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区委书记贪财好色接受贿赂 一日两醉无色不欢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广东湛江原霞山区委书记郑亚奏自我标榜清廉其实贪财好色受贿118万元被判死缓 

  编者按 

  根据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同志的要求,省纪委编了一本以剖析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例为内容的《腐败警示录》。广东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王华元在为《腐败警示录》作序时指出,该书收入了最近几年来全省纪检监察机关查处的100个典型案例,披露了腐败分子贪污受贿、走私放私、徇私枉法、失职渎职、买官卖官、沉溺财场、包养情妇、欺凌百姓等违法违纪行为,是对广大党员干部进行反腐倡廉的好教材。 

  本报获省纪委批准,精选了《腐败警示录》的5个典型案例,从今天起分5天连续报道。 

  饮“XO”伸咸猪手一日两醉无色不欢 

  湛江市霞山区群众在背后都称郑亚奏为“流氓书记”。他一只眼睛盯着钱,另一只眼睛盯着酒、色。在生活上,他崇尚“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当官对于他来说就是个人享受,至于“为人民服务”,早就被他抛到了脑后。他日日混迹于宾馆酒楼,沉醉于各种宴请应酬中,说他“一日两醉”并不夸张。郑亚奏喝酒爱喝“交叉窿”(郑的口头语,即“XO”),而且要有靓女作陪。一次,郑亚奏看中了某公司的公关小姐,喝酒时点名要她来“三陪”。那名小姐正和家人欢聚,不愿出来。郑大怒,马上派人派车去她家,硬是把人家带了过来陪他喝酒寻乐。郑在给“陪酒女郎”小费时也别出心裁,他不顾忌周围的人,往往把钱对折一下,从前衣领往下塞进女郎胸部。郑亚奏在外喝酒,也常自带“女友”,如果有人对其“女友”开个玩笑或多看几眼,郑都不开心,非要给你个脸色看看。酒兴中,郑常会在“女友”身上乱摸,时不时逗得“女友”发出一阵尖叫声。难以想像,这种不堪入目的事情竟然出自一个堂堂的区委书记身上! 

  郑亚奏的嗜酒、好色,正是一些心怀叵测者求之不得的。包工头投其所好,出钱出力送上美女供其在酒店宾馆逍遥。郑亚奏就在这酒色的包围中干了一桩桩损害人民利益的事。 

  工程私批包工头贿款不断落入袋 

  1992年初,包工头黄某找到郑亚奏(时任常务副区长,分管工商贸易),提出想承建霞山区工商局百家楼2000平方米的水果市场。郑亚奏听了黄某“识做”的话,顿时来了精神。经郑点拨,黄找区建筑工程公司写了申请报告。郑在报告上面签了意见:“按区政府有关文件,区属建筑工程应安排给区建筑工程公司承建,以防税收流失。”黄如愿以偿地拿到了造价60多万元的工程。黄某携款1万元到郑家登门拜谢,郑亚奏未作推辞就收下了。 

  1994年春,霞山区工商局要建一个纺织品市场,为取得工程承建权的黄某再次“做东”。饭桌上,黄递过报告,郑当即批示。几天后,黄某凭借郑亚奏的影响办妥了该办的一切手续。黄某事后给其送上了3万元。 

  1995年夏,霞山区下属的霞财公司与外资合作兴建中密度纤维板厂,基建工程造价2300万元。外资方原打算搞公开招标,担任区筹建指挥部总指挥的郑亚奏以“确保税收不流失”为由,坚持由黄某承包的区二建来承建。为此,黄携款8万元到郑家表示感谢。这一次,黄某低估了郑亚奏的欲望与胃口。钱虽然收下了,但事后他却在不同场合多次说黄某“小气”。1997年3月24日,郑亚奏告诉黄某,要在老家建祖屋。黄某心知肚明,给郑亚奏送去了10万元。几年中,黄某送给郑的酬金达72万元。 

  下属升官索回报书记狂吃“窝边草” 

  此外,郑亚奏连“窝边草”都不放过。挥舞手中的权力魔杖,利用干部人事的变动大肆向部下索贿,是郑亚奏又一大生财之道。 

  1998年春节后,郑亚奏在办公室对区工商局局长黄某说:“现在换届选举,区里有意让你上来当副区长抓经济工作。”但黄仍十分留恋原来的实惠位置。见黄兴趣不大,郑亚奏抛出了更具诱惑力的条件:“对你是先任命职务再参加选举,并进区常委班子一步到位。”黄动心了。 

  一天晚上,郑对其面授机宜:“选举时上头我尽管做了些工作,但还是要再找人,副区长的位置不是一定让你来坐的,该花费的就花费,不能坐等啊。”3天后的一个晚上,黄某带上平时积蓄的钱加上向龙某索要的10万元钱,凑足18万元到郑家,对郑说:“郑书记你找人帮我活动,可不能叫你既出力又花钱啊,这些钱给你当活动费吧。”郑亚奏没作推辞就把钱收下了。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此后在区人大选举时,郑亚奏在主席团会议等场合重点、全面介绍了黄某的情况,最终黄被选为该区副区长。 

  评析 

  自我标榜清廉其实贪得无厌 

  郑亚奏善于伪装凭借特殊关系拒绝监督 

  郑亚奏的恶行之所以能够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得逞,是因为他善于伪装,通过自我标榜掩盖腐化堕落的真面目。他曾在会上说:“人赤条条来应赤条条去,不要起贪念,要想到为民办实事。”他还打算改革用车制度,提出上下班不要小车接送,安步当车。他保存有一叠拒收“红包”的收据,有区委的、区政府的、区纪委的,还有拒收的数额证明。但是“清正廉洁”的幌子难掩他那贪得无厌的龌龊嘴脸,他上交红包,只交明的,不交暗的,只交少的,不交多的,只交一般关系人送的,不交特殊关系人送的。 

  郑亚奏还善于凭借自己的特殊位置拒绝监督。在霞山区,郑亚奏大搞“一言堂”,作风极其霸道,人称“郑霸”。同级组织不敢监督、监督不了,上级组织又疏于监督。原湛江市委书记陈同庆与郑亚奏是酒肉朋友,每当有人在陈面前告郑的状时,陈总是说:“郑亚奏是只老乌龟,脖子上的青苔厚,滑不溜湫的很难抓得住,还是放过他吧。”这样,郑亚奏就成了不受监督的特殊党员,任其为所欲为,在几年之内迅速走向腐化堕落。 

  贪官档案郑亚奏其人 

  郑亚奏,男,湛江市坡头人,大专文化程度,1946年7月出生,1965年12月参加工作,1969年1月入党,当过兵,打过仗,1970年复员安排到湛江市委组织部工作。1983年春天至1999年夏,先后担任霞山区委常委、副区长、区委副书记、区长、区委书记、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 

  2000年4月25日,湛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郑亚奏收受他人贿赂共118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霞山曾经不可一世的郑亚奏终于栽倒了。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