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范文先生网 >> 法律论文 >> 经济法论文 >> 正文

追查马加爵揪出俩巨贪 欲39万贿赂警察脱身

时间:2006-11-24栏目:经济法论文

  辽宁省凤城市公安局接到群众报案,说在某旅店发现两个云南人,其中一人疑似公安部通缉的在逃犯罪嫌疑人马加爵。事情结果并非如此。公安机关盘查两个云南人时,两人却拿出39万贿赂警察,企图脱身。这一反常举动引起了凤城警方的重视。经查,这两个人竟是云南警方通缉已久的两个巨贪。昨天,记者赶赴凤城,对此事进行了深入采访。 
    
  店主举报有疑似马加爵 

  3月6日晚,辽宁省凤城市公安局按照公安部的通缉令要求,在全市范围内对云南省昆明市杀死四人的在逃犯罪嫌疑人马加爵开展大清查工作。 

  大堡镇公安派出所第一清查组民警罗四新、崔军义重点负责对旅店、饭店进行清查。晚8时许,当清查到某旅店时,店主举报说:“今晚,我们旅店住了两名南方人,其中一名好像是那个通缉的‘云大杀手’马加爵。”这个线索引起了民警的高度警觉。 

  旅店查宿房客吞吞吐吐 

  罗四新、崔军义来到两名南方人住的房间,亮出警官证后,罗四新对二人说:“请出示身份证。”一名矮个子的人拿出一个临时身份证,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耿选金,住址四川省金阳县对坪镇一村东四队。罗四新一看这是一个假身份证,但他却不动声色。再细听他们的口音,断定他们根本不是四川人。崔军义问那个高个子“你叫什么名?请出示身份证。”他说:“我叫张德军,我和他是同乡。我的身份证丢了。”罗四新说:“我们正在搞清查行动,请你们配合,打开包裹,我们检查一下。”高个子拉开旅行包,包内有大量现金。这更引起了民警的怀疑,于是罗四新说:“这样吧,你们带这么多现金太不安全了,到派出所我们给你们找地方保管吧。” 

  民警搜查旅行包里装巨款 

  到了大堡镇公安派出所,为了保险起见,罗四新、崔军义把高个子、矮个子分开询问。矮个子说自己坐飞机先到的山东省烟台市,高个子坐火车后到的烟台市,二人会合。在高个子那里却是另一个版本。他说二人是从云南省昭通市一起坐飞机先到的昆明市,后到的山东省烟台市。自相矛盾的话让民警觉得二人身上的疑点颇多。 

  于是,民警依法对二人进行了搜查,结果搜出了六个身份证、六个现金存折、七个银行信用卡。六个现金存折,分别是昭通市建行的两个,存款额25万元;昭通市农行的三个,存款额31万元;昭通市工行存折一个,存款额三万元,共计59万元。信用卡也是在各家银行办理的。 

  看到这些,高个子、矮个子都已浑身发抖,语无伦次。在大量证据面前,高个子先供出了真实姓名和主要犯罪事实。“我不叫张德军,真名叫吴安坤,是云南省永善县大兴镇信用社主任兼会计,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人也不叫耿选金,真名叫云松,是我们信用社的业务员,我们从信用社拿钱跑出来的。”经过清点,两名犯罪嫌疑人的两个旅行包里面共有现金39万元。 

  为求生路39万贿赂警察 

  这时,吴安坤拿出两大捆现金哀求道:“这20万元给你们,每人十万元,放我们一马吧。”罗四新与崔军义互递了一下眼色,对他们说:“钱我们不会要,你们还是老老实实地把问题交代清楚吧。”吴安坤以为两名警察嫌钱太少了,就把包里所有的现金都放到了办公桌上,说:“这些钱全给你们了,这件事就我们四个人知道,我们到死也不会说出去的,保证没事的。再说,你们警察一年才挣多少钱,你们放我们走行不行?””“不行!别耍花招,老实地交代罪行!”罗四新严肃地说。惟一的希望破灭了。七个多小时后,吴安坤、云松终于供出了他们的全部犯罪经过。 

