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大贪官携款30万潜逃瑞丽 生活糜烂结局悲惨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他在3年时间里,明借实贪公款201.65万元,几乎全部用于赌博和个人挥霍,除此之外,还犯有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53岁的办事处主任王彦,为了获取金钱滥用权力达到了癫狂的地步。在其罪行败露之际,他又骗取巨额公款潜逃至边界城市瑞丽。 

  关于本案 

  在感到大难将至的时候,王彦提笔给自己的妻子留下了一封告别信。从中可以看出他那种疯狂和矛盾的心态。 

  信中写道:“负罪离琼一年半有余了,除通了几个电话外,今天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你写封短信。你我结婚20多年,我面临今天的结局,全是我自找的,不怨天地不怨人。惟一要说的一句话是,对不起你,对不起女儿。至于我现在的情况和今后怎么办,不想说了,你没管过,也用不着你操心了。……女儿也大了,今后只有你去操心帮她成个家,望她能一切自立。” 

  2003年5月22日上午,地处海南岛西部的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中级法院审判庭座无虚席,闻讯赶来的群众翘首等待法院对洋浦经济开发区原新英湾办事处书记兼主任王彦贪污、挪用公款一案的庄严宣判。 

  “被告人王彦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 

  尽管在一审判决后,王彦向海南省高院提出了上诉。但当时在威严的法庭上,王彦还是泪如雨下。那一幕幕挥金如土后潜逃度日的情景又浮现在他眼前…… 

  仓皇出逃 携款三十余万 

  2000年夏末,对于王彦来说,似乎总有什么预兆在追随着他。是吉是凶,他说不清。夜里老是做噩梦,仿佛有千军万马在追杀他。难道向来一帆风顺的仕途,遇到了什么捉摸不透的沟坎?这使得王彦心里突然生出了一种恐慌。 

  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几天他听说洋浦管理局可能调整他的工作。如此一来,他明借实贪几百万公款的形迹必然败露。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可走需要大量的钱,怎么办? 

  生性一条道走到黑的王彦,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这是他自己悟出的强盗逻辑。2000年8月30日,王彦用从海南省民族建设总公司韩某那里骗来的30万元借条,指示新英湾办事处财会人员为其提取30万元现金。钞票到手,他长舒了一口气。一切都很顺利,没露出半点破绽,他觉得十分得意, 

  带上早已备好的行装,没顾得回家看看妻女,他急匆匆离开洋浦,赶到海口。翌日一早,他乘船离开海南岛直奔广东汕头朋友家。 

  再说洋浦新英湾办事处财务人员发现,王彦提取30万元现金后,一连几天没上班。他们感到情况不妙,立刻报告了洋浦管理局领导。办事处负责人请求检察机关迅即查处。检察院认为案情重大,立即召集办案人员研究侦查方案:尽快查清犯罪嫌疑人王彦的犯罪事实;查清王彦的下落,码头、机场严密布控,防止疑犯携款潜逃;在新闻媒体上召告全省,悬赏2万元捉拿疑犯。然而,这时王彦早在汕头朋友家喝上小酒了。不过,这侦破方案对日后王彦落网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隐匿边界 生活依旧糜烂 

  王彦逃到汕头住了几天,深感惶惶不可终日,就又乘着夜色坐车到河南周口朋友处呆了几天。就这样周转度日,终于王彦探听到一个可以长久安身的地方——中缅边界的云南省瑞丽市。 

  瑞丽地处云南边陲,王彦就在与缅甸只有一河沟之隔的瑞丽中缅友谊大街桃园小区租了个房子,隐姓埋名化名刘军落脚了。 

  有道是人格发生裂变,生活方式也就糜烂不堪了。 

  过去王彦凭借手中权力不但捞黑钱,还玩女人。从1994年1月王彦到海南省洋浦工作,他就常出入宾馆,赌场,沉湎于轻歌曼舞之中。据知情人透露,王彦在洋浦一家星级酒店长年包房,并要求发廊老板,只要是新来的小姐,先得通知他“过一腿”。 

