同舟山市财政局联系,由舟山市渔业发展公司出面向舟山市财政局贷款25万元,再由陈某某的公司通过签订合作协议的方式取得了这笔钱。几个月后,贷款到期了,陈某某无力偿还。 

  见市财政局催的紧,李平波找到他的一个铁杆兄弟,人称“智多星”的袁贤瑞商量,此人原先在他的手下干过,当时已调到该县岛斗镇政府当总会计。两人一商量,就想到了公款,于是,李平波利用自己担任的县财政局副局长的职务之便,以农特税返回款的名义擅自将县财政局25万元公款汇至该县岛斗镇政府,又通过袁贤瑞将该款以归还借款的名义汇到舟山市财政局,归还了原本应由陈某某偿还的25万元贷款。 

  1997年7月,李平波为陈某某在中国银行贷的10万元借款到期了,陈某某又说自己没有办法还,李平波只好如法炮制将县财政局的10万元公款以农特税返回款名义汇至岛斗镇,再由袁贤瑞将该10万元汇出还贷。 

  这35万元公款连同他自己的5万元积蓄借给陈某某后,一去不复返,至今仍一分未还。不久,陈某某抛弃了李平波的侄女,气得李平波直骂他不是人,但又不便多发作,担心陈某某将他挪用贪污公款的丑事张扬出去。就这样,35万元公款被他打了个水漂。 

  明里审计别人暗地为了自己 

  经过这两件事,李平波发现公款变为私钱原来这么容易,不由地一阵狂喜。平时花钱向来大手大脚的他,加上当上财政局副局长后“染”上的炒麻将、玩女人等“爱好”,自己的工资、奖金除了上交给妻子外,可自由支配的“私房钱”十分有限,虽然有时可以向父母亲要一点,但还是常常捉襟见肘,既然“公变私”这般简单,还愁什么?从此,李平波开始用公款为自己的“另类消费”埋单。 

  1997年8月,李平波以购买笔记本电脑为名,从一家公司开了虚开了一张58500元的发票在县财政局农财科业务费中予以列支,将这笔钱打入自己的长城卡上占为己有。当局里的其他领导多次想看看李平波花了5万多元钱买的笔记本电脑是啥模样时,都被他搪塞过去了。同年12月,李平波采用虚列支出的手段,以农特税返回款的名义将单位15万元公款通过袁贤瑞“转手”落入他的长城卡上,变成他与人“筑长城”的筹码。不过,李平波的赌技并不高,十赌九输,这年春节就输了4万多。 

  春节过后,岱山县换届选举,李平波不仅被选上了新一届县人大代表,还荣升为县审计局局长。到任不久,李平波就对一些单位大动干戈,不明就里的人挺赞赏他的“新官上任三把火”,其实他明里审计别人,暗地里却打起自己的“小九九”,继续干着为自己捞钱的勾当。 

  1998年9月,经审计后,岱山县职业技术学校将108539.63元上交县审计局,同年12月,审计局将该款上交财政。但是,钱刚汇县财政局,李平波就一个电话打到财政局领导,说是汇错了,要求退回审计局。李平波利用担任审计局局长的职务便利,采用收入不入账的手段,将该108539.63元一分不少地转入个人长城卡户头,占为已有。 

  这年年底,岱山县工商银行为了搞好与审计局的关系,决定赞助审计局2万元“过节费”。李平波得知后,马上叫他的司机去拿,悄悄地将2万元现金放到自己办公桌的抽屉里,供他个人挥霍。李平波拿到这笔钱后,在对工商银行的审计时格外客气,该行领导以为那2万元钱确是用于干部搞福利“起作用”,直到案发后才知是被审计局局长独吞了,连连摇头。 

  2000年6月,经审计后县自来水公司将16万余元上交审计局,审计局决定将其中的10万元上交财政,钱汇到财政局后,李平波又故伎重演,让财政局将10万元的转帐支票退还给审计局,然后,利用职务之便,将10万元钱转入自己的长城卡上。 

  “风流局长”梦想彩票中大奖 

  在原本就不大的岱山县城高亭镇,提起李平波可谓家喻户晓,不是他的政绩引人注目,而是因为他与数名女子有染,所以从他担任县财政局副局长开始,当地人送给他一个“风流局长”的绰号。 

  李平波的妻子在当地一家医院上班,这个善良的女人一直以为当领导的老公工作特别忙,所以虽然李平波经常夜不归宿,她却从未怀疑他会在外寻花问柳。尽管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但她直到李平波案发后,县纪委开除他党籍时,才如梦方醒,号啕大哭起来。事实上,李平波自从当上领导后,先是爱上了赌博,接着就是玩女人。据他自己交代,在高亭镇只要他看得上眼的,他都会想方设法搞到手,也有人是想攀附他的权势,主动委身于他,甚至在到杭州、舟山定海开会出差时,李平波也不失时机找个“小姐”潇洒一下,不虚“风流局长”的“美名”。 

  为了讨这些女人欢心,李平波经常送给她们各种各样的礼物,反正费用由公家支付,几年下来他贪污公款得来的钱有相当一部分化在女人身上。周某的丈夫曾是李平波的好朋友,在上海等地做生意,时任财政局副局长的李平波便乘机与周某勾搭上,两人的关系除了李平波的妻子不知外,几乎成了当地公开的秘密。两人姘居了两年多,周某的丈夫回来发现后,扬言要到上级纪委去告发,李平波只好忍痛割爱,表面上说是借给周某4万元钱,实际上是用4万元公款了结了一段“情债”。 

  2001年,组织上准备将李平波调到舟山市里去任职,按理,从岱山高升到定海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事,但是,作为审计局局长的他却担心离任审计时查出自己的问题,所以千方百计找借口谢绝了这门好事。这之后,李平波开始担心起自己贪污挪用公款的事暴露,思前思后,决定用贪

污来的公款买彩票中大奖后,再悄悄将贪污的公款补回去。 

  于是,从2001年4月5日开始,岱山县城高亭镇的彩票点经常可以见到审计局局长李平波的身影。先是买福利彩票,一次上百元,买了一段时间,只中到过几个5元小奖,他又改买据说“中奖率高、大奖奖金高”的体育彩票,每次“29选7”买三张复式选10个号码,每张240元,共计720元,体彩“6+1”一式两份买800元,这样一次下注就要1500元,一周两次,一个月下来投入1万多元。后来,又听人说足彩中奖机会大,又开始买足彩,一次投注又是200--300元,一年左右10多万公款又没了踪影。到最后,他开始赊帐买彩票,以致于他被捕后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