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在彩旗和鲜花的背后--温州“腐败楼”案件透视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每有高楼大厦竣工,就会有彩旗和鲜花陪伴的喜庆剪彩。然而温州“腐败楼”中银大厦将爆破废除,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出逃,这些在火爆的楼市背后的腐败问题浮出水面。作为和政府工作紧密联系的特殊行业,房地产在哪些环节上较易产生“权力寻租”或不正当商业行为? 

  土地是重头戏 

  房地产开发最重要的就是土地。浙江省在土地管理方面近年陆续有一批官员落马。 

  协议转让形式是极易导致栽跟头的。作为杭州目前人气最旺的居住区,余杭蒋村地块现在还残留着当初无序开发的痕迹。因为余杭撤市建区的历史原因,没有按照全市统一规划。杭州市政府在接手蒋村地块之后,对房地产建设项目进行了清理整顿,不得不重新规划,投入了8亿多元搞基础设施建设。也就是在该地块的协议转让过程中,余杭有多名干部涉嫌经济犯罪。余杭两任土管局长和城建局长均因受贿被判刑。 

  在土地整理方面近年也出现不少问题。浙江富阳市国土资源局原副局长周剑鸿和该局土地整理中心主任、副主任等一班人,在土地整理工程招投标、工程款拨付、工程施工和质量监督等环节上,大肆收受包工头的贿赂。在土地整理工程及造田造地工程中,有关工作人员还利用职权,为他人介绍工程业务,从中直接收受他人贿赂或以拼干股的形式收取所谓的“红利”。土地整理中心部分工作人员还收受土地整理及造田造地所在单位或村、镇的贿赂。最终这班人都受到法律的严惩。 

  征地拆迁同样是某些人眼中的肥肉。杭州市征地拆迁办原主任李龙德,利用历任杭州市土管局建设用地处处长、市统一征地管理处处长等职务的便利,多年来受贿达人民币91.28万余元,贪污人民币11.5万元。他的妻子担任某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和他共同受贿人民币5万元,商业受贿2.25万元,挪用资金112万元。两人分别被判处死缓和有期徒刑10年6个月。 

  杭州市西湖乡满觉陇村原党总支书记方崇德,负责“满陇桂雨公园”项目建设土地征用事宜,在和浙江今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就征地补偿、拆迁等事宜洽谈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为其谋取利益,收受贿赂共计42万余元,被判处无期徒刑。方崇德的案件还牵涉到杭州市原副市长叶德范。1997年上半年,为了“满陇桂雨”项目的会审能早日通过,方崇德要求叶德范帮助协调送上3万元。叶德范这位一度享有“廉洁”“能干”口碑的干部最终因受贿9万元而被判刑6年。 

  规划和开发有“文章” 

  规划部门真的是“纸上画画,墙上挂挂”吗?不是。   

  2000年,在处理杭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在西湖区文苑路违法建造住宅及营业用房案件中,杭州市规划局西湖规划处原处长张桂洪,先后两次收受该公司人员送钱共计18000元。此外,他在处理“杭州文艺之家”违法建造创作楼案件过程中,还收受房地产商为让其帮忙拖延案件上报处理时间而送的两只钻戒和一条钻石项链。经有关部门查实,张桂洪在主管处理违法建筑案件和审批私房翻建规划申请手续过程中,收受贿赂56274元。加上其他犯罪事实,共受贿27万余元,最终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 

  随着近年房地产市场的日益火爆,很多人在开发过程上动起了脑筋。开发中出现的混乱也给某些人以可乘之机。 

  1998年底,浙江省某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其下属的浙江省某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和浙江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作开发“某某大厦”工程项目。 

  在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新的股东还没有形成,新的营业执照还未核发的时候,作为投资一方的某投资发展公司和某实业发展公司将相关款项划入了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共管账户,该账户实际上是临时账户,此时款项的所有权并未转移。某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兼财务部经理俞作安,擅自调取该账户上的305万元,通过浙江一家期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转账,将这笔资金以个人所有的期货保证金的形式分拆为4个自然人的,然后汇入这家房地产公司的账户内,作为4名自然人股权验资的注册资本金,变更了公司的股东,核发了新的营业执照。就这样,俞作安挪用公款归个人使用,进行房地产营利活动,事发后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房交会和房产证也能让干部“落水” 

  每年举行的房交会火爆异常,是整个城市的焦点。可是有谁知道,这里面同样隐藏着罪恶。 

  1998年到2000年,杭州市房地产管理局市场处原处长叶淡君,利用职务之便,在受该局委托承办三届房交会期间,分3次收受某礼仪文化公司的投资人和总经理所送的人民币11万元和索尼摄像机一台。 

  同样是叶淡君,在房产权证办理环节上也收受了贿赂。他在1993年担任市房地产管理局房地产产权监理处处长时,利用职务之便,在办理上塘乡某村农居房产权证时,收受该村主任人民币3万元。在办理杭州一酒店超面积私房产权证的过程中,收受好处5000元。 

  叶淡君共受贿14万5千元和摄像机一台,后被判刑10年。 

  小小房产证,让不少人私欲膨胀,让不少干部“落水”。 

  应某擅自在杭州一塑料厂闲置空地上搭建了一幢面积为378.38平方米的二层楼,为使其合法化并成为自己私人财产,向杭州市房地产产权监理处两名干部行贿,果然就办出了产权证;王某某为了能将私房和院子里违章搭建的棚户办出产权证,向市房地产管理处工作人员行贿…… 

  房地产业的健康发展,必须建立在公平、透明又有效率的操作程序上。对这一关系国计民生,关系千家万户的幸福,也牵涉到巨大财富的热门产业,各地党委政府有必要进一步加大反腐倡廉力度,加强行业监管、调控。如何摆正公共利益和私欲、公共资源和个人权力之间的关系,同样值得每一名干部和开发商认真思考。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