  王彦在瑞丽刚安稳不久,就又重操旧业了。他凭着潜逃时骗取的30万元,又步入了赌场。没过几日,赌友们给他介绍了一个四川籍小姐,虽说这小姐相貌平平,不过,她有一手做饭炒菜料理家务的真功夫。此后,这小姐成了王彦的情人加保姆。那小姐耳闻目睹王彦常进赌场下大注,赌大钱,一副款爷派头,于是摆脱了无钱的老情人,来了个“新桃换旧符”。 

  穷途末路 潜逃年半也枉然 

  王彦是个大赌徒。在洋浦时他就赌博成瘾,曾在赌场上叱咤风云,出尽了风头。反正他有的是公款做本钱。 

  逃到瑞丽,他恶习不改,继续赌博。然而尽管他手头资金相当“雄厚”,但在赌海中却总是呛水沉船,近30万元的本钱没过几个月就赌光了。没有了钱,那位小姐一反常态,饭不做了,地不扫了,嘴里还常说,想回四川老家了。其实这是不言自明的事,王彦手里没钱了。对小姐的思想变化,王彦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男子汉大丈夫,能曲能伸,能进能退,方能成大器。”王彦自我安慰了一番,压住心头之气对小姐说:“你一个女孩子,跟着我也不容易。不过,你是只看眼前。你以为我没钱了,就想离我而去。你走吧,走了,会后悔一辈子。看在你还老实的份上告诉你吧,过不了多久,100万就汇过来了。有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王彦一番话,说得小姐心里偷着乐。于是她又“情不自禁”回到了王彦的身边。被钱财烧昏了头脑的人,智商再高也会降为零。对王彦,她深信不疑,心里孕育着甜蜜的希望,还将自己积攒下的几千元钱给王彦用。 

  小姐收心了,可王彦却烦心了。他清楚,对小姐骗得了一时,难骗长久,这长此以往如何是好。眼看小姐存折上的几千元花得只剩几百元,他心急如焚,苦不堪言。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已到了穷途末路。下一步该怎么办?万般无奈,他想到了死,可他又留恋人生,留恋过去的一切。此时他仍企盼着奇迹的出现。 

  就在他企盼奇迹出现之际,他在洋浦的朋友刘某,偶然在瑞丽发现了他的行踪,记下了他的住所,并于2002年3月18日向海南省检察院作了举报。海南省检察院接到举报,当即电告了洋浦检察院。 

  原来,自从王彦出逃后,洋浦检察院就按照侦查方案开始了行动,他们对王彦立案侦查后,先是通过网上追逃,后又采取悬赏捉拿逃犯的办法。虽未奏效,但追捕侦查工作一刻也没有放松,办案人员内查外调,不但查清了王彦贪污、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还根据举报查清了王彦参与走私柴油偷逃国家税款的犯罪事实。 

  在1995年底,王彦安排本单位的工作人员与他人合谋,为他人提供免税进口证明文件及相关手续,以骗取洋浦海关免税通关放行0号柴油共计14216.833吨,并进行虚假核销,为本单位非法牟利,导致这些柴油在未经海关批准和补交应缴税款的情况下,被他人全部向外倒卖牟利,偷逃应缴税款共计727.41

8万元,其行为构成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 

  接到云南瑞丽来的举报后,洋浦检察院当即组成4人办案组,迅速开赴瑞丽,并与当地公安、检察机关取得联系,得到支持。2002年3月26日上午,干警们迅速包围了瑞丽市中缅友谊大街桃园小区王彦的住所。破门而入,将睡眼蒙的王彦抓获。王彦顿时惊惶失色,刚穿好衣服,一副锃亮的手铐铐住了他的双手。 

  搜查中还发现了两个存折,一个是王彦的,上面仅有10元钱;一个是小姐的,上面存有500元,从这一贫如洗的住所里还搜出一封王彦写给其妻未发出的信。信写得凄凄惨惨,悲悲戚戚。据王彦讲,信是在前几天写的。他预感到大难临头,特意给妻子写下了这封诀别信。 

  铁证如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