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受贿6万余元装疯五年 一朝被盗严谨证词露馅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人一旦犯了法,你就休想逃脱法网。”2月28日上午,在杭州市看守所的一间女监舍里,35岁的原中国土畜产浙江进出口公司办公室办事员王蓬,在开始她的五年服刑生涯时,对前来探望她的朋友这般说。这个因受贿人民币66000元,却以精神病为由试图逃脱法律惩处的女人,在经过三次精神病司法鉴定,历经五年,终被法院以受贿罪判刑五年。这正应验了一句老话: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王蓬从某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一直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199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进入经济效益不错的中国土畜产浙江进出公司工作。凭借出色的计算机专业特长,很快赢得了单位领导的赏识,不久,公司让她负责联系洽谈全公司计算机网络硬件配置及软件安装业务。按理,这本是王蓬回报领导信任的大好时机,可王蓬却选择了一条令她自己遗憾终身的道路。1998年3月,王蓬利用自己的职务便利,收受了某计算机公司的66000元回扣。在接到钱的时候,王蓬还大言不惭,喻其为“六六顺”。谁知,1999年9月,杭州市上城区检察院反贪局掌握了她的犯罪线索,对她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王蓬一度抱着侥幸心理拒不供述,直到检察官把充足的语气摆在她面前时,她才如实交代,并说清了自己将66000元受贿款用于购房的事实。但事后,担心自己被判刑坐牢的王蓬又反悔了,声称自己有精神病。 

  鉴于王蓬在审讯期间所显示的近乎演戏的精神状况,上城区检察院防范于未然,委托专业医疗单位对她进行了精神病鉴定,结果显示王蓬并没有精神病,完全具有刑事责任能力。2001年1月,案件起诉到法院后,在庭审时,王蓬情绪异常,一会儿装疯作傻,一会儿一言不发。法庭不得不休庭,法院只好重新对她进行精神病鉴定。出乎意料,这次鉴定的结果王蓬居然有抑郁症,无受审和服刑能力,上城区法院只得依法裁定案件中止审理。 

  时间一晃到了2003年,在此期间,王蓬结婚生子,为避人耳目,她在上海找了份体面的工作,过上了貌似幸福的生活,但内心深处的恐惧却如同一条毒蛇始终盘踞在她心里。同样,承办此案的上城区检察院的检察官也一直在关注着案件的变化发展,他们始终不相信王蓬有精神病,但苦于没有证据。颇有戏剧性的情况出现在2003年5月的一天,经常往返于上海与杭州的王蓬在杭州火车站被两名流窜作案的小偷偷走了手机。王蓬马上向公安机关报了案。不久,小偷被抓获归案,并以盗窃罪被起诉。在法庭上,当公诉人向法庭展示王蓬在公安机关所作的如实详细、逻辑清晰的证词与辨认笔录时,两名小偷当场大声质疑王蓬瞎说,还说“这女人有精神病”之类的话引起了公诉人的注意。碰巧,负责这起盗窃案的起诉、审判的检察官和法官就是当年承办王蓬受贿案的人。小偷的话无意中提醒了他们,经进一步了解,此王蓬正是两年前在法庭上装精神病的王蓬!为了自己的一只手机,在公安机关吐词清楚、思维敏捷的王蓬,哪象有精神病的人?王蓬的尾巴终于露了出来。 

  2003年11月3日,上城区法院再次委托专业医疗单位进行鉴定,结论是王蓬没有精神病,完全有受审能力!于是,上城区法院恢复了对王蓬受贿案的审理。2003年12月4日,上城区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王蓬有期徒刑五年。王蓬不服,向杭州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又再次以自己有精神病为由,向法院申请第四次精神病司法鉴定,法院认为申请的理由不能成立。见这招不灵,王蓬又诬告检察机关在侦查过程中有诱供行为,却提出任何证据,法院经调查后同样没有采纳她的信口雌黄。2004年1月18日,杭州市中级法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认为该案事实清楚,依法驳回王蓬上诉,维持原判。至此,一直试图逃脱法律惩处的王蓬终于明白自己无处可逃了。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