  凤城市警方的领导听完案情汇报后,与云南警方取得了联系,对方说永善县大兴镇信用社确实发生携巨款潜逃案,他们正在抓捕吴安坤、云松。听说凤城市警方抓获了吴安坤、云松,他们非常惊喜,一再表示谢意。 

  迷上彩票侵占公款185.5万元 

  吴安坤和云松所在的信用社只有他们两人,吴安坤当主任兼会计,云松为业务员。现年35岁的吴安坤有年轻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妻子做点儿小生意,在当地吴家算是个上中等的家庭。云松今年34岁,妻子是工商局的公务员,膝下有一个八岁的女儿。云家的小日子过得也不错。 

  2002年3月,云南省永善县兴起了一种叫“六加一”福利彩票,云松看了几次后,觉得这个东西好,能赚到大钱,他便用自己的一万多元私房钱买了彩票,结果只中了几个小奖。到了当年秋天,他开始动用公款买彩票,结果运气不佳,也没有中到大奖,最多一次只中了30元。到年底,他共用掉了公款四万多元。到了2003年,他竟一发而不可收拾,又用了16万余元,结果只中过一次300元的奖。 

  与此同时,吴安坤也用公款买彩票,第一次,他用了1000元,中了3000元,他非常高兴,认为这是一条生财之道。从此,他经常用公款去买彩票,结果是有赔有挣,到了2002年底略赔了一点。2003年4月,他用公款三万多元继续买彩票,只是中几个小奖。因而他越陷越深,全年共用掉公款20多万元。到潜逃前,他已用掉公款40多万元。后来,他发现云松也用公款买彩票,花掉20多万元,便找云松合计怎么办。 

  吴安坤说:“咱俩花了这么多公款,将来上边知道了可就完了,得想办法补上啊。”云松说:“数目太大了,拿什么补呀!”2003年底,吴安坤听说上级准备在2004年春把所有的信用社业务都用微机联网,当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一联网他们的亏空可就全部暴露了。他立即找人借了60万元,弥补了一下亏空,可还有20万元无法再借钱补了。后来,一个罪恶的想法产生了:工作不要了,携款潜逃算了。走投无路的云松也同意了。 

  2004年1月18日,二人从信用社提出40万元现金,由云松带到大关县,用弟媳马真美的身份证存进了一家银行。2月26日,二人又提出50万元现金,他们打车到昭通市存进一家银行分理处。吴安坤让云松留在昭通市等候他。并说:“我回信用社再划拉点儿钱,过几天我回来咱们一块跑。”当晚,吴安坤返回大兴镇,第二天照常上班,把每天的存款积攒起来。到3月1日晚上下班时,共积攒了15.5万元。他回家告诉妻子说:“我下乡催款,得几天才能回来。”便来到了昭通市与云松会合。 

  千里逃亡凤城撞上小镇公安 

  3月1日晚,吴安坤到达昭通市。二人从昭通市的几家存款处共取出了40多万元现金,分别装在了两个旅行包中。他们认为跑一天算一天,离家越远越好。当晚,他们从昭通市坐飞机到了昆明市。3月2日,又从昆明市乘飞机到了上海市,在上海只住了一宿,心里仍不踏实。3月3日,从上海乘飞机到了山东省济南市,又打车到了台安市,当晚住在台安市。3月4日,到了龙口市。3月5日乘出租汽车到达烟台市。在烟台市准备住宿时看到了公安部对云南省昆明市杀人犯罪嫌疑人马加爵的通缉令,二人有些胆战心惊,竟不敢住在烟台市。连夜乘船于3月6日早晨到了辽宁省大连市。&

nbsp;

  二人想:干脆往边境走。打开地图一看,丹东是边境城市。吴安坤说:“去丹东市。”又乘大巴车到了丹东。中午饭后,吴安坤又打开地图查看,见凤城是个县级市,又大多是山区,认为好隐蔽。二人花60元打车到了凤城市。在站前下车后,一打听有个大堡镇离城区不远。他们想躲到农村去住能安全一点。就坐车到了大堡镇,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旅店住下,吃过晚饭,想睡个安稳觉。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从西南到东北千里迢迢,刚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被凤城市公

[1] [2] 下一页

下页更精彩:1 2 3 4 下一页